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强化内部监督 提高职务犯罪侦查水平

根据中央关于深化司法体制和工作机制改革的部署,最高人民检察院2009年9月2日印发了《关于省级以下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的案件由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逮捕的规定(试行)》(下称《规定》),明确规定了省级以下(不含省级)检察院立案侦查的案件,需要逮捕犯罪嫌疑人的,应当报请上一级检察院审查决定。 $$   职务犯罪案件审查逮捕权上提一级,需要变革的不只是检察机关审查逮捕的主体、报请和决定审查逮捕的程序与方式,还有传统的侦查观念和模式、信息化条件下的配合和衔接机制等,看似“内部问题”,事关反腐大局。 $$   改革:最大限度地强化内部监督制约$$   近年来,检察机关在强化对侦查工作的内外监督制约方面作出了许多努力,包括建立人民监督员制度、实行职务犯罪案件“双报备、双报批”制度、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全程同步录音录像制度等等,这些制度对规范执法行为、提高办案质量、增强执法公正性和公信力,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   ...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10-02-22
《中国检察官》2018年21期
中国检察官

再论审查逮捕诉讼化

*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科副主任科员[510800]一直以来,检察机关审查逮捕模式受到诸多质疑,包括逮捕行政化审批、司法属性不明显、信息来源单向、无法兼听则明以及缺少司法救济途径等[1]。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前,不少学者提出刑诉法修改应将逮捕程序的诉讼化作为一项重要内容加以完善[2],2012年刑事诉讼法对上述建议予以回应,赋予审查逮捕程序诉讼化的初步要素。2016年以来,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审查逮捕的诉讼化转型,《“十三五”时期检察工作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围绕审查逮捕向司法审查转型,探索建立诉讼式机制”的改革目标,并在一些检察院进行审查逮捕诉讼化改革试点工作。对于审查逮捕诉讼化,笔者曾持赞成态度,并就如何构建诉讼式审查逮捕机制提出对策性建议。但多次思考后,认为存在诸多难题,对于检察机关更是一种危险的尝试。一、审查逮捕诉讼化的难题从形式上看,审查逮捕诉讼化增加了审查逮捕工作的公开性和透明度,有利于保障犯罪嫌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北京警察学院学报》2018年06期
北京警察学院学报

由形式走向实质:审查逮捕权的主体回归

逮捕作为一种强制措施,其适用目的与刑事诉讼目的趋同,即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但就我国的逮捕现状而言,逮捕的目的具有单一化。实践中,为创造良好的外部侦查环境,侦查机关偏爱适用逮捕措施,以至于以捕代侦、以捕代罚现象时有所见,羁押率长期居高不下。观察羁押率过高的深层次原因,至少部分是由于检察院审查逮捕时习惯“包容”,导致审查偏向形式化。为此,可以效仿域外国家做法,将审查逮捕权回归法院,并对部分案件采用公开听审的方式,以期对逮捕率居高不下的现状有所缓解。一、问题的缘起程序建构能够为权力行使设置障碍,降低权力滥用的可能性,同理,为避免侦查机关纯粹追求良好的侦查环境,导致逮捕权泛化适用,造成“构罪即捕”现象,我国刑事诉讼法对批捕规定了一系列的审查程序。然而,观察相关审查规定落地后的效果,其弊端主要体现在静态化审查、单对单会面两个方面。(一)静态化审查静态是相较于动态而言的相反概念,在审查逮捕程序中,静态化审查表现为检察院过于依赖案卷卷宗,凭借...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淮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9年01期
淮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审查逮捕诉讼化问题研究——以安徽省寿县人民检察院为例

近年来,为响应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的《“十三五”时期检察工作发展规划纲要》提出的“围绕审查逮捕向司法审查转型,探索建立诉讼式审查机制”的要求,各地相继进行了审查逮捕诉讼化程序尝试。结合安徽省寿县人民检察院实际情况,在试点院进行充分调研、科学论证的基础上,就审查逮捕诉讼化程序提出自己的看法,为探索审查逮捕诉讼化程序提供新思路,以期对改革试点工作的顺利推进有所裨益。一、审查逮捕诉讼化及其意义审查逮捕诉讼化是指检察机关在审查逮捕案件时,居中听取侦查机关和犯罪嫌疑人或者辩护律师的意见,客观公正作出是否批准逮捕决定的制度。龙宗智教授曾说:检察机关“生于司法,却无往不在行政之中”,一语道出了检察机关的行政化特征,审查逮捕工作也不例外。相对于传统的审查逮捕程序,审查逮捕诉讼化改革主要将传统的单方审查变为“对审”,即检察官设立听取意见的场所,侦、辩双方到场发表意见,检察官在充分听取双方意见后作出决定;将传统的案卷审查变为“庭审”,即通过类似开庭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

我国审查逮捕过程中的讯问制度研究

我国的讯问制度包括侦查讯问、检察讯问和审判讯问,检察讯问包括审查逮捕讯问、公诉讯问和监督讯问。审查逮捕讯问是指2018年《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八条第一款“批准逮捕中的讯问”,即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可以讯问犯罪嫌疑人;有法定情形之一的,应当讯问犯罪嫌疑人。审查逮捕讯问是确保批捕权及侦查监督权有效行使的核心程序,是保护嫌疑人人身自由的重要环节。传统的讯问研究侧重于侦查讯问的研究,也有对庭审讯问的研究,对检察讯问的研究较少,对审查逮捕讯问的研究更少,审查逮捕讯问的功能和作用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由于法律的规定较为粗疏,审查逮捕讯问在实践运行中出现了诸如讯问走过场、流于形式等诸多问题。随着“捕诉合一”试点工作的展开,有必要加强对批捕制度的系统性研究,而批捕制度的核心就在于审查逮捕讯问。一、审查逮捕讯问的特征与功能(一)审查逮捕讯问的特征1.被动审查性。侦查程序运行过程中的逮捕,只能先由侦查机关向检察机关提出逮捕请求,检察机关通过审查程序...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检察调研与指导》2018年02期
检察调研与指导

审查逮捕程序诉讼化改革的问题及对策

审查逮捕程序的诉讼化依照诉讼的特有规律实现对程序的设计,具体表现为控辩双方充分平等的参与以及裁判者的中立性,以此区别于行政化的决定模式。审查逮捕权的司法属性决定了审查逮捕程序诉讼化改革的必要性,但实践中也面临不少问题。一、审查逮捕诉讼化改革存在的问题(一)一定程度存在形式主义实践中,部分检察官没有充分认识到诉讼化审查的重要意义,认为通过阅卷、讯问犯罪嫌疑人和听取律师意见,能够准确认定事实,诉讼化审查必要性不大,反而无端增加工作量,加剧案多人少的矛盾。部分地区存在已经有了审查结论为了诉讼化而诉讼化的情况。时间紧、任务重也是诉讼化审查存在形式主义的重要原因。审查逮捕办案期限一般为7天,而因为案多人少,实际审查期限远远不足7天。以山东省威海市某区检察院为例,该院侦查监督科入额检察官3人,人年均办案100件。扣除节假日,每起案件的办案时间不足3天。仅阅卷、提审、制作审查逮捕意见书这些常规的工作,3天时间也十分紧张。倘若再进行诉讼化审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