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私购机器制假烟当心构成非法经营罪

2008年1月10日,叶某为谋利,未申办任何手续即向董某(另案处理)购进香烟卷接机一台,后安装于自家房中进行制造假烟活动,同月20日,经人举报,制假现场被公安人员查获,当场缴获香烟卷接机和生产的伪劣烟草制品,经鉴定:香烟卷接机价值30万元,伪劣烟草制品价值6.5万元。检察机关认为,叶某的行为应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   非法经营罪是指个人或者单位违反国家规定,非法从事经营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行为。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之规定,本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一)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二)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的;(三)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或者保险业务的;(四)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   有人认为,本案应定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根据刑法第一百四十条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8-11-29
《检察调研与指导》2016年02期
检察调研与指导

非法经营罪中“国家规定”的理解

一、非法经营罪中“国家规定”的界定决定没有疑义。宪法第八十九条规定,“国务院从立法解释和司法解释的规定来看,目前纳行使下列职权:(一)根据宪法和法律,规定行入非法经营罪调整的对象包含了外汇、出版物、政措施,制定行政法规,发布决定和命令”。可电信业务、烟草、彩票等十余个领域,似乎只要见,行政措施、决定、命令与行政法规具有同是违法的经营行为就构成非法经营罪。非法经营等效力(以下所称行政法规,包含国务院规定罪的急剧扩张带来的问题是非法经营违反了哪些的行政措施、发布的决定和命令)。根据立法法规定,其界限在哪?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规定,行政法规由国务院制定,由总理签署国定,非法经营罪是指违反国家规定非法经营,扰务院令公布。《行政法规制定程序条例》第四条乱市场秩序且情节严重的行为。构成本罪首要条规定,行政法规的名称一般称“条例”,也可以件是违反“国家规定”,故对“国家规定”的正称“规定”、“办法”等;国务院根据全国人民确界定,直接影响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9年17期
法制博览

浅析非法经营罪

一、非法经营的概念(一)法条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非法经营罪是指违反国家规定,包括下列违法行为之一的犯罪。(一)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特许经营、特许经营权或者其他限制项目的;(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书、营业执照或者批准文件;(三)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从事证券、期货、保险业务,或者非法从事基金结算业务的(金融市场);(四)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其他违反市场准入秩序行为,情节严重的。(二)经营想要理解此罪与彼罪的区别,就不可避免地要谈到经营的定义。根据法条规定,经营行为是判断非法经营罪的首要条件,那么在经营以外的行为就不会出现触犯本罪的可能性。《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解释:1.规划管理(企业等):经营管理;畜牧业;精细经营。2.策划和组织:展览费用高昂。(1)经营(营利事业);从事(有利可图的工作)(2)苦心筹划。使某一组织或组织为某一目的而工作。(三)法律意义上的定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广西质量监督导报》2019年04期
广西质量监督导报

非法经营罪“口袋化”的弊端及对策评析

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越来越多的新型不法经营行为的涌现,这一现象称为社会的重要问题。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非法经营罪在立法和司法上的过度扩张,导致其“口袋化”的趋势日益明显。司法实践具体个案中法官不当使用司法裁量权状况频发,司法公信度受损。此现象引起了刑法学界的关注,学者们提出各种途径来解决这一问题。本文通过深入探究“口袋化”倾向的弊端,结合实际情况来找到合适的解决对策。一、非法经营罪“口袋化”的弊端非法经营罪“口袋化”是其在立法和司法适用范围恣意扩大的后果。任何罪名适用范围的扩张必须要谨遵罪刑法定原则进行合理的扩张,但是目前非法经营罪适用范围的扩张并不具备合理性。(一)非法经营罪“口袋化”与罪刑法定原则相矛盾。罪刑法定原则规定:“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我国刑法对于非法经营罪的规定具有高度的概括性和模糊性。国民并不能通过法律条文明确知悉非法经营罪所规范的行为,这与罪刑法定原则所追求的明确性不一致。由于非法经营罪兜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河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学报

非法经营罪的扩张:态势、挑战与应对

一、冲突与抵牾——问题的缘起与提出非法经营罪是由1979年刑法中投机倒把罪分化出来的,第117条将违反金融、外汇、金银、工商管理法规,情节严重的投机倒把行为纳入刑法范畴。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实行高度的计划经济体制,国家通过刑罚的手段保护计划经济。“但是,由于投机倒把罪法条表述较为抽象,规定的范围过于宽泛,容易造成执行的随意性,模糊了罪与非罪的衔接,这不利于保护公民合法权利,也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法律的权威性。”[1]在我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期间,很多新型经营方式出现,随之而来的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也是旧刑法无法解决的。于是非法经营罪作为一项新罪名被增加到我国1997年刑法中。①相对于过去的投机倒把罪,非法经营罪的设立使得司法实践中罪与非罪的界限更加明确,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执法的随意性。但随着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和经营方式日益更新,新问题越来越多,立法机关对该罪进行了较大幅度的修正。1998年《关于惩治骗购外汇、逃汇和非法买卖外汇...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物价》2019年07期
中国物价

哄抬物价行为的规制策略与路径选择研究——以非法经营罪的反思为视角

一、哄抬物价刑事责任的依据商品价格的相对稳定是国家经济健康运行、民众安居乐业的重要保障。不法商人囤积居奇、哄抬物价会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应当予以规制;在制裁措施上,一般由行政机关给予行政处罚,然而,按照现有司法解释的规定,对于在突发事件期间哄抬物价的行为则有可能承担刑事责任。国务院于2003年5月9日颁布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52条规定:“在突发事件发生期间,散布谣言、哄抬物价、欺骗消费者,扰乱社会秩序、市场秩序的,由公安机关或者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给予行政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2003 年5月14日,“两高”发布《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该《解释》第6条规定:“违反国家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规定,哄抬物价、牟取暴利,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