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有多少金庸剧可以重拍?

最新版的《神雕侠侣》还在荧屏热播,更新版的《射雕英雄传》又已开始在横店搭景拍摄。今日荧屏,梁朝伟版的“韦小宝”和陈小春版的“韦小宝”两部《鹿鼎记》正在同一时间不同频道叫板,而张纪中的《鹿鼎记》也正声势浩大地开始了筹拍。$$    铁打的“金庸”,流水的“金庸剧”。看这些长着不同面孔的“江湖儿女”讲述一个模子刻出的江湖事,一个大大的疑问也打在了观众的心中:金庸剧为何没完没了?$$    两年后的版权已在谈$$    这次正在横店搭景拍摄的电视剧《射雕英雄传》,并非出自有“金庸剧专业户”之称的张纪中之手。3年前,张纪中的李亚鹏版“郭靖”让人觉得还是眼前的事。但是如今更加新鲜的胡歌版“郭靖”,将在不久后出炉。$$    尽管手中拿着最新版的《射雕英雄传》拍摄版权,执导此剧的导演李国立也不由感慨:“金庸的电视版权是两年一卖,现在已经有人排在我后面,等着洽谈两年后的‘射雕’版权了。”$$    一番话道出金庸剧的现状:没有“最新”版,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解放日报2006-08-20
《博览群书》2019年06期
博览群书

《金庸往事》

《金庸往事》是一部回忆金庸先生的随笔集。作为一名铁杆金迷,沈西城可谓是人生赢家。他不仅先后三次见过偶像金庸并与之交谈,还收到了金庸的亲笔书信(书内含图)。此外,沈西城与倪匡、胡菊人等金庸交际圈的朋友们,私交甚笃。得此天时地利人和,他以曲笔描述金庸事迹便顺理成章。《金庸往事》从创作、事业、爱情、朋友四点落笔,侧面描写金庸往事。金庸是如何在事业如火如荼之时还能虔心创作传世佳篇?作者亲身采访金庸,为你揭秘。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杭州(周刊)》2019年27期
杭州(周刊)

我所认识的金庸

“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读者”,金庸本名查良镛,他的武侠小说雅俗共赏,老少皆宜。金庸不光是浙江人,跟杭州更有不解之缘。工作结缘:重友情的金庸回杭州工作。为此,金庸先生在世宁市袁花镇新伟村的赫山房,这是1994年4月,浙江省政府领导贸饭店专门设宴请我吃饭,还为我一座一共五进、有着九十多间房屋在黄龙饭店宴请金庸先生,我因工题写斋名“和静轩”。的大宅院。作关系与金庸结缘。机缘巧合,两我最后一次见他,已是8年前金庸的祖父查文清,是光绪年后,我调任海宁市市长,成了金的2011年。元旦过后,我赴香港办十二年进士,曾任丹阳县令。父亲庸先生的父母官,也增加了我们的事,金庸先生和夫人于香格里拉宴查懋忠,又号枢卿,与茅盾是中学接触、交往机会。金庸先生几度回请我们一行,席间,他为我即将出同学。母亲徐禄,是徐志摩的堂姑妈。海宁省亲观潮,我都参与了接待。版的散文集《人间有味》题写书名,1938年底,日寇南侵,查家举1998年4月下旬,我赴香港公干,...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青年教师》2016年09期
青年教师

一个人,一支笔,年赚百万,金庸迷六神磊磊为何爆红?

采访微信公号大V六神磊磊的地方,是重庆渝北一家静谧的咖啡厅。这是他经常出没的场所。他常宅在这儿写稿、读书。每日下午2点开始,咖啡厅的一个角隅,一杯茶、一部手机和一台电脑,他开始用文字与世界对话。屋内飘着悠扬的轻音乐,任凭迸发的灵感思绪穿梭于微隙的气息,舒缓,漫长,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他时而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时而在笔记本上勾勾画画,一篇篇把社会热点绑上金庸作品解读的文章就这样流传……咖啡厅外,这么一个靠码字为生的文人,靠一个微信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在互联网上声名鹊起,享负盛名:粉丝50万,爆款文章阅读高达100万+,一条公号的收入十余万,年收入上百万。什么时候写字能这么挣钱?微信公号大V、骨灰级金庸迷、花露水、磊神、嗜书狂、网红、专栏作家……自从红了以后,六神磊磊被贴上很多标签。但放在两年前,没做公号前,知之者甚少。正如金庸原名叫查良镛,六神磊磊是网名,他本名叫王晓磊,江西人,标准的80后。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侠小说。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上海采风》2019年04期
上海采风

我不是“金庸的秘书”

媒体冠我以“金庸的秘书”“金庸的代言人”“金庸的亲信”的名衔,对此,我不敢掠美。我为此发表过无数声明、澄清启事,甚至对每一位来访者和电话访问的传媒记者一再表白:我既不是“金庸的秘书”,也不是“金庸的代言人”,金庸是我的前辈,我顶多可以说是“金庸的小字辈朋友”。第一份手写聘书过去不少传媒朋友问我,是怎么进入《明月》,我说是受到金庸文化理念的感召。这是实话。上世纪的某一天,金庸让董桥打电话给我。董桥说:“查先生要见你。”我听罢有点意外,也有点兴奋。在此之前于《明报》副刊写了一个每天的专栏外,与查先生大都是在文化聚会上遇见。他是公众人物,我不过是文化界晚辈,大家只是点头之交而已。且说我诚惶诚恐地跑到当年北角旧明报大厦查先生的办公室,查先生与董桥已坐在那里。查先生与我寒暄过后,让我坐下稍候片刻,他则移步到办公桌去伏案写东西。时间像墙上挂钟发出的嘀哒声,一秒一秒地过去,空气静寂得像凝结了。为了打破这闷局,我偶尔与董桥闲聊几句,都是不着边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资源导刊》2018年12期
资源导刊

谁的青春不金庸

一直以为,金庸先生如他的武侠一样,是个不老的传说,然而先生竟走远了。中学时,我痴迷金庸小说,四处借着残缺凌乱的书去读。即便手头的零花钱不多,我也愿意花5毛钱的“巨款”租书看。工作后,有了工资,有了书柜,我毫不犹豫地买了金庸的整套武侠作品,既是阅读,也是收藏。之后,每有金庸小说被改编成电视剧,我也是每剧必追。有时候,还想像着自己是小说里的某位人物,悲喜恩仇,山川林河,快意江湖。金庸先生的小说里,刻画了许多大英雄、大人物,也有很多悲情却可爱的小人物。梅超风偷了师父的九阴真经,畏罪潜逃。此后她的人生目标便成了报夫之仇、师之恩。梅超风一袭击,用生命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孤傲如黄老邪,抱着梅超风的尸体说:“超风,你这是何必呢?”梅超风终于回到了她梦寐以求的桃花岛。还有一个悲情人物,同样让人感叹。李莫愁一生为情所伤,性格扭曲,滥杀无辜,祸害师门。但这样一个怪物,却用自己决绝的方式,捍卫了对爱情的忠贞。李莫愁中了情花之毒,无药可救。她每思念情郎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