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经济再十年

思想者小传$$   张军 1963年生。 “当代中国经济”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复旦大学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世界经济文汇》主编,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人事部“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曾在伦敦经济学院、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哈佛大学、耶鲁大学以及联合国大学 经 济 发 展 研 究 院 (UNU -WIDER)等从事研究工作,担任国内外多种经济学期刊的编委或学术委员。致力于研究中国经济发展、转型和增长,在国内外权威期刊发表数十篇论文。最近出版的著作包括《不为公众所知的改革》、《改革、转型与增长:观察与解释》以及《这样的故事最中国》等。$$   其实,经济学家很不善于谈论未来,也缺乏做预测的能力。不过,我今天还是选择了这样一个“朝前看”的题目,希望对中国经济的未来做一些探讨和展望。特别是希望知道,中国经济从现在到未来数年是否可以继续保持较快增长的势头,增长主要依靠什么;如何才能在超越日本经济总量之后不断...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解放日报2011-06-12
《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2016年05期
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

供给侧改革助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目前,中国正向高收入国家目标冲刺,但是同时老龄化造成劳动力减少,从而导致劳动成本上升,经济出现回落。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迫在眉睫,只有改善劳动力、资本(资金、土地等)和技术的供给,对现有的体制机制进行改革,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水平,才能防范风险、化解危机。目前,中国正向高收入国家目标冲刺,应该是向该目标冲刺的最大年龄段的“运动员”。日本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时间大致是在1965 年,韩国是在1995 年,而欧美等发达国家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时间更早。而南美及东南亚诸国则深陷中等收入陷阱中,无法自拔。中国当前的人口年龄结构,相当于日本1990-1995 年时的人口结构,中国人口年龄与20 年前的日本类似。因此,中国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难度更大。因为从供给的角度看,劳动力在减少,劳动力的成本在上升。从需求的角度看,劳动年龄人口同时也是消费主力人口,故劳动力的减少同时也意味着消费需求的减少。劳动力成本上升不利于投资和出口,劳动力年龄人口减少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时代金融》2016年32期
时代金融

低生产率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关键问题:资金问题和“中等收入陷阱”——以中国为例

一、引言发展中国家的共同特征大致有七个:低生活水平,低生产率水平,人口的高增长与抚养的负担,失业率高而且还在上升,过度依赖农产品及初级产品的出口,不完全信息与不完全市场盛行,在国际关系中处于被支配地位。所谓最关键,笔者认为就是在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考虑这个问题,笔者认为应该先考虑我们与发达国家差在哪儿,发达国家的也存在着不完全信息与不完全市场,否则就不会出现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在西方经济学界的流行;目前世界一超多强的经济格局,意味着许多发达国家在经济方面也不同程度地受到掣肘,如新加坡曾连续两年被评为国际关联度最高的国家。特别是在劳动力方面,1970年代人口控制方案“过度”成功使现在的新加坡不得不依赖移民来补充其劳动力供给。然而,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的新加坡目前形势发展较好,去年增长率在3.7%。也就是说,我们与发达国家不同的是前五个方面。笔者对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并不熟悉,因此以下论述单就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财经界》2012年01期
财经界

蔡昉:中国即将面临中等收入陷阱考验

“中国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个发展阶段是和人口转变相关的。这和中等收入陷阱有很密切的逻辑关系,日本的实例就表明了这一点。”“提高劳动生产率有两个办法,提高资本劳动比或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以及人口结构的变化,即将面临中等收入陷阱的考验,解决办法在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在这方面中国应该吸取日本的教训,为技术创新创造社会环境。中国即将面临中等收入陷阱考验研究发现在整个全球化过程中,富裕国家和低收入国家经济发展速度快,在全球化中获益颇多,中等收入国家增长相对而言慢一些。为什么中等收入的国家会容易陷入到陷阱里面呢?一个解释是不同国家的职业调整。通俗地说,以美国为代表的富裕国家处在技术创新的最前沿,引领技术发展的方向,它推出的新的创意会将整个人类的知识往前推进。所以这些国家在技术、知识、资本密集型产业中有足够高的比较优势,有全球化就会收益,而且收益最高。在另一边,不管有什么样的创意品,也不管有什么全球化的市场需求,生产产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商品与质量》2012年S4期
商品与质量

中国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基于城市化的视角

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经济快速发展积累的矛盾集中爆发,原有的增长机制和发展模式无法有效应对由此形成的系统性风险,经济增长陷入停滞,迟迟不能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这些矛盾包括:产业结构待升级,收入分配不合理,增长方式不可持续等。他们往往交杂在一起,相互联系、相互影响。一方面的问题解决不好,都可能制约其它问题的解决。同时,这些矛盾又与城市化存在或多或少的关系,如:城市化进程滞后将制约第三产业和高新产业的正常发展从而影响产业结构升级的相关问题;而不同的城市化进程还会导致不同的收入分配格局,从而影响国民经济的正常健康发展,最后城市化同样可以通过内需的拉动和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对国民经济产生作用。1.城市化与产业结构升级。1.1城市化与第三产业。许多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一国的城市化进程与第三产业的发展具有很高的正相关性。一般而言,农村人口人均收入水平较低,而且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属于自住型消费,不需要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05期
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通过改革避免“中等收入陷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目前我国人均GDP超过6000美元,已进入中等偏上收入发展阶段。但同时我国经济也步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即已越过刘易斯转折点,人口红利逐渐消失,2012年经济增长出现减速。正如世界银行等组织提醒的那样,很多国家在进入中等偏上收入发展阶段后,经济没能保持继续增长,最终没能实现成为高收入国家的跨越,跌入了“中等收入陷阱”。因此,目前各界人士对“中等收入陷阱”的关注与讨论很多,本文将从理论与经验的角度对中国如何避免“中等收入陷阱”进行阐述。一、经济发展阶段划分1.低收入阶段按照马尔萨斯的说法,这一阶段人口呈几何指数增长,食物呈自然指数增长,人口的快速增长使人均食物拥有量维持在生存水平,人口下降,恶性循环不断加剧,经济维持在低收入水平阶段,不断陷入所谓的“马尔萨斯陷阱”。人类历史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处在马尔萨斯式的贫困陷阱之中。经济学家琼斯(Jones,1999)曾经做过一个形象的描述。如果把人...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