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认罪认罚案件不能降低证明标准

为了缓解案多人少的矛盾,提高诉讼效率,新一轮司法改革加快了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试点与探索。$$然而,在推进这一制度改革的同时,学术界和实务界人士围绕制度构建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其中,最大的争议焦点莫过于证明标准的问题,即,在轻微的认罪认罚案件中,能否降低证明标准?换言之,对于尚未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轻微案件,能否在控辩协商的基础上直接进行起诉、审判?$$目前,越来越多的人士认为,在轻微的认罪案件中,证明标准可以有所降低,以进一步提高诉讼效率。例如,有学者认为,“如果在简易程序和速裁程序中仍然适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会造成诸多困境”。也有学者认为,证明标准的松动不意味着放弃实体真实和人权保障,只要建立相应的配套制度便不会引发冤假错案。$$这些观点看似合理,实则经不起推敲。笔者认为,在现阶段,我们应当坚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不得因为经过了控辩协商而放弃客观真实的底线。理由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检察日报2016-06-13
《刑事法评论》2017年01期
刑事法评论

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争议问题研究

2016年9月3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决定》(以下简称《授权决定》),在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试点工作的基础上,授权“两高”在18个城市进行为期两年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试点工作。2016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办法》(以下简称《试点办法》),正式开展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工作。《试点办法》公布以后,各试点地区积极推进试点,并且按照要求先后制定了试点工作实施细则或者实施办法。然而,随着试点工作的推进和理论研究的深人,一些争点问题浮出水面,主要包括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价值取向、认罪认罚案件适用何种证明标准、认罪认罚案件的被追诉人如何获得有效的法律帮助以及认罪认罚的从宽幅度等问题。这些问题有的关系到...  (本文共31页) 阅读全文>>

兰州大学
兰州大学

认罪认罚从宽案件的自愿性审查问题研究

自愿性审查是认罪认罚案件在审判阶段的核心工作。对于适用速裁程序审理,不再进行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的认罪认罚案件,更是需要有科学合理的自愿性审查机制,才能确保庭审活动不会变成流于形式的过场。因此,有必要准确地界定认罪、认罚的概念内涵,并且以明知性、任意性、客观性、协商性、悔过性等标准全面地评价被追诉人是否自愿认罪认罚,才能让自愿性审查发挥其应有作用,甚至能够对案件的事实查明和精准量刑起到促进作用。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法学研究》2018年01期
法学研究

认罪认罚案件的证明标准

一、问题的提出2012年刑事诉讼法第53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基于对上述规定的解释,法学界通常认为,“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即为我国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1]法律没有根据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认罪认罚而规定不同的证明标准,因而至少从立法上说,认罪认罚案件的证明标准与其他案件并无不同。然而,自从开展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试点以来,证明标准问题却引起了实务界和理论界的广泛争议。一些实务部门提出,对于被告人认罪的简单、轻微刑事案件应当适度放宽证明标准,以便实质性地减轻基层法官、检察官的工作负担,提高速裁程序的适用...  (本文共21页) 阅读全文>>

《证据科学》2017年04期
证据科学

多维度与差异化:认罪认罚案件的证明标准探析

一、问题来源“证明标准是证明领域的核心问题,同时也是裁判者认定案件事实的最终尺度。”1作为我国刑事诉讼的法定证明标准,“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2的表达模糊,解释余地较大,以至于“在刑事法学界,关于证明标准到底如何理解,曾经一度硝烟弥漫”。3随着刑事速裁程序的试点推进,建立在“借鉴诉辩交易等制度合理元素基础”4之上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再次掀起了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之争。无论是2016年9月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决定》(以下简称《授权决定》),还是2016年11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办法》(以下简称《试点办法》),国家相关部门都提出认罪认罚案件必须坚持法定证明标准。但对此观点,包括专家学者、地方法检在内,理论界与实务界多有争论,司法实践中的做...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关于进一步完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思考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指在律师参与下,经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辩护律师协商,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司法机关将给予其在实体上从宽和程序上从简处理的制度。自2014年10月《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以来,理论界和实务界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讨论非常激烈。以下从认罪认罚案件证明标准入手,探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困惑及对策。一、适当降低认罪认罚案件证明标准之现实必要性(一)有利于区分与其他程序的交叉关系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关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自己犯罪行为交代和承认程度的一系列规定的整合和统一[1]。在我国现行刑事法律政策、规范上,主要包括:实体法上的坦白、自首、退赔退赃和缓刑、减刑、假释,程序法上的刑事和解、简易程序,以及正在试点的刑事速裁程序等。由于法律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规定不明确,一旦认罪认罚案件固守“证据确实充分”之证明标准,将更加难以分清该制度与上述其他程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