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均3分地,村民收入10年增10倍

在今年7月上旬召开的中共上海市委八届九次全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表扬了依靠发展第三产业建立富民强村长效机制的闵行区七宝镇九星村。紧接着7月16日,在由上海市法学会主办的“建设社会主义新郊区新农村———农民土地问题研讨会”上,九星村以非农用地兴建市场村,建立了富民强村长效机制的成功经验,成了专家们的热点话题。大家认为,九星村的实践在农村特别是在大中城市近郊,具有典型意义。$$    穷村十年写辉煌$$    当年九星村穷得丁当响,1994年负债率还高达$$    84%;到了去年全村净利润1.8亿元,原来平均年收入不足3000元的有劳动能力的村民,成了综合市场的管理者,平均年收入达到35000元。$$    九星村原有土地4700亩。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在上海城市总体建设规划中,被征收征用3100亩,尚剩余非农用地1600亩。这个村当时在七宝地区穷得出名的3700多名村民,在村党支部的带领下,自199...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解放日报2006-08-13
《乡村科技》2017年18期
乡村科技

三弓村脱贫纪事

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三道镇三弓村,是典型的海南准入门槛,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定了生产总量,防止产能中部山区黎族村庄,虽紧邻国道、交通便利,但山多地少,过剩、卖难价跌。同时规定,扶贫资金以项目量化,以贫经济结构单一。全村823户3 169人,目前仍有96户359困户需求而定,问需于群众,而不是以扶贫干部的意志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决定。三弓村山多地少,森林覆盖率超过86%,村民的主要三道镇政府每周都会召集企业负责人及村“两委”干收入来源不外乎橡胶、槟榔和冬季瓜菜,连续多年橡胶价部开扶贫项目推进会,现场处理解决扶贫项目推进中的格低迷造成弃割弃管,是影响村民收入的主要原因之各种问题。一。田洋最大不过几百亩,农业做规模做不过别人,只能“只有企业动起来,村民才能最快见到效益。”王书军从特色上做文章。直言,开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全力推进产业扶贫项目三道镇是海南的旅游重镇,境内有槟榔谷和呀诺达进展。通过集中讨论比较,改变个别基层干部不作为、不两个5...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学理论》2013年15期
学理论

浅谈云南芭蕉箐村民收入与消费情况

芭蕉箐村隶属于云南省昆明市石桥村委会,是石桥村委会下所辖的七个自然村寨之一。芭蕉箐坐落在半山腰上,海拔1800多米,属于低纬高原季风气候区。当地冬无严寒,夏秋湿热,冬春干冷,干湿分明,年均气温16.4℃,气候舒适宜人。芭蕉箐共有39户,131人,全村皆为苗族。同大部分农村居民的生活一样,芭蕉箐村民主要依靠旱地种植和家畜养殖,来获取他们的生活资本。但是由于当地有限的自然条件、地理条件和社会条件,芭蕉箐村民的收入水平很低。一、芭蕉箐村民基本收入来源1.农作物是最重要的收入。在芭蕉箐,能带来经济收入的主要农作物有:玉米、洋芋、水稻、麦子、红薯,还有一些蔬菜。在这其中能够带来收入的作物,主要还是玉米、洋芋和红薯。因为这几种农作物的收成相对稳定而且种植条件比较适合当地的自然和地理条件,所以在芭蕉箐村民的观念中,但凡问及“家里都种了什么”之类的问题,他们的回答基本上就是“玉米、洋芋、红薯”。当然村民们也会种植一些其他的农作物,比如水稻、麦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四川党的建设》2017年08期
四川党的建设

以鱼为媒 党支部铺就致富路

区永兴镇丹土村村民无比自豪。丹土村曾经是出了名的后进村,一直以来村上虽有养鱼的传统,但单家独户养殖存在品种杂乱、育苗成本高、鱼塘管理不规范等问题,导致销售难、效益低,村民收入一直上不去。要改变这一现状,永兴镇党委认为,必须发挥党组织的引领和党员干部的示范带动作用,做给村民看,带着村民干。在永兴镇党委指导下,永兴水产养殖技术协会成立了党支部,通过整合资源、凝聚合力,深入实施“三个引领”,成功打响“丹龙”水产养殖品牌,实现协会年销售收入达2亿元,村民人均年收入超过3万元。观念引领定方向“前些年,村上群众固守传统养殖观念,基本上是看天吃饭,群众养殖热情不足,但凡有点知识和能力的青壮年都选择外出务工。”协会党支部书记李成龙感叹道。永兴水产养殖技术协会党支部成立之初,就决定把养殖产业发展起来,让外出的青壮年“回流”,既能照顾家庭,又能在家赚钱。协会党支部多次组织党员干部和村民代表开会讨论,认为必须改变传统养殖观念,走科学化、规范化、品牌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大建设》2018年12期
人大建设

创新发展 产村相融 多元带动——谷瑶村创新脱贫攻坚路径调查

伊川县高山镇谷瑶村是省定贫困村,距镇政府所在地2公里,耕地面积1100亩,全村478户1702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83户372人(包含稳定脱贫不享受政策34户151人)。2015年之前,该村村民收入主要以小麦、玉米等传统农业种植为主,人均年可支配收入仅2700元,村基础设施、产业发展、集体收入均滞后。为破解这一难题,自2015年党中央发出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号令以来,村两委提出了“建立一个基地、支持一群示范户、带动一个产业、致富一方百姓”的发展思路,走出了一条“创新发展、产村相融、多元带动”的脱贫攻坚路径,2016年实现贫困村脱贫退出,为贫困村脱贫攻坚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实践经验。改善村容村貌,为脱贫攻坚提供接础条件2015年以来,高山镇谷瑶村坚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硬”,充分调动了贫困村民脱贫致富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在硬件上,采取“统一规划、全面覆盖、分布实施”的方式,通过多方筹资,2015年以来投入资金600余万元,完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四川党的建设》2017年24期
四川党的建设

“三社融合” 撂荒坡成“聚财地”

“以前田土上到处都长满了杂草,地就那么荒着没人种,村民收入也少得很,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蓬安县巨龙镇羊角嘴村党支部书记何继明指着眼前的这片土地对记者说道,“但现在我不担心了。虽然村还是那个村,地也还是那块地,但情况已经大不一样了”。原来,羊角嘴村的村民在2013年发起了一场变革,由村集体领办,成立了土地股份合作社、种植专业合作社和农机专业合作社。经过4年的探索实践,曾经的“荒田”变成了如今的“抢手田”,农田产出的低效益变成了高效益,村集体经济收入水涨船高。?土地撂荒怎么办 整合资源创新经营模式过去的羊角嘴村,是一个典型的撂荒村。长期以来,村民们“守土而居”,起早贪黑种植水稻、小麦等传统农作物,但也只能勉强糊口,增收致富对他们来说就是奢望。迫于生计,村里的年轻人选择了外出务工,渐渐地,村里的土地开始大面积抛荒。“全村耕地有747亩,2013年4月以前,土地撂荒400多亩,占总耕地面积的54%。田土多劳动力少,耕种实在无能为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