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律师和委托人,到底谁说了算

读了墨帅《律师:激流险滩中的摆渡者》一文(5月20日《检察日报》),感觉尽管墨帅是一位律师,但是对于以委托人为中心的代理还存在许多误解,有加以澄清的必要。他提出律师要“勇于对法律和正义负责”,认为“选择什么样的法律途径,这个你得听律师的”。律师职业伦理并非简单的道德说教,它的核心在于使律师在面临道德冲突时作出应有选择。我曾以《朗读者》和《律政俏佳人》为例解读过以委托人为中心的代理。这里再举一个真实案例,透析如何能做到“勇于对法律和正义负责”,如何能够做到“选择什么样的法律途径,你得听律师的”。$$   这个著名案例是凯辛斯基邮包炸弹案。凯氏是个传奇人物,读过哈佛,在密歇根大学取得博士学位,曾任大学教授,上个世纪60年代隐居山林,在二十年中策划了一系列震惊全美的爆炸案。他厌恶工业文明对人类社会的侵害,在《纽约时报》发表过批判工业化社会的长文。他希望以爆炸来高扬自己的主张,以高校和研究所的科技领域知名教授为袭击目标,通过把炸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9-06-03
《中国刑事法杂志》2009年08期
中国刑事法杂志

作为辩护理由的被害人过错:概念界定、理论基础与认定标准

我国法律对被害人过错作为辩护理由如何认定与适用,没有做出详细的明确规定,但是司法解释性文件在一定程度上加以认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第18条规定,“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案件,因被害方的过错行为引发的案件,案发后真诚悔罪并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的案件,应慎用死刑立即执行。”《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也指出:对故意杀人犯罪案件,“对于被害人一方有明显过错或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责任,或者被告人有法定从轻处罚情节的,一般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有检察官对浙江省湖州市2005年665起刑事案件进行分析,认为这些案件涉及到34个罪名,其中有11个涉及到被害人过错问题。它“有一定的普遍性和重要性,而不是孤立的存在”,①但是在存有被害人过错的案件中,被法官最终认定或者在量刑时考虑的非常少。“绝大部分存在被害人过错的案件,在实际审判过程中并没有追究被害人的过错责任,...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汽车运用》2002年12期
汽车运用

小幽默

辫护理由 “请注意这一点,”驾驶员的律师说,“被碰伤的人一定太粗心大意了。我的委托人是一位有25年开车经验的老驾驶员。” “如果经验也能成为一种理由,”另一名律师反驳说,“那么我的当事人走了50年的路,不是比驾驶员的经验还多吗?” 出人恋外 一个人要雇佣一名驾驶员,他对4个申请者问道:“在悬崖上行车,你可以把汽车靠得离悬崖边沿有多近而不会翻车?” 第一位申请者很有把握地回答说:“1英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环球法律评论》1988年04期
环球法律评论

实用主义与紧急避难

把刑法上的辩护理由分为合理合法的和情有可原的两类,这种分析近来在英一美法理学中颇为流行,这大部分应归功于弗莱彻教授的阐述。已经有了一些根据这种划分写出的论著,弗莱彻的阐述则的确表明,他不仅看到了这两类辩护理由在来源上的不同,而且看到了在某些方面,它们的后果不同。但是,从全面阅读他的论述可以看出其中一个同样引人注目的方面是,他担心这种区别不会总是适合公众对刑事司法的看法,从而可能引起严重的问题。 合理合法的辩护理由原则上基于功利主义的考虑:即在某些情况下,一般法律所要求的行为比有关的可供选择的行为带来的好处较少,或者坏处较多。这就产生了这样一种想法:我们宁愿通过可供选择的行为来保证提高效益。而法律承认合理合法可以作为减轻刑事责任的辩护理由就具有法律上的效力,这种效力表现在为了达到提高效益的目的而降低有关的标准。但是在调整这种标准使之产生最大效益上,可能至少有两个重大的限制。首先,人们可能认为,在提倡效益上有(康德主义的)限制:例如...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环球法律评论》1988年05期
环球法律评论

对以不懂法律作为辩护理由的分析

随石管理体制的扩大,越来越多的规章制度是用刑罚(包括监禁刑)强制执行的。长期以来,“不能以不懂法律作为辩护理山”彼认为是刑法的一个墓本原则,现在,当JhJ法以一些奇特的方式适用于原米被认为是正常的行为上时,这个原则就不再是恰当的了。美国最高法院不久以前审理的一个案件,“利帕罗塔诉美国”案,是最高法院审理的一系列案件中最近的一件,这些案件涉及犯意在一次刑事审判中必须证明的犯罪因素中所占的地位。在利帕罗塔案中,最高法院严重偏离了它过去的做法,拒绝准许在未经证实被告了解他被指控违犯的法律的情况下对他定罪。在最高法院利用解释法令来部分地解决如何正确适用那些使正常行为犯罪化的法律问题的同时,它对法令的勉强的解释就会引起这样一个问题:是否有一种更根本的理论来指导这种解释。 一、以误解法律作为辩护理由 (一)刑法中以误解法律作为辩护的理由 1.普通法上以误解为辩护理由的规则刑法制度必须完成两项很容易互相冲突的任务:它必须维持社会秩序和保护个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环球法律评论》1989年05期
环球法律评论

胁迫和刑法:——英国上议院的又一次转向

在刑法领域内,我们应该对上议院的改变主意习以为常。在过去的三年中,上议院从根本上改变了它对故意的定义、对制定法上的和普通法上的共谋之间的关系和对有关不可能的未遂的法律等问题上的看法。现在我们又看到了另一次转向。在“国王诉豪和班尼斯特”案中,上议院一致决定,胁迫绝不能作为谋杀罪的辩护理由。然而,在刑法的其他地方,除某些形式的叛逆罪以外,胁迫可以是一个充分的理由,如果成功地提出,就会导致无罪释放。在把谋杀罪作为这个一般规律的例外时,上议院利用其根据1 966年业务声明获得的权力,己经背离了它以前在.’J匕爱尔兰检察长诉林奇”案中所作的决定,该决定准许谋杀罪的二级主犯提出胁迫作为辩护理由。林奇案的决定作为普通法的一部分维持了大约十二年,现在被扔进了法律的废纸堆。 在豪和班尼斯特案中,上议院必须解决的主要间题是夕被指控为一级谋杀犯的人是否可以提出胁迫作为辩护理由。这个间题来自两次彼此毫无联系的审判,其事实可以简述如下: 在第一次审判中,...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