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博问政”促进政务公开透明

日前,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在腾讯网实名开通微博,成为我国首个开通微博的省级党委书记,也是目前拥有微博的级别最高的干部。张春贤“触网”受到了网民的“热烈欢迎”,目前已经拥有15000多名“粉丝”,收到评论2600多条。$$   官员上微博,其实由来已久。而近来,越来越多的官员开始使用微博。专家指出,微博作为一种网络工具,有助于密切政府与群众的关系,促进政务公开透明。$$  苏浙官员团队开微博$$   在浙江、江苏两省,官员上微博早得风气之先。在张春贤之前,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奇就被认为是职务最高的微博开通者,“粉丝”超过10万人。在他的带动下,浙江干部兴起“微博热”,知名者包括嘉兴市环保局局长章剑、舟山市组织部部长张兵、杭州市卫生局局长陈卫强等。江苏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文化厅厅长章剑华则是开微博的江苏官员中职务最高者,迄今已拥有超过12万粉丝。南京市委宣传部网宣处处长潘涛、新闻出版处处长张建军、泰州市委秘书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解放日报2011-03-16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善治理论视角下的微博问政研究

当前,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利益主体多元,社会矛盾凸显。但在现实社会中,利益诉求表达机制、矛盾调处机制还不完善。因此,人们转而求助于发达的虚拟网络来表达自己的权利意识和政治诉求,这就是近年来所兴起的网络问政。而作为网络化媒体的一种——微博,更是凭借快速、便捷、互动、自由、开放、共享等特点迅速成为网络问政的新兴平台。但是目前的微博问政还存在着公众政治参与的无序性、政务信息的不透明、政府机构和官员责任性的不足、法规制度不完善、政府机构和官员回应迟缓等问题。而这些问题正是政府善治所遵循的基本原则,即合法性、有效性、透明性、责任性、回应性等原则。本文由五大部分构成。第一部分绪论,说明问题研究的背景及意义、国内外研究现状、研究理论与方法、研究框架与本研究的创新之处。第二部分对本文的理论基础——善治理论以及微博和微博问政进行了解释和概念厘清,为下面进一步开展研究奠定基础。第三部分是针对微博问政的表现形式及其功能的研究。主要从五个方面展开:政...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党的生活(黑龙江)》2014年12期
党的生活(黑龙江)

以“四项机制”确保村民问政建议落到实处

2012年以来,为着力解决村级组织服务意识淡化、执政能力弱化的问题,鸡西市麻山区委立足区情,从加强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促进与农民群众沟通交流、提升村级组织执政能力的现实需要出发,积极探索村民问政制度,并取得实效。建立梳理交办机制。一是认真梳理分类。村民问政结束后,村党组织立即指定专人,根据村民问政会议记录,对村民问政意见、建议进行整理合并、分类梳理:按照基层组织建设、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文体娱乐、环境卫生等不同类别,制成村民问政意见、建议梳理情况表,详细登记提议人、提议内容及相关要求。二是明确落实责任。按照村民问政意见、建议的梳理情况,召开村“两委”班子会议,根据班子成员分工及意见、建议办理的难易程度,明确每项意见、建议的具体责任人和完成时限,形成“‘一把手’负总责,班子成员分工负责”的意见、建议办理责任机制。三是及时备案汇总。在明确落实村民问政意见、建议责任人和完成时限后,立即上报农林水牧局党委备案。农林水牧局党委指派专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济源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8年04期
济源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微博问政研究述评

微博问政是当今现代化水平对传统政府执政的一种倒灌。技术水平的发展推动微博产生,微博被社会大众普遍接受,产生了在虚拟网络上的一种不同于传统权利的网络发言权。这种网络权利自产生以来一直影响和改变着传统意义上的政府执政。本文在对相关研究成果整理基础上,以微博问政规范途径中的制度化、法治化、自律化和技术化等方面为切入点,总结这些主张的关注点,以供研究者借鉴和参考。一、微博问政制度化(一)什么是制度化制度化是近年研究微博问政规范化问题时的一个主要途径。关于微博问政的相关论文研究在2010年才出现,该论文作者指出:当微博问政呈现出一个较好的势头后,我们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进程中,更应该思考如何为进一步促进代表委员参政议政、增进代表委员与民众之间的互动提供必要的、更为常态化的制度保障[1]。2011年姜胜洪教授指出,所谓“制度化”就是要有专门的机构专业人员,甚至由主政者亲自面对面与网友交流,释疑解惑[2]。尹士国教授指出,我国“微博问政”...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新媒体研究》2018年22期
新媒体研究

新媒体背景下地方电视台开办电视问政栏目的路径

10年前,电视媒体是人们的主要视听选择,然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电视媒体的受众逐年减少,特别是近年来网络问政的显现,电视媒体的关注度以及市场份额更是每况愈下。地方电视媒体除了要面对其他电视媒体的竞争之外,还要面对互联网新媒体的竞争,若要存活下来,须牢牢抓住观众的心理需求,创办富有特色、贴合群众需要的电视栏目,而电视问政便是一个顺应目前状况的正确选择。1电视问政含义电视问政是把政府部门的决策工作呈现于荧屏,使政府决策更加透明和公正的一种栏目形式,它的出现使人民群众能以更直接的方式进行监督和问责,同时促使政府更好的为人民服务[1]。电视问政是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直接传达,电视问政栏目的推出能够推动社会公共问题的解决,作为政府与民众的沟通桥梁,其栏目影响力逐渐扩大并成为电视媒体的社会责任担当。电视媒体作为主流媒体,具有舆论监督职能,是政府与百姓的桥梁和纽带。电视问政的出现使得舆论监督的力量被重视,不仅能够加强政府与民众的之间的互动,还能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宁波通讯》2019年03期
宁波通讯

百姓“问政”不如“问政”百姓

眼下,各地的各类百姓问政栏目方兴未艾,这些栏目围绕地方党委、政府中心重点工作和社会普遍关注的民生热点、难点问题,通过热线与群众直接对话,广纳民言、集中民智、凝聚共识,及时化解了不少“可以解决、必须解决、始终还没有解决”的突出问题,倒逼各级干部工作作风转变,取得的成效有目共睹。但在各类现场直播、收视火爆的“问政”节目中,出现了令人忧虑的问题。一些官员“加大力度”“采取措施”“尽快解决”的现场承诺言犹在耳,可直播曲终人散了好长时间,有些问题仍然是泥牛入海,音信全无。现场对人民群众作出的庄严承诺,相对于尽职尽责做好工作和满足人民群众的所思所盼而言,已是亡羊补牢,没有理由不说到做到、说好做好。倘若发现了还不去深入调查,承诺了还不全面整改,问政后还不彻底解决,那就是典型的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是新的形式主义,不仅对群众造成“二次伤害”,也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必须严肃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协商论坛》2019年01期
协商论坛

电视问政要问出“未雨绸缪”

最近,电视问政节目再次走进公众视野。电视问政节目,武汉市坚持了7年。从2011年到2018年,武汉电视问政节目年中和年末各举行一轮。2018年下半年武汉电视问政节目“期末考”于12月26日至28日举行,和上半年一样,有三场电视节目和观众见面。电视问政是治庸问责监督的一种形导干部平日里少有主动观念、忧患意真抓、反复抓、持之以恒抓,从太平无式。在面对问题的时候,有的领导干部识,抓工作疲于应付、不深不细,知其事中看到潜在的问题,在相对安全中发不知所云、离题万里,有的讲大话、空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上问政节目不冒现存在的隐患。话、套话,有的含糊其辞谈问题、滔滔汗、不出丑,这才叫怪哩。电视问政目的就是强化干部监督、不绝讲成绩、官话套话打太极。电视问在问政节目中答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