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没有问题是最大的问题

一位多年从事部队思想政治工作的朋友,很有感触地对我谈起这样一种倾向:有些领导以为,工作不出问题就是最大的成绩。为了不出问题,宁愿工作平平也不去尝试、探索、创新,甚至竭力掩盖问题。这种倾向如果任其发展,没有问题倒成了最大的问题。 $$   当今时代,军队现代化建设有赖于全军上下创造性地开展工作,这就需要我们具有创新思维,善于依据客观实际的变化,及时研究分析新信息、新情况、新问题,提出解决问题的新观点、新思路、新办法,努力使认识和实践取得突破性进展。可见,创新思维具有主动性、求异性、灵活性、综合性、风险性。某部干部部门曾对16名优秀干部进行跟踪调查分析,发现他们除了具有良好的思想道德素质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外,还有着明显高于常人的创新思维能力:遇事有主见,工作不落俗套。而部队中那些出色的士兵,也正是有了创新思维,才能在大家共同面对的训练、执勤、施工等任务中干出不同于别人的成绩。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解放军报2005-07-19
天津大学
天津大学

基于建筑伦理的中国建筑设计协作机制优化研究

建筑设计是建筑行业活动的核心环节,围绕其构建的制度体系是行业运转秩序的基础。建筑设计及其实现不仅是建筑设计从业者的主体工作,更是建筑工程各个利益相关方博弈的重要平台。当前,我国的建筑设计协作机制尚不完善,各利益主体的价值立场冲突严重,致使本应投入于工程的社会资源蒸发于行业内耗之中。因此,有必要客观审视建筑行业现行制度环境的问题,并对其改进方式提出建议,进而构建权责清晰、运转高效的行业新秩序。西方的经验证明,建筑师的职业天性决定了其作为建设项目的核心角色最有利于社会资源的高效利用。然而,由于历史因素的影响和现实环境的制约,中国建筑师的业务水平尚无法支撑其新的角色定位,普遍存在的激愤情绪也使其对其他利益主体的价值诉求存在偏见。中国建筑师必须拓展视野并提升自己,才能与新的制度环境相匹配。本文在客观还原中国建筑行业生态的基础上,探讨了行业新秩序的可能性及其概貌,以期增进建筑师对其他利益主体的理解,并正视自身的不足,进而在制度调整和自我提...  (本文共60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中国哲学体用思想研究

本文研究的主要任务,是通过对“体用”思想的“用”和“体”进行集中、全面、深入地历史考察和哲学分析,以期更好地把握中国古代哲学的本来面目和未来走向。基于体用逻辑分析的普遍性,全文结构依据“即用显体,立体行用”的原则来安排,共分上下二篇,上篇属于“用”,下篇属于“体”。正是在这样的结构安排中,实现了体用思想研究的诸多成果。第一,研究表明,中国体用思想的源头在中国,而非由外来文化所传入。早在先秦时期就孕育有丰富的体用意识,这种体用意识与中国上古礼乐文明的发展有极为深远而密切的关系。最早且完整的体用表达由东汉王符在《潜夫论》中所实现——“道者,气之根,气者,道之使”。魏晋南北朝时期是体用概念逐渐范畴化的重要阶段,其中王弼、僧肇二人的体用思想对于儒释道三家各自体用思想发展的影响巨大,然而真正完整的体用表达和途释是在梁武帝时期,从此儒释道各家进入自己独立发展体用思想的阶段。到隋唐时期,佛教体用思想全面逻辑化、结构化,并且与佛教各家各派的义学...  (本文共8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云南师范大学
云南师范大学

小学“统计与概率”教学研究

2011年国家颁布新的《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在课程内容、教学观念、教学方式和学习方式方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教师的教学提出了新的要求和希望。教师作为课程改革的执行者,教师在教学中出现的问题将直接关系到课程改革的进一步深化。目前,国内对小学“统计与概率”的研究主要集中于教学问题和教学策略两个方面,把这两个方面结合起来研究的比较少。因此,该研究将试图在这些面做些有意义的尝试。该研究的主要目的是针对小学“统计与概率”的教学现状,提出合理的教学策略。研究分为量化和质化两个阶段。量化阶段,采用教师问卷调查的方式,分析教学中存在的问题并对其进行归因。质化阶段,运用访谈法和案例研究法对小学“统计与概率”教学中的常态课和优质课进行课堂观察和分析,以此补充说明小学“统计与概率”教学中存在的问题,并为教学策略的提出提供依据。小学“统计与概率”教学中存在的问题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第一,教学准备方面。教师在此领域备课难度较大、农村教师在处理教材方面...  (本文共2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作家》2012年16期
中国作家

长河——马文瑞与新中国建设

鬓序曲踏遍青山,两位开国老部长国庆观礼重逢,天安门上欣然回望旭日初升……长篇纪实文学5 1995年10月1日,是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六周年纪念日。这天晚上,首都北京华灯齐放,人们沉浸在喜庆的节日气氛中。天安门广场张灯结彩。八点多钟,江泽民、李鹏等中国第三代党和国家领导人登上天安门城楼,同首都各届代表和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数以万计的人民群众观赏节日焰火。在这举国同庆,万众同乐,令人欢欣鼓舞的时刻,应邀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看焰火的新中国的缔造者和第一代建设功臣一出现,全场又一次沸腾。虽然他们都已是古稀老人,已经离开了党和国家的领导岗位,但人们没有忘记他们的功绩,就像共和国的历史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一样,他们的业绩早已像天安门广场上那高人云表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牢牢地耸立在人民心中。在鬓发雪白的人群里,建国初期,即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至今依然健在的两位部长,马文瑞和王鹤寿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当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部部长...  (本文共167页) 阅读全文>>

首都师范大学
首都师范大学

现代汉诗的发生:晚清至“五四”

作为一种以“白话”为语言、以相对“自由”的诗形为体式的现代诗歌文类——“新诗”(其初期形态为“白话诗”),到底是如何“发生”的?这一重要的历史事实,其内在状态和过程在学界至今未得到充分的言说:作为现代文学的开端,似乎随着伟大的“1919”,“新诗”就跟着焕然一新;作为近代文学的末尾,“新派诗”的出现、“诗界革命”的发生,表明古典诗歌确实受到了“资产阶级”的“改良”,但究竟“改良”了什么、这种“改良”与“新诗的发生”有什么关系?往往语焉不详。在晚清至“五四”这一新旧交替的历史时期,诗歌在语言和体式到底经历了怎样一个“过渡”的历史?决定诗歌变化的外在原因和内在机制是什么?本文倾向于把“诗歌”看成一种“言说方式”(“说话方式”),不过,这是一种特殊的言说方式,它并不直接满足人的意义诉求,更不直接等同于现实,而是在具体的“语言”形态和特定的“形式”机制中间接呈现“经验”的现实。也可以说,本文试图从一种诗歌“本体”话语出发,来谈论一种现代...  (本文共22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