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扣押款物的处理”和“保全性扣押”亟待立法完善

“扣押,乃为取得物之占有的强制处分,所干预者主要是宪法所保障的人民之财产权。”作为一项常用的强制性措施,刑事扣押对于收集和保全证据,保证诉讼活动顺利进行,尽量减少国家和被害人所受的经济损失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在我国,“诉讼中止情况下的扣押款物处理”与“保全性扣押制度”存在法律漏洞,亟待立法完善。$$ “扣押,乃为取得物之占有的强制处分,所干预者主要是宪法所保障的人民之财产权。”作为一项常用的强制性措施,刑事扣押对于收集和保全证据,保证诉讼活动顺利进行,尽量减少国家和被害人所受的经济损失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鉴于它对公民的财产权利有一定的强制性和限制性,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下称《程序规定》)均专门进行了规范,最高人民检察院也于2006年4月出台了《人民检察院扣押、冻结款物工作规定》(下称《工作规定》),对相关问题加以明确,以便规范操作。但实践中仍然存在一些分歧,有必要作进一步的讨论研究。 $$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10-12-01
《昆明学院学报》2019年04期
昆明学院学报

解释论视角下的认罪认罚被追诉人反悔权

一、赋予认罪认罚从宽程序被追诉人反悔权的正当性2018年10月26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刑诉法》)通过并实施。本次修改是在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背景下进行的。为了推动改革,《刑诉法》确立了诸多新制度,其中就包括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已经从特别授权上升到法律制度的高度,从试点地区推广到全国范围。按照主流的观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设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实现司法资源的优化配置,让宝贵的司法资源更多地用于解决重大、疑难、复杂的案件,而对于没有争议的案件也就是被告人认罪认罚的案件予以简化解决。[1]但是“简程序”不等于“减权利”,认罪认罚的案件简化审理是被追诉人自愿放弃程序性权利的结果。因此,为了保证被追诉人的自愿状态,必须为其提供必要的权利保障,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权利就是被追诉人反悔权。这里的反悔权是被追诉人与公诉机关进行认罪认罚协商并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后,撤销认罪认罚合意,否认认罪认罚具结书效...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河南警察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河南警察学院学报

刑事被追诉人阅卷制度分析与构建

引言在我国的立法和司法实践中一直将刑事被追诉人排除在阅卷权的行使主体之外,使其无法真正参与到案卷信息的辨析中。刑事被追诉人只能求助辩护人展开罪轻辩护或者无罪辩护,但在现实中却还有70%的刑事被追诉人无力或不愿聘请辩护律师,而只能采取自我辩护[1]。特别是在自我辩护的情况下,如何了解案卷信息以及如何开展有效的辩护活动成为焦点问题。因此,我国刑事被追诉人阅卷权缺失的问题必须引起立法、司法以及学者、律师的关注。一、刑事被追诉人阅卷权的概念及存在问题(一)刑事被追诉人阅卷权的界定与特点所谓刑事被追诉人阅卷权是指在刑事诉讼过程中,为确保刑事被追诉人获取充分的资讯,其得以查阅本案相关案卷材料的权利。案卷是两部分的集合,一部分是诉讼文书、办案过程,一部分是证据材料、案卷笔录。当事人的辩护权是刑事诉讼中最基本的权利之一,而且它是从公民基本权利派生出来的权利。阅卷权作为辩护权中必不可少的一项权利,理应成为刑事被追诉人所享有的权利,该权利与辩护律师...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

论被追诉人认罪认罚自愿性的保障

2016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试点工作的办法》(以下简称《试点办法》),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贯彻落实制定了详细的规则。被追诉人认罪认罚自愿性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前提和核心,也是这一制度的正当性基础。本文以完善我国认罪认罚自愿性保障机制为主题,立足于现有的司法体制和诉讼制度,结合《试点办法》和司法解释,围绕认罪认罚自愿性的内涵界定、自愿性保障的意义、现有自愿性保障机制的不足展开探讨,参考相关域外立法经验,在此基础上探索我国认罪认罚自愿性保障的具体路径,以期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顺利实施有所裨益。一、认罪认罚自愿性的内涵界定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建立在控诉机关指控被追诉人有罪基础上的一种制度延伸,被追诉人认罪认罚自愿性是该项制度的核心。认罪认罚自愿性与一般生活用语上的自愿性不同,是一种具有法律意义的概念,对于其内涵需要从主观与客观、实体与...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江西警察学院学报》2019年03期
江西警察学院学报

新刑诉下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之被追诉人自愿性研究

一、问题的提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经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通过两年的试点试行,在2018年10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修正中,被正式纳入。至此,该制度在我国刑事诉讼法中得以正式确立。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得以实施的前提是被追诉人要自愿认罪认罚,若被追诉人是“非自愿”,则就不能排除被追诉人的“供述”是通过刑讯逼供、威胁、引诱、欺骗、疲劳审讯、精神施压等非法手段获得的,对这些非法证据须依刑事诉讼法予以排除。或者被追诉人表面虽为“自愿”,实际上是替他人顶罪,帮助真正的犯罪嫌疑人逃脱,掩盖犯罪事实,如此问题更加棘手。所以认罪认罚必须真正出于被追诉人的“自愿”,但对于何为“自愿”,被追诉人“自愿性”的判断标准,对被追诉人自愿认罪认罚如何保障,“非自愿”认罪认罚后的救济方式等问题的规定仍具有很大的模糊性,不免给司法实践造成困扰。二、对被追诉人认罪认罚自愿性的解读(一)“自愿性”的内涵分...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实事求是》2019年03期
实事求是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研究 以被追诉人的自愿性为切入点

一、问题的提出2018年10月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刑事诉讼法》)新增第十五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表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已从试点阶段过渡到了立法阶段。“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指在刑事诉讼中,从实体和程序上鼓励、引导、保障确实有罪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并予以从宽处理、处罚的由一系列具体法律制度、诉讼程序组成的集合性法律制度。”[1]实践中对于被追诉人自愿认罪认罚案件,司法机关可以给予被追诉人很多方便:在程序方面,诉讼程序得到进一步简化,不仅提高了诉讼效率,而且缩短了被追诉人的羁押时间。在实体方面,司法机关也会从宽处理,如充分尊重被追诉人与检察机关的量刑协商。当前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入法”具有重大意义,符合时代要求。然而,目前刑诉法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被追诉人的自愿性问题没有作出明确界定,在司法实践中,公安司法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