分享到:

依据宪法维权要突破传统思维

据《大河报》报道,12月9日中国建设银行河南平顶山分行原出纳科副科长周香华状告本单位退休性别歧视一案,在平顶山市湛河区法院开庭。法院宣布对此案将择日宣判。$$  此案被媒体称为“平等退休权案”,这是继1999年“中国宪法诉讼第一案”——山东女青年齐玉苓受教育权案以后,诸多宪法诉讼案例中的一件。 $$  随着民主的进步、法治的完善,公民利用宪法来维权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但是什么样的案件公民可以用宪法维权?法院在具体的审判中又该如何适用宪法?……却是颇有争议的话题。近日,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及北京大学人民代表大会与议会研究中心等单位共同举办了“宪法司法化理论研讨会”,对宪法司法化素有研究的学者、法官和律师研讨了宪法司法化的理论和实践问题。 $$  有三个条件则可提起宪法诉讼 $$  宪法是万法之母,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与会者一致认为,宪法司法化不是说公民都可以引用宪法到法院打官司,也不是说各级法院和法官可以随便引用宪法。宪法的司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5-12-19
《九江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1期
九江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我国宪法司法化路径的分析与构想

(广东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广东广州510520)宪法司法化,是指宪法可以进入司法程序,人民法院可以直接适用宪法规定解决案件中所涉及的法律问题,并依照宪法进行司法审查的制度。因此,宪法司法化包含两方面内容,一方面是违宪审查,另一方面是司法适用。为了促进我国宪法司法化早日实现,笔者试图通过对我国实现宪法司法化的必要性、所面临的主要障碍进行分析,进而对我国实现宪法司法化的路径提出一些有益的探讨。一、实行宪法司法化的现实意义(一)宪法司法化是树立法律权威、实现依法治国的本质要求2004年,我国将“依法治国”写进宪法。依法治国的实质是崇尚宪法和法律在国家政治、经济、社会生活中的权威,依法治国的核心在于依宪治国。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是其他法律规范“母法”,所以,树立法律的权威,首先是树立宪法的权威。法律的生命在于运用。法律的权威性、威慑力来源于在具体个案中对合法行为的支持、对违法事实的否定评价,并通过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所产生的实际拘束力。因此,...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政治与法律》2018年07期
政治与法律

宪法司法化理论与制度生命力的重塑——齐玉苓案批复废止10周年的反思

一、宪法司法化——并未终止的探索1982年我国宪法被认为是“建国以来最为完善的宪法”,(1)但“如果宪法得不到实施,那么宪法写得再好,也是一纸空文”。(2)有效地实施宪法,不仅是中国宪法学界长期以来的追求,也日益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如何才能有效地实施宪法呢?面对这一问题,我国部分学者提出了“宪法司法化”的解决思路,将其作为一种“宪法实施的新探索”。(3)从上个世纪末开始,我国宪法学界围绕着“宪法司法化”这一问题进行了十余年的争论,宪法学者们或支持,(4)或反对,(5)但很少有人能够完全忽视这一重大的理论探索。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关于以侵犯姓名权的手段侵犯宪法保护的公民受教育的基本权利是否应承担民事责任的批复》(以下简称:齐案批复),使“宪法司法化”的概念与理念进入了司法实践,诞生了被称为“宪法司法化第一案”的齐玉苓案,宪法司法化的理论与实践逐渐进入高潮。与此同时,人们对宪法司法化的批判也从未停止。2008年齐案批复在争议...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普洱学院学报》2016年04期
普洱学院学报

中国宪法的司法化路径探析

宪法的司法化最早起源于西方国家,而我国至今仍未形成宪法司法化,原因主要有制度延误和观念偏差两个方面。为了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实现国家宪法制约国家权力以及宪政法治,促使我国宪法的司法化很有必要。除此之外,从内在法律方面、外在条件和司法改革实践角度来看,我国宪法司法化的现实可行性已经具备。一、宪法司法化的现实考究(一)宪法无法作为案件裁判的直接依据一方面,就宪法适用主体而言,中国宪法最关键适用主体是全国人大及常委会,适用方式为法律制定、重大问题、监督实施权利的行使。根据第58条、62条、67条等的规定,明确了人大及常委会的各类宪法适用内容。依据第81条、89条、93条等规定,国家主席、国务院、中央军委同样具有宪法适用职权。根据宪法的规定,司法机关缺乏宪法适用权。而人民法院根据法律要求行使相应的审判权。也就是说,它们具有法律适用权,应当遵从宪法要求。就我国现行宪法而言,司法机关属于宪法的义务主体,而非权力主体[1]。因此,人民法院并非...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乡教育学院学报》2007年01期
新乡教育学院学报

对宪法司法化问题的思考

“法律的生命在于它的实行。”[1](P256)一部法典制定的程序再如何完美、再如何具有正当性,其内容再如何与社会实际相适应,体系的设计再如何精巧,规范再如何完备,如果该法典不能在社会实际生活中予以适用或者不能得到贯彻实施,这部法典也是一部死法。这一道理同样适用于宪法。宪法的司法化问题在我国一直存在着争议,并造成了实践中诸多的不便,“依法治国首先是以宪治国。”[2](P133)因此,随着社会主义法制的不断健全,这个问题将日益突出,必须及时予以解决。一、宪法司法化的概念、内容与模式(一)宪法司法化的概念所谓宪法司法化,就是指宪法可以像其他法律法规一样进入司法程序,直接作为裁判案件的法律依据。1803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审理治安法官马伯里诉麦迪逊一案(Marburyv Madi-son)时,首席大法官马歇尔在该案的判决中宣布:“立法机关制定的与宪法相抵触的法律无效。[”3](P323)奠定了美国司法审查制度(Judicial Revi...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02期
法制博览

宪法司法化研究

一、宪法司法化的含义宪法司法化是指宪法作为法院审判依据,直接参与审判。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的时候,除了可以适用部门法规定外,还可以直接援引宪法条款规定,判决当事人应当承担宪法责任或者其他部门法责任。宪法司法化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征:第一,宪法司法化所引用法条必须是宪法法条,引用目的只能是为了进行判案,而不是去否决其他部门法的规定。第二,宪法司法化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权利。在部门法没有规定而宪法有原则性规定的时候,可以适用宪法原则性规定。由于宪法大部分规定是原则性问题,而部门法对于原则性问题规定甚少,在公民基本权利受到侵犯的时候,部门法往往不能发挥保护公民的作用,只有宪法才能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第三,法院可以对宪法进行解释。在我国宪法适用案件中,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对宪法进行了解释,例如齐玉苓案件。宪法司法化必然规定只有审判的法院才能够将宪法原意与实际案件紧密结合,恰到好处地使用宪法进行解释,更好的保障公民基本权利,同时还可以避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