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下属“太信任”也会犯下罪错

“我对黄华太信任了,既害了他,也害了我!” $$   继黄华因挪用公款获刑十年之后,黄华的顶头上司周礼山近日也因玩忽职守罪获刑一年,缓刑一年。黄华是安徽省肥东县石塘镇农经站原会计,周礼山则是该站原站长,一个小小的农经站发案两起在石塘镇引起一场“地震”。 $$   老实人“出事” $$   2007年11月20日,一辆警车停在肥东县石塘镇政府大院,黄华沮丧地钻进警车,这一幕令镇里的干部目瞪口呆。消息随后证实,黄华挪用公款50余万元用于购买彩票。 $$   2000年,从安徽商业专科学校毕业后,黄华被分配到石塘镇农经站工作,主要负责几个村的记账工作。由于站里人手少,记账员业务水平有限,热情的黄华就主动地帮忙。年轻、热诚、记账没有差错,又具备会计专业知识,到当年底,黄华就被委以重任,开始担任农经站的出纳,站里的财务账目也都由他负责。黄华的出色表现,赢得站长的信任,站长周礼山就将站长印鉴章交由黄华经管。如此一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9-10-21
《广西文学》2016年12期
广西文学

李忠元小小说二题

老人的村庄“狮子山”台风肆虐,下了一晚上的倾盆大雨,到了第二天早晨,大雨终于有了停下来的意思了。黄华黄老汉起了床,他推开房门,竟然发现自己的土坯房泡在白亮亮的水里,就像搭上了一艘飘摇的小船,让他触目惊心。黄老汉这座老房子建得早,整整经历了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了,本来就千疮百孔,经雨一泡,倒掉的危机立时显现。眼下迫切的任务是排掉积水,在墙根下打几个木桩做支撑,防止墙体被水浸泡后进一步坍塌,维系住整座房子。不然房子要是倒了,黄老汉就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了。不是没钱建房,而是根本没有干活的劳力。黄老汉的儿女和村里其他年轻人一样,都离开家乡去城里打工了,就连逢年过节都难回家一趟。这下,村庄就属于老人了,黄老汉等一代白发苍苍的老者成了这个村庄的主宰者。说到底,整个村子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了,哪有一个能出力的啊?没有劳力,也得找劳力。在这样迫切的困境里,黄老汉在全村里一家挨一家地找,总算在老人堆里找出两个体力壮一些的,就央求他们帮自己修葺一下房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花卉》2017年01期
花卉

季秋之月鞠有黄华

《礼记·月令篇》提到:“季秋之月,鞠有黄华”。古人提到的黄华是一种野菊花,在秋季最后一个月的季秋盛放。在那个年代,菊花都是野生种,花是黄色的。后来,古人发现,这种小小的黄色的野菊花可以食用和药用,《神农本草经》记载:“菊花久服能轻身延年”。屈原也有过“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之佳句。这种黄色的小菊花,叫野菊(Chrysanthemum indicum),今天我们仍然能在野外见到它的身影。野菊是菊科菊属(Chrysanthemum)植物。来自于野菊系Dendranthema Ser.Indica Tzvel.,这一系的菊属植物,它们的叶片边缘具有有锯齿或浅齿,或者3~7掌状或羽状浅裂或半裂或深裂。野菊是一个多型多变的种,有许多生态的、地理的或生态地理的居群,在体态、叶形、叶序、伞房花序式样以及茎叶毛被性等特征上,表现出极大的多样性。譬如在我国山东、河北滨海盐渍土上的野菊,全形矮小,侏儒状,叶肥厚;而在江西庐山地区的野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花卉》2017年01期
《党政论坛(干部文摘)》2016年12期
党政论坛(干部文摘)

旋风九日:邓小平访美历险记

欢迎仪式上美国特工架走处置这一突发事件前后只有几分证邓副总理的安全。两人钟。2月1日,邓小平乘美总统专1979年1月28日,邓小平乘中第二天上午,我(即作者凌机离开华盛顿飞抵乔治亚州首府国民航专机离开北京赴美。同行云,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系负责亚特兰大市,在桃树广场酒店下的有方毅副总理、黄华外长等陪访美安全事务的特别助理——编榻。抵达时约有数十人在旅馆旁同人员20人,当地时间28日飞抵者注)刚随邓小平的车队到白的大街上集合,据称是一个法西华盛顿。为期8天的正式访问开宫,美国联邦安全局负责国宾安斯组织——“约翰·伯奇协会”始了。邓小平的到来,受到美国全的官员泰勒就邀我到白宫安全和某些宗教团体搞起来的。晚上官方和社会各界的热烈欢迎,盛部门负责人的办公处所叙谈。他在州长府晚宴时,也有少数美国况空前。但是,一小撮敌对势力们说,按照美方的规矩,新闻记人和华人在府外吵吵闹闹,不过却一直在蠢蠢欲动。者参加仪式的采访是要事先登对访问活动没有发生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少男少女》2016年15期
少男少女

黄华文学社

黄华文学社,是隶属广州大学附属中学的社团组织,成立于20世纪60年代。它因毗邻黄华路及校内“黄华堂”而得名。黄华文学社自建社以来,一直以“繁荣校园文化,丰富课余生活;开拓第二课堂,培养学生文学爱好”为宗旨,以“提高学生的文学素养和人文素养”为目的,以社团主题活动和文学社刊出版为特色,为文学爱好者提供交流与沟通的平台,同时推出实力作者和代表作品,成为广州中学校园文学的前行者。在文学社的推动下,学生作品先后在《语文世界》《中国校园文学》《现代中小学生报》《广州日报》《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微型小说选刊》2017年11期
微型小说选刊

老人的村庄

□李忠元狮子山台风肆虐,下了一晚上的倾盆大雨,到了第二天早晨,终于有停下来的意思了。黄华老汉起了床,他推开房门,竟然发现自家的土坯房泡在白亮亮的水里,就像一艘漂荡的小船,这让他感到触目惊心。黄老汉的这座老房子建得早,经历了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本来就千疮百孔,经雨一泡,倒掉的危机立时显现。眼下最迫切的任务是排掉积水,在墙根下打几个木桩做支撑,防止墙体被水浸泡后进一步坍塌,进而维系住整座房子。房子要是倒了,黄老汉就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了。不是没钱建房,而是根本没有干活的劳力。黄老汉的儿女和村里其他年轻人一样,都离开家乡去城里打工了,就连逢年过节都难回家一趟。这下,村庄就属于老人了,黄老汉等一群白发苍苍的老者成了这个村庄的主宰者。说到底,整个村子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了,哪有一个能出力的啊?没有劳力,也得找劳力。在这样迫切的情形下,黄老汉在村里一家挨一家地找,总算在老人堆里找出两个壮一些的劳力,就央求他们帮自己修葺一下房子。没了年轻人,老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