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间天上任遨游

花甲之年方从戎$$他的军旅生涯是从60岁那年开始的。60岁时一个军长来说也到了退休的年龄。可陈芳允,偏偏就在60岁那年实现了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愿望。$$那是1976年,一个在中国历史上极不平凡的一年。就是在这年,陈芳允郑重地向组织上提出了要求参军的请求。其实,他已经搞了整整10年的卫星测控系统的建设工作。不过埋藏在他心里已久的愿望也由此萌发,他盼望着成为部队中的一员。有人说:“花甲之年,一个人的黄金时光已过。”他偏不信,他还有许多想法没有实现,他的价值还没有充分体现出来。穿上军装后,陈芳允又鼓起勇气写了入党申请书,入伍第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第三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并兼任技术科学部副主任。这之后,他曾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两次、一等奖一次;荣获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称号,当选为国际宇航联合会副主席。他80高龄又荣获了首届中国航天基金奖……$$让“东方红”奏响太空$$自从1957年苏联卫星上天后,陈芳允接收到那颗卫星的无线电...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解放军报2001-02-28
《诗选刊》2016年Z1期
诗选刊

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

林叶之中的泥土每一寸泥土爱吃我们的躯体今天明天的黑夜或者一些时间之后的清晨牙齿逼近我们把我们一团一团塞进它的嘴里泥土爱上了我们的灵魂圆形的墓穴总是闲不下来在掏出落魄的迷宫时把没有回程的声响旋转成一个又一个滞呓的黑洞人间天上的一切泥土对馨香的花草和生灵只会给予不多的时间和鸟群更多的是让时光的群山陪伴我们无边无际的烟云泥土在追赶我们越来越近的脚跟今夜做次实验今夜我要感受感受凛冽不是用皮肤而是脊背今夜我要感受感受荒凉不是用嘴唇就会把我越裹越紧而是植物和生物在夜的边缘上今夜我要感受感受孤寂不是用麻木为了逾越白灼的空泛而是一片最后的雪花飘过天空一个黑夜跨入另一个黑夜凛冽是冷酷的凛冽夜是我出世的住房荒凉是肺腑里一块石头的荒凉词语的屋顶旋律缠绕在梁上门前的月色洁净明亮孤寂是放弃成百上千光束的孤寂此刻整个荒郊野外的山坡这每天的间歇就我一人没有灯光没有恍惚四周走动着冬末的枯草所有白昼的小心或者双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五台山》2017年06期
五台山

倒流香

一炷香点燃袅袅流云倾泻须臾人间天上一个微妙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音乐天地》2012年11期
音乐天地

人间天上

薄雾缭绕样云生,玉树琼花露华浓.菲菲芳草铺满径,涓涓清溪缝蜷情。山重峦,峰叠嶂,左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1989年09期
中国民族

有志男儿

他哭了,晶垄的泪花从那深邃的眸子中溢出来,缓缓地流淌在刚毅的脸庞上。 这位嘴上无毛的土家后生,小小个体工厂的厂长,居然被乡亲们冠以“后勤部长”的头衔。 1980年夏天,湖南省湘西龙山县油菜坪村,蛙声悠扬的果泥河,水平如镜,辉映着当空皎洁的明月。人间天上,两个月亮静静地张望着。 17岁的李远华,躺在一片光洁的鹅卵石上,思索着未来的命运。同许多同龄人一样,他浊自品尝着“落榜”的苦酒。 远华的父亲阿巴原在沉江机械厂工作,是铸造工艺方面灼行家。儿子要求父亲倾囊以助。阿巴望着虎虎有生气的JL子,心被拨动了。 几百个日夜过去了。1982年,李远华租赁了乡企业办的一台30千瓦旧电动机,一座每小时熔铁0.4吨的旧铁炉,将生产队一间60平方米的公房租作厂房,借款2000元,买了一套泪车床和部分急需原材料,办起了家庭铸造厂。 他没有获得人们想象的开业大吉,而是遭到当头一棒:他为红岩铅锌矿加工的一批铸件,经检验,70块炉板竟有41块不合格,一下亏损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民主》2017年10期
民主

八月中秋:人间天上共团圆

又见钱江潮涌,又见大地丰稔。宇宙天象中,最完美的时刻,唯八月中秋。碧空皓月一轮,神州处处花好,人间天上共团圆。最是美丽神奇的月亮,一只高悬九天的玉盏,一辐跃出东海的冰轮,负载着多么悠久的历史,多少瑰丽的传说与深邃文化,启迪着中国古老的哲学和艺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多少人金樽对月,分享良宵盛景。看平湖秋月,“烟笼寒水月笼纱”,恍若置身仙界;三潭映月,楼台花树,天光云影,恍惚迷离,如入蓬莱;卢沟晓月,“半钩留照三秋淡,一练分波平镜明”;二十四桥明月夜,玉带飘逸,霓虹卧波;洞庭秋月,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澈;崂山太清水月,海天之间,水生光,月吐辉,竹影摇曳,宫廊飘缈;匡庐观月,明月如镜,高悬头顶,“万里长江飘玉带,一轮明月滚金球”;风来亭赏月,“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风爽于别日,月明于往昔,偶有夜鱼得水,忽现碎银一池;洱海之月,雪月风花,辉映苍山瑞雪,波光粼粼,玉洱银苍;黄山之月,尽染多彩层林,清纯迎客古松,越发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民主》2017年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