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打击“醉驾”肇事应用足刑罚手段

本报北京7月29日电(记者丁海东 张辉)针对近期连续发生的醉酒者驾驶机动车造成严重交通事故事件,有关司法机关和法律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打击“醉驾”肇事行为应用足现有刑罚手段,对于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者可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惩处。$$   7月23日,成都市中级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一审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醉驾”致死4人的孙伟铭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针对该案定性为何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而非交通肇事罪”的疑问,成都市检察院新闻发言人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9-07-30
《中国人力资源开发》2009年10期
中国人力资源开发

集体劳资冲突事件不适用刑罚手段处理——从郑州出租车罢运发起者被追究刑事责任谈起

继重庆、三亚、汕头等城市出租车司机罢运以来,国内很多城市的出租车司机试图通过此种手段达到降低“份儿钱”、打击黑车等目的。据2009年2月24日的《河南商报》报道,郑州市的出租车司机准备在2009年3月1日实行全城出租车罢运,但发起这次罢运的五名司机却被当地公安部门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抓获。郑州警方在2009年2月23日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上认定:该五名"胆大妄为"的出租车司机,因不满偏低的收入状况,以发短信、印传单的方式,“煸动”其他司机集体罢运,据此认定该五名司机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我国的刑律,将其拘留。之后由当地法院采取刑罚手段对他们予以处罚。对于郑州警方以及法院对该事件的处理方式,笔者认为极为不妥。这5名司机的行为是他们作为劳动者维护自己权益的手段,最终目的是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如果对该类事件采取刑罚手段予以严惩,表面上看消弭了此类事件对社会的影响,但其所隐藏的问题并没有解决,留下更大的隐患。笔者就此从劳动关系的性质、集体...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学》2003年11期
法学

论经济犯罪的刑事政策

由于理解不一,经济犯罪与刑事政策是两个需要厘定的概念。关于经济犯罪,我国刑法学界素有大经济犯罪概念说、中经济犯罪概念说和小经济犯罪概念说“三说”之争。①本文取小经济犯罪概念说,认为经济犯罪是指市场经济主体在经济运行过程中实施的危害经济法律秩序的行为,具体是指刑法典第三章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犯罪,不包括传统性的财产犯罪和图利性的职务犯罪。关于刑事政策,也有广义说、狭义说之分。②本文倾向于狭义说,认为刑事政策是指国家为预防犯罪之目的,根据一定时期犯罪形势所制定的用以指导刑事司法的方针、原则、策略与对策的总称。刑事政策还有基本刑事政策和具体刑事政策之别,经济犯罪刑事政策属于“针对某一类犯罪的具体刑事政策”③。一、经济犯罪刑事政策的影响因素刑事政策是应对犯罪问题的政策,作为一种反映性的政策,它的形成受到一些相关因素的影响,而相关因素的变化也会影响刑事政策的变化。近来有学者提出了影响刑事政策制定的六大因素:即社会治安和犯罪态势;一定时期的...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学》2003年11期
《河南消防》1970年10期
河南消防

古代有关防火的法律

古代有关防火的法律·张俊峰据史料记载:我国商代法律已开始规定用刑罚手段管理火政。殷代的“殷王法”中就有“充灰之于公道者断其手”的条款,意指由于遗弃在道路上的灰烬中可能有火,以致复燃而酿成火灾,因此要处以“断其手”的刑罚。这是我国最早制定的一条消防法律。周朝的法制较殷代完备,周朝规定:“凡国失火,则有毗屋延烧之忧;野焚菜(烧荒),则有焚及山林之害。大则有刑,小则有罚。亦权(衡)罚之轻重耳。”汉代治火的法律也很严厉,如:“百鼓之后燃火者鞭一百,延烧一家斩五部都督。”西晋制定的《晋律》和南北朝北周制定的《火律》中都有“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财经政法资讯》2004年01期
财经政法资讯

法人犯罪刑罚的困惑与出路

肖中华(上海社会科学法学研究所研究 员):我国的法人犯罪最近呈现出客体广域 化、主体多样化、犯罪结构复杂化、犯罪案值 巨额化四种趋势。关于是否运用刑罚手段加 以规制,学界存在分歧:肯定论者主张对法人 犯罪大批量犯罪化,运用刑罚手段控制法人 犯罪恶性发展;否定论者认为以行政处罚手 段同样可以收到控制法人犯罪的效果,没必 要创设新的法人犯罪制度。但现在理论通说 认为非刑罚人员以收到对法人犯罪的威慑效 果,刑罚制度是惩治和预防法人犯罪的首选。 我认为从刑罚与行政罚的差异来看,无论在 威摄力还是执法力度上行政罚都无法与刑罚 相提并论。没有“铁板一块”的刑法理论,也不 存在一成不变的刑事立法。认为法人不具有 适罚性的观点,完全可以通过改革刑罚体系、 重建刑罚原则加以改变。 赵国强(澳门大学法学院院长):对法人 犯罪判处刑罚包括两个层次的问题,一是要 不要对法人的刑罚,二是对法人处以什么样 的刑罚。对于第一个问题,我认为必须看对法 人判处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03期
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唐代的效力与罚镇刑

隋开皇元年,高颎、郑译等修成开皇元年律,确立了新的五刑体制。《隋书·刑法志》:“其刑名有五:一曰死刑二,有绞,有斩……五曰笞刑五,自十至于五十。”[1]710-711这套刑罚体制为唐朝所继承。然而,在唐代的司法实践中,除正式的五刑之外,还有效力与罚镇之刑。这两种刑罚的产生与唐代特殊的立国形势及制度上的设计与变迁均有重大关系,并对后世刑制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一、效力的性质及适用(一)效力的出现及性质效力作为一种处罚手段,在高宗时期即已出现。《宋本册府元龟》卷八百八十五《总录部·以德报怨》载显庆五年(660),高宗征辽,刘仁轨监统水军,因运粮船只倾覆,“诏削官爵,令于辽东效力”[2]3420。《旧唐书·张憬藏传》载此事云:“仁轨后自给事中坐事,令白衣向海东效力。”[3]5089《册府元龟》卷四百十三《将帅部·荐贤》的记载则是:“仁轨坐事除名,配军效力。”[4]4913可见,效力即将罪犯遣入军中服役之意。被遣效力者不仅有刘仁轨之类的官僚...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