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春节返乡的知识传播意义

春节长假期间,数亿人次的跨区域流动是中华大地上的一道特殊景观。从经济学和知识管理学的角度看,伴随着人口流动的是信息的交流和知识的传播。在这超大规模的人口流动中,尤其值得提到的是返回处于欠发达地区的家乡探亲过年的群体。这一群体又大体可分为三类,一是在外求学的大学生、研究生;二是已在外成家立业的所谓成功人士;三是外出打工的民工。$$   按照新经济增长理论,这一群体会带来知识的扩散和传播,从而会促进当地的经济增长。同时,中国人的春节情结使得许多人在春节期间都在走亲访友、品茶欢宴、促膝交谈。他们谈论外地的习俗、打工的经历、学习的技艺等等。于是,春节期间成了一个信息交流的超大平台和知识传播的超大课堂。$$   虽然手机、电话、电脑网络等通讯技术的发展使得信息的传播更便捷、迅速,但它们永远也不能替代面对面的信息交流。信息分为标准化信息和非标准化信息,前者指的是政府、企事业单位等通过媒体正式发布的信息,后者指的是无法通过媒体传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解放日报2010-02-04
《中华儿女》2017年02期
中华儿女

都匀 向春节返乡人员送温暖

春节将至,都匀市文明办、共青团都匀市委等单位联合在都匀地区人流聚集地方开展2017年春节返乡人员送温暖志愿服务活动。活动中,广大青年志愿者用热情服务社会,用行动传播爱心,树立了良好的都匀及志愿者形象。活动从2017年1月7日开始,至20日结束。青年志愿者们利用双休时间在都匀火车站、都匀客运总站、都匀城南客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农村工作通讯》2019年07期
农村工作通讯

乡亲们的“五问”——己亥年春节返乡调研掠影

2018年,乡村振兴战略全面开局、有力推进,农业农村全年发展亮点频现。作为一名“三农”舆情分析师,笔者从互联网上感受到了舆论对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称赞与期许。2019年2月,利用春节返乡之机,笔者走访了家乡鲁东南Z市的部分农村社区,就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与乡亲们进行讨论交流。乡亲们对乡村振兴战略表示衷心拥护,热情洋溢地介绍了农村的可喜变化,也反映了一些现实问题。总体看,可归纳为“五问”。一问“钱袋子”:产业如何兴农富民?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中之重。产业强,乡村振兴才会底气壮。近年来,Z市以农村社区打造为抓手,发挥农业产业化、农村社区化优势,大力促进农村集体经济发展,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农业产业基础。该市屡次获得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全国生猪调出大县等荣誉称号,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已达18670元。调研中,乡亲们表达了靠产业勤劳致富的愿望,对当前的收入水平表示“凑合”。但问起赚钱的生计,无论是务农还是打工,大家普遍心气不足。乡亲...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意林(原创版)》2012年03期
意林(原创版)

奶奶达人

春节返乡,邻居家的小男孩穿了件蓝色革衣,上面华丽地缝了3个字母人TM。我知道革衣是他奶奶做的,为的是防止他弄脏里面的小棉袄。可是奶扔怎么会知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乡村发现》2018年05期
中国乡村发现

乡村振兴战略是一剂治愈乡愁的良药

■张祚本近年来,“春节返乡笔记”成为每年春节期间独特的舆论现象。2015年春节期间,上海大学博士生王磊光一篇题为《近年情更怯,春节回家看什么》的文章引爆网络,“返乡笔记”因此成为舆论焦点。从监测情况看,在经历了2016年的火爆、2017年的反思之后,2018年“春节返乡笔记”依然牵动人们神经,备受舆论关注。一、“春节返乡笔记”舆情探源追忆故乡、诉说乡愁是中国自古有之的文学现象。对于故乡,中国人既有“何人不起故园情”的思乡愁绪,又有“少小离家老大回”的归根情结。在古代文人士大夫心中,乡村是“根”,是“魂”,是一个诗酒田园式的美好存在。近百年前,“乡村危机”“乡村破产”等成为当时知识界舆论共识,以梁漱溟、晏阳初等为代表的知识分子积极投身乡村改造运动,为改变乡村衰败面貌努力。李大钊发表《青年与农村》一文,发出“青年到农村中去”的号召。鲁迅创作了《故乡》《社戏》等小说,刻画了立体生动的乡村世界,成为耳熟能详的返乡名篇。20世纪三四十年代...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星火》2019年03期
星火

除夕

一想到今年是自己三十多年来第一次独自过春节,她心里就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多少年了,这是她第一次置身春节返乡大潮之外。终于熬出来了,她感到一种解脱,觉得身轻如燕。所有与春节回家相关的事物,比如买礼物,比如走亲戚,要给家人带哪些药,担心药是否有假,等等,都不用再烦恼了。当然,她同时也有点罪恶感,因为是父亲不在了,家散了,才不需回去的。难道父亲在时每年的回家就不愉快吗?难道家散了就一身轻了吗?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她思绪有点乱,一时也理不清。天上不觉漫起了蒙蒙细雨,脸上丝丝的湿凉。街上已没什么人了,都像自己一样提前下了班,但他们是缩回家,或依旧在漫漫的回家路上。这么多年来,每天上班急匆匆,下班回家急猴猴,好像从来就没空在这附近走走。她突然想撒欢疯跑,想在街上连翻十八个筋斗,或者对着黄浦江大喊大骂。街上空了,写字楼空了,天空了,一种春节前特有的空城市景。人车稀少的公路显得笔直爽快,好像熬了一整年,终于可以伸展一下腰腿了。路口交通灯红绿黄的...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星火》2019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