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略谈唐宋壁画

由元代永乐宫壁画说起$$    唐、五代、北宋是殿堂壁画和寺观壁画的兴盛时期,当时画家创作了无数宏大精美的人物壁画和山水壁画。这些艺术精品随着古代建筑的毁灭,成为中国美术史上一道逝去的彩虹。今天,我们常扼腕痛惜古代巨幅壁画的湮灭,难以追寻唐宋绘画这些辉煌的艺术成就。山西永乐宫三清殿壁画《朝元图》是现存元代寺观的人物壁画,高四米多,横九十多米,规模宏大,画各方天神、地祗二百八十余朝谒“三清”,大型人物高达三米,线条遒劲流畅,色彩绚华明丽,技法继承唐末传统,还多少保留了唐宋寺观壁画的规模。今天,我们参考传世吴道子《送子天王图》及武宗元《朝元仙仗图》,还是可以想象出唐宋时期人物壁画的宏伟场面。那么,五代宋代寺观和宫殿山水壁画又应是何等风貌呢?史载南宋以前至唐山水画家大都擅长山水壁画,史料中也不乏五代、两宋画家有关山水壁画的记载。以南宋萧照为例,萧照曾在四堵三丈高的粉墙上作壁画,他的山水画“能使观者精妙如在名山胜水间,不知其为画耳。”壁...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解放日报2009-11-29
《中国美术馆》2018年02期
中国美术馆

《临郭熙〈早春图〉》

5(选自:自我有乾坤——吕寿琨与早期水墨运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艺术品鉴》2017年03期
艺术品鉴

郭熙山水画的创作观在写生山水的应用

一、写生和理论中的经营位置郭熙在《林泉高致》中说:“学画山水者何以异此?盖身即山川而取之,则山水之意度见矣。”这里的“身即山川而取之”走进自然,靠近真山真水,他认为直接的观察,才能发现自然山水的美。叶朗从美学的角度认为对于创作者来说,不仅要发现审美的自然,而是要创造审美意象,而这种意象也就是对景造境,想要造境就要走进自然,对自然景物加以观察,画家们对自然山水的创作要从多角度的取观察,“山形步步移,山形面面看”,观察的角度不同,自然景物也就不同,不同的时间,气候自然景态也不一样,这一思想对后人的影响很大,明代的王履也注重写生,登到华山的顶端也要随身带着纸笔,遇见壮观的景象加一描绘,石涛也走遍黄山,搜尽奇峰打草稿。古人走进自然,表现心中的景物,寄情于山水,我们现代的写生是走进自然,向自然学习,在通过古人对自然理解,把临摹和写生相结合,向李可染所说,我们要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在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在写生面对自然山水在画面中如何去描绘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美术界》2017年01期
美术界

郭熙《早春图》的视觉性与神宗朝文人心态

郭熙,河阳温县(今河南温县)人。宋神宗熙熙的这种心理诉求及借助于视觉象征的表达方宁元年朝进入翰林图画院,神宗时擢升为画院式,与他同时期的郑樵、释华光等也有相似的论待诏。据《画继》所载,郭熙善于画“烟云变灭之述。郑樵在《论图谱》中说“:非图无以知本末法景”,所绘山水“千姿百态”,而且作画速度非常有制,非图无以定其制爵有班,非图无以正其快“一挥而成”,因此深得神宗皇帝喜欢。在神班,有五刑、有五服,五刑之属有适轻适重,五服宗朝,郭熙不仅为翰林待诏直长,负责考校天下之别有大宗小宗权量,所以同四海规矩,所以正画生,而且传说神宗朝时皇宫、行宫、驿站,乃至百工,五声八音十二律有节,三歌六舞有序寺院的屏风与壁面都曾挂着他的画。……”释华光的《华光梅谱》:“梅有高下尊卑之《早春图》创作于1072年,画面上留天,下别,有大小贵贱之辩……”郭熙的这种心理诉求留地,主景居中,这种构图方式是对隋唐以后的不仅仅只是艺术家的专利,而是整个时代的文全景山水绘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时代青年(悦读)》2017年03期
时代青年(悦读)

看见四季的表情

一座山,一条河,去过一次就懂得了吗?看山游水,四时不同,所蕴含的寓意不同,你所感受到的情致自然不同。北宋著名山水画家郭熙有一说法,叫作“春山烟云连绵,人欣欣;夏山嘉木繁阴,人坦坦;秋山明净摇落,人肃肃;冬山昏霾翳塞,人寂寂”。春天山间有烟云,烟云起时,人心中就有一种欢欣,随着烟云一起升腾;夏天山上枝繁叶茂,阴凉之处,有一种磊落,人也坦然;秋高气爽,山间落叶飒飒,置于其中,心中有肃穆之感;冬天的山,虽是枯色,恰恰使人能在寂寞中感受到悲怆的辽远。山的四时都是有表情的,如同人的心境。春山如笑,夏山如怒,秋山如妆,冬山如睡。春山如笑。你相信一座山峦会绽放笑容吗?花开了,鸟叫了,万物复苏了,流水叮叮咚咚,你不觉得这是春山的笑容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上海采风》2017年04期
上海采风

纪录片《工厂青年》的“零件美学”

郭熙志的纪录片《工厂青年》(郭熙志编导,深圳渡口文化传播公司出品,2016.9.)一开始,采用了一种标准化的官方新闻报道的镜头语言,看上去仿佛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新闻电影制片厂出品的,有关社会主义国营企业的工业生产的新闻报道。很显然,郭熙志熟悉这种语言。他曾经在官方电视台工作过相当长时间,负责报道官方新闻。在官方新闻编导生涯中,郭熙志亦曾以独立编导的身份,拍摄过诸如《渡口》《典型》等纪录片。郭熙志早期纪录片在视觉语言方面以个性鲜明著称,他常常选择反叛性的题材和主题,以一种讽喻性的语言,表现现实生活的荒诞性。其批判性锋芒毕露,语言犀利尖刻,俨然一位以摄像机为工具的社会批评家。但这一回,郭熙志则扮演了一回社会学家,他带领一个摄制小组,进驻到位于深圳的康佳集团属下的一个工厂,在一个负责手机组装的车间与工人一起工作、生活达七个月之久。以摄影机为工具,对一处工厂的青年工人的生存状况进行了一场近乎严格学术意义上的田野调查。缓缓移动的镜头,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