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反垄断法》是否会抑制企业做大做强

问:十届人大常委会第29次会议,日前审议通过了《反垄断法》。有人担心,反垄断法在防止经营者过度集中形成垄断的同时,也可能不利于国内企业通过依法兼并做大做强,提高产业集中度,增强竞争力。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安徽合肥龙河路 徐成昀$$答:反垄断法,是市场经济国家为规范市场竞争行为、维护市场竞争秩序而制定和实施的基本法律规则。其任务是,反对非法的限制竞争行为,维护自由公平的竞争机制和经济活力,进而增进消费者的福利。在一些国家,反垄断法被称为“经济宪法”、“市场经济的基石”,可见,制定这部法律对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价值。$$各国的反垄断法,在实体制度上一般由禁止垄断协议、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控制经营者集中三个基本方面组成,同时也包括某些合法限制竞争的例外或者豁免的规定。这就是通常所说的经济性垄断的规制制度。而在我国以及其他一些经济转型国家,反垄断法还有一个重要的内容,即禁止行政性垄断的制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解放日报2007-09-10
《福建茶叶》2019年04期
福建茶叶

简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1我国关于市场支配地位的概念在介绍相关内容之前,我们首先要明确的是市场支配地位的概念。欧共体委员会对此的定义是:“一个企业如果有能力独立地进行经济决策,即在决策时不用考虑其他市场参与者的情况,那么它就是一个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企业。同时如果一个企业通过技术秘密、取得原材料和资金的渠道以及其他重大的优势如商标权等,能够决定相关市场大部分的价格,或控制生产和销售,这个企业就处于市场支配地位。”[1]美国反托拉斯法原则上不使用“市场支配地位”这一词,而是使用垄断势力或者市场势力[2]。而根据我国《反垄断法》17条第二款的内容,所谓市场支配地位,是指经营者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的市场地位。由此可见,市场支配地位是指市场经营者的一种能力,这种能力是指经营者在市场中对交易条件和市场进入的控制和影响能力[3]。2市场支配地位以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与不足2.1市场支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工业学院学报(综合版)》2019年03期
黑龙江工业学院学报(综合版)

澳大利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之立法刍议

一、澳大利亚反垄断法规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概况澳大利亚反垄断法对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规定最早确立于《1974贸易实践法》的第四十六条。但是,直到联邦最高法院在1989年就Queensland Wire Industries Pty Ltd v Broken HillProprietary Co Ltd①做出的判决中首次提出明确的司法审理标准前,全澳法院在审理有关市场支配地位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案件时,均没有明确指引。因此,有人认为联邦最高法院就该案例所做的判决为全澳法院在适用第四十六条时提供了一个清晰明确的框架。[1]但事实上,对第四十六条的适用非常复杂。在实践中,要区分一个激进的并且可以起到损害或排除其他竞争者的合法行为与一个起到同样作用但是却是非法行为是非常困难的。第四十六条并没有禁止激进的并且可以起到损害或排除其他竞争者的合法行为,因为澳大利亚立法者认为,这是市场竞争中合理的并可以预见的结果。因此,在随后的司法实践中,澳大利...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9年15期
法制与社会

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分析框架

2008年《反垄断法》出台以来,越来越多的反垄断民事案件被纳入到本法调整范畴。权威数据显示,与市场支配地位滥用行为有关的民事纠纷在反垄断民事纠纷案件中占据主流地位。随着此类案件的增多,相关法律规制和司法实践也出现不少问题,一方面不少案件,如盛大网络案、中国移动案等,本身就不应适用《反垄断法》,属于反垄断伪案,但却被纳入到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范畴进行处理;一方面随着社会发展,许多新型案件不断出现,如奇虎360诉腾讯案、粤超诉广东足协案等,对司法实务中认定市场支配地位滥用行为具有一定借鉴意义;随着司法改革的进行,法院判决文书被要求详细地说明判决理由、推理过程,这也要求理论和实践进行更大程度的对接。因此,本文试运用请求权基础分析方法,结合理论和实践,构建起审理和认定市场支配地位滥用行为的框架。一、相关市场的界定关于市场支配地位,中国现行反垄断法作出如下界定:市场经济主体在所属市场范围内具备对商品数量和价格的控制能力或其他经营条件,亦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江西理工大学学报》2017年06期
江西理工大学学报

论刑法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规制

2016年11月16日,国家工商总局认定,利乐集团凭借其在市场多个领域的支配地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的有关规定,对利乐集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违法行为处以6亿余元人民币的处罚。利乐集团的行径和结局除自身对我国法律认识不足外,与我国对滥用市场支配相关法律不完善和反垄断法缺乏足够的威慑力有着必然的联系。目前,我国法律仅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规定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刑事责任缺失导致《反垄断法》的实施效果大打折扣。在我国法律体系中,刑法除了具有自身独立的法律功能外,刑法制裁方法的严厉性实际上决定了刑法能够成为其他法律的保障法。刑法的保障功能未能发挥,导致利乐集团多次违反《反垄断法》的规定,给相关市场上的消费者和经营者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据此,文章认为有必要从现行法律体系出发,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进行刑法规制。一、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定义及其认定(一)市场支配地位的定义欧共体对市场支配地位的定义是:企业在不用考虑其他市场主体情况下...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郑州师范教育》2017年06期
郑州师范教育

试论大数据企业“市场支配地位”认定规则的困境及重构

大数据是互联网时代发展的产物,具有广阔的商业前景,其发展规模逐渐扩大并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1]。在大数据背景下,对相关企业“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是规制大数据企业垄断现象、推动大数据企业发展的重要前提。有关大数据开发和利用的研究最早起源于美国等西方国家。目前为止,有关大数据的概念没有一个确定定义。美国麦肯锡公司(研究大数据的先驱)在其报告《Big data:The next frontier for innovation,competition,and productivity》中指出大数据是指存储量十分巨大的数据库获取、管理、分析数据能力的数据集。大数据作为一种新型资源,成为人们竞相争夺的交易对象。随着大数据交易的应用及普及,数据资源的价值逐渐得以发现和挖掘,数据交易规模也在逐渐扩大并且数据交易也在集中,某些企业在大数据市场交易中逐渐取得支配地位。大数据企业“市场支配地位”是指大数据经营者凭借自身在市场上所拥有的特殊地位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