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央督导组到东阳检查

本报消息(报道组 楼天茂)9月4日,由国家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周建带队的中央信访工作督导组一行来到东阳,对该市环境保护和治理、新农村建设、影视文化产业发展等情况进行检查。市委副书记黄锦朝陪同检查。$$周建一行前往实地考察了南江流域的治理情况、横店集团康裕药业有限公司的治污情况和花园村的新农村建设情况,对该市近年来大力实施“碧水行动”计划、花大力气整治南江流域环境污染等做法给予充分肯定。周建指出,环境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保护和改善环境是广大人民群众的迫切愿望,也是干群和谐、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础,东阳在环境整治和治理方面已探索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华日报2008-09-06
《历史教学问题》1995年04期
历史教学问题

李东阳赴席不见烛

明时有神童之称的李东阳,天资聪明,读书一口数行,成诵不忘,自幼即有文学重名。东阳对父亲极孝敬。有一次东阳外出与朋友一起饮酒,至半夜方归,却见到父亲为等地而一直未睡。东阳及愧又悔,发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04期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李东阳与台阁体

李东阳(1447—1516),字宾之,号西涯,湖广茶陵(今湖南茶陵县)人,历经正统、成化、弘治、正德四朝,在馆阁五十年,是明代杰出的政治家、文学家。作为馆阁之臣,他注定要与台阁体结下不解之缘。这是研究李东阳及其诗文不可忽视的问题。一台阁体又称“馆阁体”,指流行于供职馆阁官员中间的一种文体。明代台阁体产生于永乐时期,盛行于仁、宣之世,景泰、天顺、成化、弘治、正德乃其余波。[1]罗玘《圭峰集》卷一《馆阁寿诗序》称:“今言馆,合翰林、詹事、二春坊、司经局,皆馆也,非必谓史馆也;今言阁,东阁也,凡馆之官,晨必会于斯,故亦曰阁也,非必谓内阁也。然内阁之官亦必由馆阁入,故人亦蒙冒概目之曰馆阁云。”明代台阁体,盖滥觞于明初之吴伯宗,《四库全书总目》卷一百六十九吴伯宗《荣进集》提要即云:“(吴伯宗)诗文皆雍容典雅,有开国之规模,明一代台阁之体,胚胎于此。”四库馆臣对明代台阁体风格概括,可谓言简意赅。其实,明初文人对台阁体已有较深刻的认识。宋濂《...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宁波教育学院学报》2015年02期
宁波教育学院学报

古代诗歌中的东阳书写

望县东阳,文脉悠长,诗文不胜枚举。东阳古代诗歌散见于《东阳历朝诗选》《东阳古迹类咏》《金华文略》《金华艺文志》《东阳县志》等。唐前,东阳受文化南迁影响,堪称文化发蒙期。至唐,东阳科举开始以一县之域闻名。随后,教育逐渐发达,南宋及元,婺学发展,终至文化兴盛。东阳小县,氏族兴盛,文风家风蔚然如春,人才辈出,泽被后世。从诗歌书写的意象其文学意蕴中可见,东阳诗歌作为东阳古代文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不断影响着东阳文化的发展。一、古代诗歌中的东阳东阳历史悠久,教育发达,科举兴盛,文人交游自然十分频繁,南北朝时期以来,许多文学家都留下了有关东阳的作品。在这些诗人创作的诗歌中,“东阳”及其相关意象频繁出现。东阳文学发展,当始于晋室南迁、中原文化南被之际。孙统是东阳文学史上留下第一个标志性贡献的客籍作家。孙统字承公,太原中都人,西晋著名诗人孙楚之孙,生卒年不详,约晋成帝咸和初年前后在世,永和年间,为吴宁县令,不留心碎务,纵游名山胜川。后为馀姚令,...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5年10期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

东阳市农家书屋现状调查与思考

“农家书屋”工程是一项由政府统一规划和组织实施、旨在解决农民群众“买书难、借书难、看书难”问题的农村文化建设基础性工程,在培养农民群众阅读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东阳市农家书屋自2012年完成全覆盖已有两年多,为切实掌握这两年来农家书屋实际运行情况,我们于2014年7月至9月对全市的农家书屋以问卷、走访、座谈会等形式进行了一次摸底调研,掌握第一手材料,并进行了认真的梳理和分析,形成报告如下。一、东阳市农家书屋现状从整体上看,自每个行政村建立农家书屋后,农村“借书难、看书难”的问题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农家书屋的图书和报刊成了一部分农民学习知识、提升素养、丰富业余文化生活的主要精神食粮,让农民朋友享受到了实实在在的文化实惠。二、农家书屋存在的问题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东阳市农家书屋调查的现实情况并不理想。为了验证这一情况,同时更好的掌握一手资料,我们在19个乡镇中选择了基础较好、中等、较差的5个乡镇举办了农家书屋管理员座谈会,然后实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2期
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坚辞而难退 忍辱而负重——兼论李东阳的人品

一在明代前期,无论是政坛和文坛,李东阳无疑都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历仕四朝,入阁19年,为官50年,这在仕途险恶的封建时代算是一个奇迹。同时他又是当时的文坛泰斗。可以说,从成化到正德的数十年间,李东阳可谓是影响政坛、左右文坛的关键人物。但从武宗继位,宦官刘瑾专权,到正德5年刘瑾伏诛,时人和后人对李东阳这五年间的所作所为却褒贬不一,毁誉参半。如果联系武宗继位的特定背景,遵循孟子的“知人论世”法,客观、公正地进行分析,或许能得出较为公允的结论。武宗为孝宗之子,继位时尚幼,年仅15岁。知子莫若父,孝宗临崩前即说:“东宫聪明,但年尚幼,好逸乐”,因而谆谆嘱托顾命大臣刘健、谢迁、李东阳说:“先生辈常劝之读书,辅为贤主。”[1]然武宗逸乐成性,积重难返,加之旧宦刘瑾等恣意诱导嬉乐,故武宗当位后一反孝宗之所为,只顾游乐,不恤政事,致使朝政日坏。同时,武宗又亲昵、重用昔日东宫近侍之臣,刘瑾、谷大用、马永成等8人得以专权用事,虽有刘健、谢迁、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