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日美同盟:强化之余还会谋求平衡

安倍为首相的日本政府将进一步加强日美同盟关系,这是可以预见的。日美同盟是战后日本外交三大支柱之一,尽管冷战结束后,日本国内曾一度围绕日美同盟是否必要展开讨论,并提出美日欧三驾马车主导国际新秩序的构想,但美国霸权走强和日本国内经济衰退,使日本政府选择了进一步加强日美同盟,谋求全球性政治大国地位的战略方向。1996年、1997年,日美两国先后发表《联合宣言》、《共同防卫指针》,这标志着冷战后日美同盟“再定义”的完成。$$    2001年小泉出任日本内阁首相后,将强化日美同盟作为外交第一要务。不仅第一次出访即到美国,5年任期内更是与美国总统布什7次会面,两人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关系;而且在国际事务上全力支持美国的政策主张,积极配合美国在亚太地区进行的军力部署调整,甚至派兵参加美国发动和领导的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海外战争,并试图建立以日美同盟为中心、囊括亚太地区美国各盟国的“亚洲版北约”。日本政府的战略意图一方面是“借船出海”,依托日美同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解放日报2006-09-26
《黄海学术论坛》2016年02期
黄海学术论坛

日本安倍政府的东北亚战略

东北亚是一个地理概念,即亚洲东北部地区,为亚洲一东亚所属的次区域,影响该地区局势变动的主要国际力量包括中国、美国、俄罗斯、韩国、朝鲜与日本。东北亚地区的战略格局及其走向受制于这诸多力量间的博弈,日本是能够对东北亚地区秩序变动产生影响的重要国际力量之一。日本影响地区秩序的杠杆主要包括:其一,日本的地理位置赋予它的自然优势。其二,日本巨大的经济体量所产生的辐射力使域内国家不可忽视其地区性影响。其三,日本作为美国的盟友及美国在亚洲重要军事基地承载者的双重身份,赋予日本“任性”的资本。其四,日本现有的及更为强大的、潜在的军事能力,加之当前日本极力追求强化军事能力的强烈欲望和政策追求使其成为影响地区格局的重要力量。其五,日本与周边国家间的诸多历史积怨和历史问题具有引发地区纠纷的可能,这种纠纷也将影响地区走势。因此,在东北亚地区秩序诡谲多变的背景下,探究日本的东北亚战略及其走向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本文从分析自安倍晋三组阁以来日本对外战略的整...  (本文共21页) 阅读全文>>

《祖国》2017年07期
祖国

中美世纪博弈,日本如何选择?——察哈尔学会举办专题研讨会

——察哈尔学会举办专题研讨会自从奥巴马政府实行“重返亚太”战略以来,东亚就不再平静,中美日韩之间各种矛盾不断。虽说主要是中美在博弈,但是毕竟日本本身也有相当的实力,现在的形势逐渐变成中日美同时出现在牌桌上。日本由于有自身的实力做支撑,越来越想摆脱美国的控制,成为正常国家,并且遏制中国的崛起,成为引领亚洲崛起的旗手;美国出于遏制中国的意图,放任日本发展,但同时又对日本的实力有所忌惮,而不肯完全放手;中国出于应对美国遏制的目的,以及顾及中日之间巨大的经贸往来,内心一直想拉拢日本,但是由于两国之间的历史原因,以及对日本实力和野心的防范,中国对待日本时心情也极为矛盾。总而言之,日本成为中美博弈之间一个极为关键的因素,3月22日,由察哈尔学会主办的“中美世纪博弈,日本如何选择?”圆桌会在北京举行。《日本梦》作者国防大学教授刘明福大校,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日本青年学者加藤嘉一对中美日之间波云诡谲的关系做了解析。日本为什么重视日美同盟加藤嘉一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祖国》2017年07期
《中国报道》2010年02期
中国报道

日美同盟纵横论

以日美安保体制为核心的日美同盟,可被视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同盟之一。2010年,在《日美安全保障条约》修改50周年之际,日本外相冈田克也与防卫相北泽俊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与国防部长盖茨四名“日美安全磋商委员会(2+2会议)”成员于1月19日联名发表了共同声明,表示日美安保体制在21世纪将“为维持日本安全及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两国将进一步深化在广泛领域的安保合作。如今,国际格局正在经历着深刻变革,日美两国政府均表示出将进一步强化彼此间同盟关系的意愿。对此,总结日美同盟发展的基本趋势,分析日本在日美同盟框架下的军事大国化倾向,并探讨日美同盟对中国周边安全的诸多影响,对中国的国家利益有着重大的意义。日美同盟的三大趋势从日美同盟的历史演变进程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日美同盟的发展呈现出“全球性”、“对称性”与“冲突性”三大基本趋势。日美同盟不断探索“全球性”。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日美同盟即开始被赋予“全球性”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国际问题研究》2005年02期
国际问题研究

日本的"自主防卫"与日美同盟发展趋势

自主防卫是日本脱离美国、脱离日美同盟的独立倾向在军事领域的表现。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日本就出现了“与吉田茂国防建设思想相对立的关于国家防卫问题的政策主张—自主防卫论”,川即主张废除日美安全保障条约,重建军队,依靠自己的力量保卫国家。但由于在当时环境下,这一主张不符合日本国家战略目标而被否定。随着日本实力的增强,其力图摆脱美国控制的独立意识也越来越强。冷战后,虽然日美同盟日趋强化,但日本追求防卫自主的步伐却没有减慢。日本力图在实现防卫自主的前提下发展与美国的关系。日本防卫自主倾向的加强将对日美关系及日美同盟的发展趋势产生重要影响。一日本防卫自主化的突显 日本增强防卫自主化是从军事“硬件”与“软件”两方面着手进行的。所谓“硬件”是指日本加强自主防御体系的建设。 (一)基本建立了可以单独抵御外敌的独立防务力量 自1954年自卫队正式成立后,日本就不断地扩充军事力量。经过四次防御力量发展计划的实施,日本的基础防卫力量初步建立。此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当代亚太》2000年10期
当代亚太

冷战后日美同盟关系的三大趋势

冷战的结束 ,意味着以美苏对峙为基轴的两极格局发生根本性变化 ,世界进入多极化并重建国际新秩序的过渡时期。为适应世界形势的重大变化 ,日美两国如何继承冷战期间的最大遗产——同盟关系 ,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国际战略格局的未来走向。本文从冷战后日美双边关系的调整实践入手 ,指出日美同盟关系正呈现出“全球性”、“对称性”与“冲突性”的三大发展趋势。“全球性”日美同盟关系的初步探索冷战期间的日美同盟关系是以苏联威胁为前提而存在的 ,形成了一种在政治、经济、军事及安全等各个领域密切合作的双边关系。90年代初期 ,日美两国在对外失去主要对手、对内彼此矛盾加深的情况下 ,面临着决定同盟命运的历史抉择。日美同盟关系向何处去 ?对此日美两国政府都认识到 ,同盟关系必须适应冷战后世界形势变化的要求。由于日美两国有着广泛的共同利益及相同的价值观念 ,推行“全球民主化”、实现以西方模式一统天下的“自由世界大家庭”便成为新时期促动日美结盟的核心目标 ,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