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漫谈“和谐司法”

一、和谐司法的提出$$  科学地认识司法的内在精神和本质特征,是司法改革与发展的一个根本问题。半个多世纪以来,对这一问题的探求历经了五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即从建国初期的“人民司法”到“文革”时期的“专政司法”,再到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战略转型期的“公正司法”,和依法治国方略提出时倡导的“独立司法”,以至近年提倡的“为民司法”。这些过程,尽管曲折、多变,却日益揭示出了司法的本质属性。由于稳定与有序是法治的基本特征,寻找到一个在相当长的时期一以贯之、恒定不变的规律性司法价值理念并用以指导司法发展的实践,便成为更具有长远性和根本性的伟大历史使命。$$  在构建和谐社会的时代,和谐司法理念正是回应现实需求与司法发展规律的优先选择。因为作为一种社会价值理想,和谐含蕴着多样价值的统一、人与人及人与自然关系的协调、公共权力与私人权利之间的平衡、价值整合与功能优化。中国目前的司法改革同样要遵循和谐司法理念来进行构造。笔者认为,和谐司法应当成为当代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6-11-23
《山东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16年06期
山东青年政治学院学报

司法权中央化改革的误区及修正

我国实行分层管理的四级法院体制,除最高法院外,其余每个层级法院均对应相应层级的地方党政机关,并由后者掌握人财物的管理。这种地方各级法院由地方控制的法院管理体制被概称为司法权地方化,并被作为我国法院制度改革必须直面的三大问题之一。[1]相应地,司法权的中央化改革被作为对策提出,即将地方法院人财物的管理职权由地方全部移交中央,实现中央对司法权的集中、统一管理,进而提升国家对社会的治理能力。沿着这种理路,体现在顶层设计中,《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三中《决定》”)和《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四中《决定》”)提出了司法权中央化的改革目标并作了具体部署。笔者拟对上述改革理路及背后存在的理论误区进行梳理和反思,进而提出修正建议。一、司法权中央化改革的趋向及背后理路(一)司法权中央化改革的趋向无需赘言,当前司法权威不高、司法公信不足的现状已是社会各界的共识。对其根源,三中《决...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法治社会》2017年02期
法治社会

论香港司法权的宪法属性

*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理论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博士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以下简称《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享有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自香港回归后,该项规定引发了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在司法权运行方面的一系列冲突,甚至使得香港特别行政区与中央政府的关系颇为紧张。剥开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权力关系冲突的层层迷雾,我们不难发现二者争论的实质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享有的司法权的属性问题,即其是国家司法权还是地方司法权?故而,笔者将从法理基础、宪制模式以及运行机制三个方面,论证香港特别行政区司法权的宪法属性。一、香港司法权是国家司法权的法理基础:派生性权力自香港回归后,香港特别行政区与中央政府的关系冲突主要体现为司法方面,该冲突实际上是有关司法权配置及属性的冲突。按照《基本法》的相关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且不...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发展》2017年05期
法制与社会发展

司法权能:规范法官裁决的程序性思维

2016年1月,一份被称为“史上最拽的判决书”曾引发广泛的关注和讨论,原因是这份判决书在说理时“援引”了《圣经·马太福音》中的内容。(1)可以肯定,这么“拽”的裁判说理只是个例,但由此引出的问题却具有普遍性,即法官到底应该如何进行说理?该问题还可以扩展为“法官应该如何作出判决”这样的一般性问题。更准确地说,法官在履行自己职责的过程中受到什么样的制度性约束?以及我们该如何来认识这种性质的约束?对此,本文拟以“程序法理学”所开放出来的“司法权能”(“judicial competence”)概念为例,来说明该学派关于法官裁判之制度性约束的思考。我将首先从其立场与关注的问题着手梳理程序法理学的思想脉络,然后通过阐释“司法权能”的概念内涵来探讨由程序法理学所衍生的种种问题,并进而强调指出,法院是国家权力体系中的重要部分,其权能理应受到尊重。同时,法官的裁判也必须尊重其他制度的权能,并且应在“法治”框架下说明他们的决定。在司法权能作为程序...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人民司法》2015年05期
人民司法

论司法权的属性

●司法权行使的政治保障——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司法权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是不容忽视的中坚力量●司法权的生命基础是公正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司法权从根本上说是中央事权。司法权是国家对内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不是由地方各地法院不是地方的法院,而是国家设在地方代表国家行立法规定,而是由国家根本大法及其相关法加以规定的。第使审判权的法院。”在论及党的领导与法治关系时习总书记一,司法机构设立的根据是宪法及相关法。司法权行使主体强调:“社会主义法治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必须依是法院,而法院设立的根据不是地方立法,是宪法及宪法部靠社会主义法治。”“党和法、党的领导和依法治国是高度门相关法。我国宪法和人民法院组织法中均规定,人民法院统一的。”司法权从根本上属于中央事权,其内在逻辑合理是我国的审判机关。第二,司法机构由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批性从根本法层面可以看出。我国宪法是人民权利的宣言书准设立。我国地方法院的设立不是由地方政府或地方权力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5年26期
法制博览

列宁司法权思想及其现实意义

究生。列宁的司法权思想,是在马克思主义法律思想基础上继承和发展起来的。学习列宁的司法权思想,汲取其精华,对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制国家具有重大现实意义。一、司法权思想的内容列宁继承性地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法律思想,从实际出发,结合俄国国情系统阐述了关于司法权的理论学说。司法权思想是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初始阶段的产物,是人类对司法权思想的认识的一个重要进步。马克思主义的人民主权理论构成了社会主义国家司法权思想的理论逻辑起点。实现人民主权是司法权的理论基点、是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实质、是社会主义国家司法机关所担负的首要任务。列宁的人民主权观,是在马克思主义人民主权理论的基础上继承和发展起来的。马克思认为,应当“使法律成为人民意志的自觉表现,也就是说,它应该同人民的意志一起产生并由人民的意志所创立”,在这种情形下,人民有权采取革命手段、夺取政权,成立一种新的、法律真正表现人民意志的国家制度。二、列宁的司法权思想列宁同志的司...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