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荆轲刺秦王画像石

汉代画像石刻,是我国古代一份极为珍贵的文化遗产。它盛行于汉代,又大都作为砌建和装饰墓葬的材料,也有少量用于祠堂或门阙,具有时代特色。其特点是:不仅把绘画、雕刻、设色三者结合在一起,集中反映了汉代艺术的成就,而且内容丰富,犹如一部史诗,如实地记录着当时生产及各阶层生活的情景,是研究汉代政治、经济、文化诸多方面的重要实物资料。鲁迅先生提到它的历史价值时曾指出:“汉画的图案美妙无伦,为日本艺术家采用,即使一鳞半爪,已被西洋名家交口赞许。说日本的图案了不得,了不得,而不知其渊源出于我国的汉画呢。”$$在山东嘉祥城南武宅山,有一组在墓地上的地面石构建筑,基中饰有内容十分丰富的画像石,题材有社会现实生活、神话故事、奇禽异兽和历史人物故事,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这就是名闻遐迩的武氏祠石刻。武氏祠是东汉武氏家族墓地上的武梁、武荣、武斑、武开明四石祠及双阙的总称,也称武梁祠。武氏家族是东汉时的豪强地主,兄弟、子侄数人均为高官,势大财雄,加上...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解放军报2001-10-19
东北师范大学
东北师范大学

汉画像与历史故事研究

上世纪二十年代,国学大师王国维提出了以“地下之新材料”与古文献记载相印证以考证古代文史的“二重证据法”。与之相应,考古新资料成为文史研究的重要突破口。因此,上世纪陆续出土的简帛文献、图像资料(如画像石、画像砖等)成为文史研究新的学术增长点。随着研究的深入,以画像石、画像砖为代表的图像学资料因具有有形象、生动以及超越文字的视觉说服力的突出特点而受到学者的关注。画像石、画像砖为文史研究打开了新的视阈。从文学史料学角度看,汉画像作为汉代图像史料文献,其自身所蕴含的文学价值和意义极为丰富,已经引起汉代文学研究学者的关注。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相关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相关论文偶有出现,至今尚未见到颇具系统和规模的研究成果。因此以汉画像图像作为文献材料的汉代文学研究或需要寻求突破。本文以大量相关文献的细致阅读为基础,以考古新资料汉画像石、画像砖为依托,对汉画像历史故事画像与汉代历史故事研究进行比较研究和分析,以期探寻历史故事于两汉时期流传和演变...  (本文共1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紫禁城》2015年07期
紫禁城

生动传神的浮雕刻画 故宫博物院藏“荆轲刺秦王”画像石

汉代画像石是我国珍贵的文化遗产。作为墓室、祠堂或门阙的建筑材料,它集绘画、雕刻为一体,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其中描绘的历史故事尤其多,「荆轲刺秦王」即为其中一例。「荆轲刺秦王」的故事发生在战国末年,《战国策》和《史记·刺客列传》都有记载,其记叙内容大致相同。《史记·刺客列传》中的记载更加丰满,尤其是细节上的描写生动传神,人物塑造上也十分成功。秦王政灭韩、赵二国后,兵临易水,向燕国边境压来。燕太子丹即请荆轲以燕国使者身份,以投降归顺的名义伺机刺杀秦王。秦王未料有诈,隆重接见。荆轲、秦舞阳捧盛放樊於期人头的匣子、地图走到秦王面前,荆轲「图穷匕首见」,左手揪秦王袖子、右手操匕首直刺,秦王撕断袖子逃脱,绕柱而跑。侍医夏无且拦腰使劲抱住荆轲,使得秦王有机会挥剑斩断荆轲的腿。荆轲拼力将匕首向秦王投去,只击中了柱子,于是秦王左右侍卫上前杀死了荆轲。「荆轲刺秦王」画像石故宫博物院慈宁宫雕塑馆展厅里陈列着一件陕北绥德出土的墓门楣画像石,石上的雕刻讲...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汉代文学与图像关系考论

汉代是一个文学勃兴的时代,辞赋、散文、史传、乐府诗歌等文学形式都达到了相当的高度;汉代又是一个图像兴盛的时代,画像石、画像砖、帛画、壁画、各种工艺品等图像形式层出不穷,以图像的形式记录了当时民众的社会生活、宗教信仰、礼仪观念等。从现存材料可知,汉代文学与图像之间存在错综复杂又丰富多彩的关系,二者之间既相互对应,又在作用与反作用之下产生种种差异与矛盾,文学与图像的独立与共生使叙事变得更加多样化。在此基础上,文图在文化层面上走向融合,丰富了汉代文化之精神。总而言之,文图的结合使汉代艺术形式多元化,既丰富了汉代的图像形式,又使文学的价值得以升华,于是我们能够在更广阔更深远的层面上理解和接受汉代文学与图像的深层意义。汉代文学与图像的母题众多,不同母题之间的文图关系的密切程度有区别,其蕴含的文化意义也各有不同。根据调研情况,从三个方面展开。首先,神仙信仰的文图呈现,以西王母为中心。西王母是汉代民众信仰中最重要神祗之一,对她的信奉呈现出一个...  (本文共1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安理工大学
西安理工大学

“荆轲刺秦王”画像石在视觉设计中的应用研究

本课题以汉画像石中的典型历史故事题材“荆轲刺秦王”图像为研究对象,通过考察其具体形态、历史文献分析,深入地归纳与总结“荆轲刺秦王”画像石的造型特点,运用当代人的眼光、知识来回顾中国汉代艺术辉煌时期给我们留下的典型造型艺术。文章的主要内容包括分析总结汉画像石在全国的分布特点,分析其艺术风格与特色,重点以“荆轲刺秦王”图像汉画像石为例进行研究;通过对汉画像石的造型特色和艺术风格等方面的研究,整理比较“荆轲刺秦王”题材在不同地域画像石图像中的造型表现,剖析画像石的人物造型、构图等艺术特点;用现代的艺术语言对它再加工、再创造。从而论证了一种传统的艺术形式如何在现代视觉媒体中体现并发扬光大。论文在着重挖掘其中的优秀设计元素和表现手法的同时,探索其在当代的审美体会,结合我国现代视觉传达设计和动画发展中面临的问题,以画像石宏大的传统艺术形式为背景,独特的人物造型技术在现代视觉传达设计中的再运用,并以剪影式的表现手法融入创作。研究重点关注的是传...  (本文共6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方藏品》2018年03期
东方藏品

麻浩崖墓画像石“荆轲刺秦王”艺术风格浅析

汉代是中国封建社会发展中的第一个鼎盛的黄金时期,当时的人们认为死后会进入冥界和来世,丧葬习俗为了满足死者进入冥界享受快乐,推演到当时人们主要是在丧葬中祭祀,追悼,细怀,祈福,和安魂等作用。在汉代这种极其浓厚的厚葬风气,统治着和儒家大力提倡的“孝悌”国家伦理制度及实行的“举孝廉”制度,将“孝悌”作为选拔、任用官吏最重要的标准,再加上各方士所鼓吹的升仙得道思想,追求死后生活享受,使得当时的厚葬已经到达“法令不能禁,礼仪不能止”[1]的程度,汉画像石就在汉代社会的厚葬狂潮中迎来了自己发展的极盛时期。一、麻浩崖墓概况麻浩崖墓位于四川省乐山城东南1.5公里的麻浩。前临麻浩河,后依虎头山。分布范围西起大地湾,北至大湾嘴,宽约400米,总数约330座[2]。时代大致属东汉中期。崖墓分布密集,从西至东,分为Ⅰ、Ⅱ、Ⅲ三个区[3]。Ⅰ区位于墓群西部,最重要的是第一号墓。该墓坐东向西,是一座大型的双室制墓。门楣刻有圆柱、斗拱与秘戏图、舞女等。墓门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