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盲目施工“三无”工程巡查严重不负责任

本报讯(记者吴贻伙 通讯员路笑妍 任雪红)记者1月7日从安徽省淮北市检察院获悉,2010年4月30日发生在淮北市的在建房屋坍塌事件的处理近日有了最新进展,该案经淮北市杜集区检察院和烈山区检察院分别提起公诉,上述两区法院分别于2010年11月30日以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被告人罗永超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于2010年11月8日以玩忽职守罪分别判处负有直接领导责任和监管责任的被告人葛忠志、邵巍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缓刑二年。一审宣判后,罗永超不服提出上诉,目前此案二审正在审理中。 $$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10月份开始至2010年4月30日,淮北市杜集区朔里镇葛塘行政村纵楼村村民罗永超在没有办理土地使用权证、乡村规划许可证和工程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使用他人非法转租的集体农用地,自己设计并找无任何建房资质的吴某等人违法建造三层楼房。房屋建造过程中,当地基层国土资源所的有关人员曾对罗永超的违法行为加以劝说制止,但罗永超并没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11-01-10
《法制博览》2018年29期
法制博览

浅析重大责任事故罪主体与主观要件

位的职工。”(2)此规定缘起于79刑法成于经济转型之前,彼时经济模式的单一化与特殊的犯罪主体相得益彰,然改革开放以后,经营模式多样,私企以及群众性组织的迅速发展向本罪狭窄的特殊犯罪主体发起了挑战,故在《刑法修正案六》颁布以后,本罪实现了从特殊主体到一般主体的转型。根据现行法条的表述,只要是从事生产、作业的自然人,即可构成本罪,对主体的身份并无限制。根据2017年10月,泸州中级人民法院对陈国芳重大责任事故罪的判决(3),可以了解到,被告陈国芳,作为汽车维修点的负责人,其未曾依法进行工商登记,亦未取得危险货物运输车辆维修资质,非法经营汽车维修业务。其在生产、作业中违反安全管理的规定,造成三人死亡的重大事故,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通过本案得悉,本罪的犯罪主体是一般主体,不仅包括公司、合伙、个体工商户的从业人员,还包括群众性经济组织的成员,甚至包括没有资质设立的组织的从业人员。本罪的主体属于一般主体,即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备刑事责任能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消防》1984年02期
中国消防

談談重大責任事故罪

j十 {平 ~s;s故罪是指工厂、矿山、林^V- ·/J*[^~业事业单位的职工违反规章制度,或者强令工人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火灾伤亡事故,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重大责任事故罪有几个基本特征:―、重大责任事故罪不是一切人都能构成的,只能由特定的人构成。即只限于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它企业事业单位的职工。这里所说的职工,不是指上述单位所有的职工,而主要是指直接从事生产、科学技术的人员和生产指挥人员,如生产工人、技术员、工程师、调度员、安全员、化验员、车间主任、厂长、矿长等等。这些人在生产中有明确的职责分工,对生产安全负有直接责任。因此,只有他们才能成为厂矿重大责任事故的承担者。至于从事非生产性工作的其他人员,如党团工作人员和其他行政工作人员,他们的职责分工决定了他们不是安全生产的直接责任者,不能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如果他们因工作不负责任而构成犯罪,应按渎职罪中的玩忽职守论处。二、上述生产直接责任人员构成重大责任事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律与生活》2017年06期
法律与生活

邻家的地下隐秘工程

2016年12月,因偷挖18米深地下室,造成北京市德胜门内大街93号门前发生坍塌事故的原徐州市人大代表李宝俊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5年有期徒刑。李宝俊也由此被称为“挖坑代表”。其实,全国各地类似深挖地下室、擅自扩大自有空间的行为时有发生。下文中的上海居民杜丽也因此为自己招来了一场诉讼。蹊跷的装修王永欣是一名上海土著,从小就居住在上海市中心的一幢老建筑内,后来成为这处公产房的承租人。城市面貌日新月异,许多住在破旧老建筑里的住房纷纷换新房。王永欣所居住的老建筑虽地处狭窄的弄堂,但其白墙红瓦所保留的独特品味以及在此居住闹中取静的惬意,让他舍不得换房另居。王永欣所在的这栋楼共有5层,里面住着20户人家,楼底层有公用灶间、大卫生间。王永欣住在底层东南间及东中间,窗前有一块小园地。其他住户常常在王永欣窗户前晒衣。王永欣为人低调、和蔼可亲,和邻居见面少不了聊上两句。几十年来,邻居对热心肠的王永欣评价很高。2015年7月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检察官》2014年08期
中国检察官

代某某的行为是否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

[案情]2010年9月份,某县城关镇居民田某某在自家宅基地建楼房,以每平方580元的价格包给张某和李某,后张某、李某二人又与无建筑资质的代某某签订施工协议,以每平方75元的价格交由代某某施工。代某某因另有工程,遂将该工程交给也无建筑资质的林某某施工。代某某转包工程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双方也没有签订相关合同明确双方权责。林某某在未采取安全措施的情况下,雇佣高某等人施工。2011年8月17日,高某无证操作升降机搭载四名施工人员从六楼下降,因操作不当,致四名施工人员从升降机坠落,造成三人当场死亡,一人轻伤。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代某某是否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分歧意见如下:第一种意见认为代某某不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理由是代某某已经将工程转包给他人,对该工程的生产、作业不负有组织、指挥或者管理职责,其不符合重大责任事故罪的主体要件。第二种意见认为代某某符合重大责任事故罪的主体要件,但他已将工程交给林某某施工,自己不再参与该工程,因而其行为和本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施工企业管理》2009年03期
施工企业管理

总监是否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

案情介绍2007年11月3日,根据工程进度,某建筑公司所属的机电班按位于深圳市某工程项目部的安排拆卸工地3号塔吊。上午7时许,由该工程专职安全生产管理员张XX组织拆卸作业,负责人李X甲、当天带班班长李X乙和拆卸作业人员刘X甲、蒋XX等相关人员,在开完塔式起重机拆卸安全技术交底会后,由李X乙在现场安排拆卸作业。下午4时51分,在拆卸第7个标准节的过程中,因刘X甲违规操作爬升架下降,致使南侧爬爪处于非正常位置,倾斜的爬爪与标准节产生卡碰,爬爪前端恰好挤压在踏步上部外侧,形成不稳定支点。此时,操作液压系统的蒋XX未注意到液压表处于非正常值,继续操作,致使塔吊上部结构负荷集中在支点处,在重力作用下坠落。塔台下转台与塔身标准节产生巨大冲击,致使驾驶室脱落,在驾驶室内操作的江XX随驾驶室坠落地面死亡。在平台上的蒋XX、刘X乙随平台坠落死亡,在平台上的刘X甲等其他7人因抓住塔台边沿未坠地,但由于强烈震动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事故造成直接经济损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