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沪上商家热卖“景观经济”

本报讯 进入2005年,沪上高档餐饮、高星级酒店持续火爆,尤为走俏的是那些看得见风景的套房和包间。随着上海城市面貌的目新月异和“体验经济”的发展,景观消费已然成为沪上消费的新趋势,商家们纷纷“借景生财”,把原本虚无缥缈的情调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利润。$$上海最美的景致在外滩,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占据了浦东看外滩的最佳位置。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的房价表上,普通标准房房价320美元,江景标准房则要340美元,206间江景房成为海内外旅客争夺的,“香饽饽”,而且楼层越高越受欢迎。除了客房,酒店二楼的福临门餐厅也借景生财,餐厅临窗可以近距离地观赏滨江大道,还可以望见黄浦江的江面,一般都需要预订才能享受“景观餐”。香格里拉大酒店正在新建的二期工程同样看准了江景卖点,新楼的375间客房中将有四分之一可以看到江景,酒店方面还特地在36楼辟出一个楼层,设计了一个可以360度观看浦东浦西景观的餐厅;位于浦西外滩中心的威斯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解放日报2005-05-11
《中华诗词》2016年08期
中华诗词

《七一·忆沪上浦江》

漫漫长夜竟何之,黄浦江头杂色旗。为有羲和导先路,万难曲...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纪念与研究》1986年00期
纪念与研究

沪上散记

文化和出版有如同胞姊妹,文化兴盛则出版繁荣,出版繁荣则文化进步,这是没有异议的吧。战争中上海出版界一片荒凉,其时也恰是文化的冬眠期。日本接受波茨坦宣言后,过去被迫迁往中国内地的报刊社和出版社歹争先恐后地回到了上海,于是文化气息逐渐浓厚起来。首先是一直不景气的报纸增加了印张,不久就恢复到战前那样十版八版的水平。每种报刊都设了文化栏,《大公报》的文化栏是堂堂一整版,《文汇报》通篇是文化栏目。为了纪念鲁迅逝世十周年,纪念《鲁迅全集》出版,各报刊在编辑特刊专辑的同时,接连两天在辣斐大戏院举行了大会。《文汇报》形同大本营,连续数日编出特刊。然而,国共协定已是暗伏危机,终于由局部的诉诸_武力,发展到了全面的内战,屠杀夜以继日地进行,嗜血者弹冠相庆,初度春风的上海文化圈,也刮起了泛人肌骨的寒风。由胡风编辑的杂志犷希望净,撰稿者大多是无名的青年作家,朝气蓬勃,_前途无量,却不知怎的就不出了。其它停刊的杂志也时有耳闻。大报的文化栏不出几天便压缩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扬子江诗刊》2017年03期
扬子江诗刊

沪上敦腾的诗

夜读卡夫卡卡夫卡被光线绊倒,体温坠入鸟笼,他掏出悲悯送走饥饿的艺术家。鸟都在觅食,天空泊满银鱼道路是晃动的绳索,捆绑着花卉和桥梁陌生化的港口,浓雾和人流。钟声断开审判,风进入城堡闸门围堵星光,救赎的暗号,落入孔雀之手信函,撕心裂肺的呐喊关进石头。洪水具有灵舌的柔软火焰燎过皮肤,那不是伤害,恐惧已包括最初的兴奋感伴随雨的节拍,布拉格街头午夜的鹅卵石在寂静中舞蹈伸手抓住救命的稻草,青蛙躲入袖袍灯光在倾泄,稻草在摇曳。青蛙,今晚不宰你呼吸故事已经很旧了。她沉沉睡去檀木椅仍在均匀呼吸时刻准备着,偷吮落座者的元气换上一双纤手、拎开壶盖茶还得泡上两遍,茗还须品雨季落入陋巷,他独自一人,无伞听吴侬软语,听昆曲如何将铁树的情缘化开空城。无叹。一个打着赤膊的少年从窗前经过他的拖鞋像张开的花瓣空山今天的茶尤其香,汤更是恰到好处我喝了汤睡到自然醒茶还冒着炊烟——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家人文历史》2017年15期
国家人文历史

凌云御风去,报国把志伸 沪上苍穹:空中骑士的奋战与陨落

翁之.#r1 932年1月28曰,十里洋场上海横遭兵燹之厄,中日两军也在沪上天空展幵首次较量。此役,中方航空队的表现乏善可陈,反倒是美国义士罗伯特?肖特驾驶波音P-12E升空与日机缠斗,终因寡不敌众被击落,这是有史以来日本海军飞行员首次击落“敌机”的记录,而肖特也成了第一位为中国抗日而牺牲的外籍飞行员。上海战役带给国民政府最大的反思之一,就是看到两国空中武力之差距,中国急需一支更现代化的航空武力,创办空军学校,培养航空人才刻不容缓。当年8月31曰,蒋介石下令将原来的“军政部航空学校”改名为“中央航空学校”,扩大该校组织。9月1曰,中央航校宣布成立,蒋介石亲自兼任校长,毛邦初任副校长,因校址设于杭州笕桥,又被称“笕桥航校”。走进笕桥航校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石制精神堡垒,正面铭刻着四行文字——“我们的身体飞机和炸弹,当与敌人兵舰阵地同归于尽!”全世界没有第二所军校会以这样的文字作为精神标语。尽管是壮士一去的悲壮,同归于尽的惨烈,...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老年人》2017年05期
老年人

“希舜门下”有徐爷

三月中旬,老家来电话,说徐爷自沪上平安归来。我久悬的心终于可以平复下来。月初,他给我电话,说他应邀到上海开个人书画展。我不好劝阻,暗暗担心他的身体,能否经得起两千多里的车旅劳顿,又是否能适应上海的生活。徐爷大名徐健,今年93岁高龄。他是我父亲的老师,也是我的书画启蒙老师,我喊他“徐爷”。徐爷的丹青之路,颇为独特。(一)1925年,徐爷出身于湖南汉寿县一个贫寒之家。很小时被家境稍好的外公家抚养,后上学念书。他学习刻苦,考上了湖南省立第四中学(常德一中前身),遇到了美术教师刘奇踪。刘先生是省内知名的画家,把徐爷引上了一条丹青之路。美术课上,徐爷常被刘先生夸奖画得俏、敢创新。一天,刘先生教大家画鸡,同学们都按照老师的步骤描摹,徐爷却用墨笔蘸上各种颜色从鸡尾画起,而且边画边转动画笔。鸡画完后,刘先生啧啧称奇:“这个伢儿不得了,将来会吃绘画这碗饭啰。”刘奇踪是一个成功的预言家。1931年,湖南桃江籍大画家高希舜在南京清凉山上创办了南京美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