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辽宁辽阳弓长岭 建立逮捕必要性双向说明制

本报讯(陈平)辽宁省辽阳市弓长岭区检察院、区公安分局近日召开联席会议,共同制定了《建立逮捕必要性双向说明制度规定》。《规定》要求,侦查机关侦查时除要全面收集有罪、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09-11-16
《法制与经济(中旬刊)》2013年08期
法制与经济(中旬刊)

“无逮捕必要”的价值探讨

逮捕,是指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在一定时期内依法剥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并进行审查的强制措施,是刑事诉讼强制措施中最为严厉的方法。根据新的《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九条规定“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方法,尚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而有逮捕必要的,应即依法逮捕”。从证据要件、罪行要件和社会危险性三方面对适用逮捕的条件进行了限定,即只有同时具备这三个要件,才能考虑适用逮捕措施,缺一不可。尽管《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九条关于三个要件的规定有操作性不强之嫌,但在司法实践中,证据要件与罪行要件应该是相对容易理解和把握的,真正的难点在于对逮捕必要性的认识与运用,也就是对“无逮捕必要”的理解及适用问题。一、司法实务中对“无逮捕必要”的理解及适用困惑“无逮捕必要”是不适用逮捕强制措施的一个重要判定标准,但运用“无逮捕必要”作出不予批准逮捕决定的案件不多。“在司法实践中,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2年15期
法制与社会

浅议刑事诉讼中无逮捕必要性之适用

司法实践证明,“严打”、“重刑”并不能解决刑事案件发案不断攀升的趋势。为了化解社会矛盾,“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在司法实践中越来越得到充分的运用。近年来,各地检察机关严格贯彻落实“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重视轻罪案件的审查逮捕工作,充分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扩大了“无逮捕必要”条件的适用,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本文对刑事诉讼中无逮捕必要性的适用情况进行分析,以期完善无逮捕必要工作机制,促进社会矛盾化解,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一、“无逮捕必要”适用现状当前,在司法实践中,随着“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深入贯彻,少捕、慎捕已成为常态执法理念,“无逮捕必要”适用率也逐渐上升,逮捕必要性分析也成为审查逮捕环节必经程序。以某市人民检察院为例,2010年以来,该市人民检察院共受理提请批准的各类刑事案件770件1082人,经审查批准逮捕674件965人,不捕96件117人,其中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适用无逮捕必要不捕64件70人,占受理总人数的6.47...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检察官》2010年07期
中国检察官

审查逮捕工作中适用“无逮捕必要”探析 以四川省彭州市人民检察院不捕案件为分析样本

笔者试从彭州市检察院不捕案件数据入手,分析“无逮捕必要”不捕的适用现状、立法缺陷、现实碍及改进措施。笔一是不构成犯罪不捕案件逐年下降。其在不捕案所占比例由2006年的35.5%、2007年的17.2%一降到2008年的4.6%。主要原因在于:侦监部门提入案件数量增加,引导侦查力度加大,部分不构罪因检方提前介入及双方及时沟通交流,在进入批节前就进行了分流处理。二是证据不足不捕案件变化不大。其在不捕案件占比例维持在20.4%和39%之间。主要原因在于:机关日益重视案件质量和错捕风险,审查逮捕标向起诉标准靠拢的趋势,对公安报捕案件审查更格。即使检察机关加强了对公安机关报捕案件的介入、捕前会审和信息互通,仍难以消弭检察机关20062007200832227626046739034292.4%90.7%84.6%3621473件人占受理数比例件人占数一个相对波动的幅度内。三是无逮捕必要不捕案件逐年上升。其在不捕案件中所占比例由2006年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检察官》2010年15期
中国检察官

“无逮捕必要”机制新构建

无逮捕必要作为审查逮捕环节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主要实现途径,充分体现了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中“宽”、“缓”的一面,对维护稳定、化解矛盾、减少对抗、促进和谐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当前高检院深入推进的三项重点工作中把社会矛盾化解作为确保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础性工作,进一步要求审查逮捕工作中牢固树立以人为本、保护人权的现代刑事诉讼理念,深入转变“构罪即捕”的传统思维定势,强力推进无逮捕必要的适用,切实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更好地教育挽救犯罪嫌疑人,努力化解社会矛盾,最大限度地促进社会和谐。一、无逮捕必要具有化解社会矛盾的程序性保障功能具体而言,无逮捕必要在化解社会矛盾中的程序性保障功能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从诉讼措施上,无逮捕必要主要适用于可能判处3年以下徒刑的轻微刑事案件,是轻微犯罪区别于严重犯罪在强制措施上的不同运用。对涉嫌犯罪但罪行较轻的犯罪嫌疑人倾注人性关怀,作出无逮捕必要,促使其悔罪自新,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促进社会和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共桂林市委党校学报》2008年02期
中共桂林市委党校学报

试论对“无逮捕必要”的反思与重构

“逮捕,是指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在一定时期内依法剥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并进行审查的强制措施,是刑事诉讼强制措施中最为严厉的方法。”[1]《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刑诉法)第六十条规定“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方法,尚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而有逮捕必要的,应即依法逮捕”。从证据要件、罪行要件和社会危险性三方面对适用逮捕的条件进行了限定,即只有同时具备这三个要件,才能考虑适用逮捕措施,缺一不可。尽管刑诉法第六十条关于三个要件的规定有不甚具体、失于笼统、操作性不强之嫌,但在司法实践中,证据要件与罪行要件应该是相对容易理解和把握,真正的难点在于对逮捕必要性的认识与运用,也就是对“无逮捕必要”的理解及适用问题。一、司法实务中对“无逮捕必要”的理解及适用困惑“无逮捕必要”是不适用逮捕强制措施的一个重要判定标准,但运用“无逮捕必要”作出不予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