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哲学史告诉我们什么

在贯彻落实《军队高中级干部学习规划》的过程中,许多同志学习了中国哲学史。但有的同志感到,学中国哲学史和现实有距离,和现在我们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联系不上,和具体工作指导也挂不上钩。其实并非如此。中国哲学的内容博大精深,既有精华,也有糟粕,反映出中华民族特有的民族性格、社会心理、风俗习惯、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对于我们深入理解当代中国的国情民情、理解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实践有很大的帮助,对于认识历史、理解现实、展望未来也有重要的启示。$$中华民族3000多年的历史,使中国哲学先后经历了先秦诸子、两汉经学、魏晋玄学、隋唐佛学、宋明理学、近代新学等主要发展阶段。这些哲学思想,倡导用进取的意识来看待世界和人生,以“生”开始自己的哲学思考,以“生”作为社会的根本原则,“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天地之大德曰生”等思想,都体现了中国哲学自强不息、奋发进取的民族精神。同时,中国哲学家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胸怀,曾先后吸收印度佛教哲学、西方基督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解放军报2000-12-28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8年09期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

中国哲学史方法论初探

20世纪上半叶,随着西方文化大量传入,打开了中国哲学研究者的视野,积极应用新实证主义、实用主义以及逻辑分析法等西方哲学的思想对中国哲学进行新的诠释,创新发展,运用前所未有模式将中国哲学引入世界。到了20世纪下半叶,张岱年、任继愈、冯契等现代中国的中国哲学史研究的学者,将视野转向马克思主义研究法,大量应用唯物史观、实践唯物主义辩证法等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作为研究的理论背景,诸位学者对理论分析深刻透彻,逻辑清晰,语言简洁无赘述,推动中哲学史方法论研究迈向了新的阶段。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当代中国的思想文化领域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多元发展,对中国哲学史研究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我们在继承前人优秀理论成果的同时也必须面对中国哲学研究在新时期的困境。中国哲学传统思想以文言文为主要记述载体,与我们日常所学习到的现代语言相冲突,这势必会出现理解、阐释等诸多方面的差异。对于这个问题也早有许多学者进行了讨论,最为被大多数所接受的便是以诠释学为核心的解释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哲学史》2019年01期
中国哲学史

《中国哲学史学史》

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该书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结项成果,2018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中华学术外译项目。该书认为,中国哲学史学史即中国哲学史的“史”,亦即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发展史,经历了前史、创立、马克思主义化和港台发展几个阶段或形态。它是一个可以质疑但却无法绕过的事实存在。本书试图在客观呈现中国哲学史学科发展历程的同时为当下和未来的中国哲学史书写提供启示。全书75万字,分为四编。第一编是“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前史”,包括先秦、汉至唐、宋至清初以及黄宗羲的学术史研究,是对中国哲学史的自发式、萌芽式、碎片式的书写;第二编是“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创立”,包括胡适、冯友兰(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知与行》2019年02期
知与行

“原始要终”与继往开来——评《中国哲学史学史》

2018年6月,柴文华教授主编的《中国哲学史学史》一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黑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的结项成果,2018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中华学术外译项目申报成果及2018年人民出版社十大优秀学术著作。柴文华教授在该书中指出,中国哲学史学史即中国哲学史的“史”,亦即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发展史。全书75万字,分为四编,是目前大陆地区以《中国哲学史学史》命名的第一部著作。中国哲学史这门学科产生于20世纪初,至今已有一百余年的历史。经过一路艰苦前行,中国哲学史学科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备的学科构架及研究群体,学术成果也日益增多。基于此,为了进一步推动中国哲学史学科的发展,对学科史百余年经验的总结愈发必要而迫切,而“中国哲学史学史”正是对其进行经验总结的一种重要形式。早在20世纪,就有学者提出了“中国哲学史学史”这一概念,但受学科发展形态以及个人研究侧重局限,这一想法未能付诸笔端,形成专门的学术论著。近些年来,中国哲学史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2年03期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中国哲学史方法论问题刍议

中国哲学史是一门发展着的科学。中国哲学史之成为一门科学,有其发展的历史过程,作为一门科学的中国哲学史,还需要继续沿着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史观所开辟的认识道路不断地发展。 在中国古代,早就有对前代学术思想成果进行总结性评述的论著,诸如《庄子·天下篇》、司马谈《论六家要旨》、宗密《华严原人论》、朱熹《伊洛渊源录》、直到黄宗羲主编的《宋元学案》、《明儒学案》等等,这些论著,按不同的时代要求,从不同的思想角度,辨章学术,考镜源流,至今对哲学史研究仍有参考价值。但由于古代社会分工和学术分类的局限,哲学还与其他非哲学的社会意识形态浑沦未分,被包容在所谓“内圣外王之道”、“天人性命之学”的庞杂体系之中。哲学史还不可能成为独立的学术部门。 哲学史的专门研究伴随着哲学的独立化而始于近代。在西方,近代资产阶级哲学冲破了神学网罗而独立发展,曾被囊括在神学中的各个学术部门相继独立,于是有了哲学和哲学史的专门研究,又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由黑格尔系统化的演述而...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文化学刊》2016年12期
文化学刊

论劳思光《新编中国哲学史》中的“客观化”问题

劳思光在其《新编中国哲学史》中提出了儒学之“客观化”问题,他认为:“对‘客观化’问题之未能处理,乃整个儒学传统之内在缺陷。”[1]但是,如果仔细考察此“客观化”概念及其运用,不难发现其中有很多支离难解之处。一、“客观化”与“主体性”之关系问题劳思光针对此提出:“所谓‘客观化’问题,原指‘主体性’之‘客观化’而言,倘若离开‘主体性’则无所谓‘客观化’。”[2]依据此逻辑,那么便产生一个问题:倘离开“客观化”还有没有所谓“主体性”?从劳思光对阳明心学的分析看,他的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在言说阳明心学之“良知”问题时,他已然在使用“主体性”的概念:“‘良知’原是一种能力。……但就此能力本身讲,则‘良知’即表‘主体性’,而‘主体性’即‘心之体’。”[3]然后,其又曰:“阳明于‘道德主体性’之透显安立,立说精透,自无可疑。然于‘客观化’问题仍无交代。”[4]遂可见其认为“客观化”必不可离“主体性”,然“主体性”却未必尽可“客观化”。但此处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