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肺间质纤维化中医药治疗可逆转

肺间质纤维化是以运动性呼吸困难,动则气短、干咳、喘憋为主要特征的一组病变。包括特发性肺间质纤维化及继发于某些自身免疫系统疾病的肺间质纤维化等。其致病原因复杂。现代医学研究认为其致病原因为吸入各种粉尘、有毒气体、环境污染物如汽油、烟雾、动物皮毛等,还可以继发于免疫系统的疾病以及过量使用某些药物如化疗药物等等。反复感染可以加重病情发展。复杂的致病因素激发各种细胞活素、组胺、蛋白酶、氧化剂等形成免疫复合物与肺泡巨嗜细胞、中性白细胞、淋巴细胞和成纤维母细胞共同聚集于肺间质,形成肺间质性炎症;肺间质性炎症使间质成纤维细胞和过量胶原蛋白沉积产生疤痕和肺组织的破坏,终成肺间质纤维化。此病呈进行性加重,为肺系疾病中的疑难重症,近年来由于环境污染的加重,发病较前增多。$$西医治疗此病以应用糖皮质激素及免疫抑制剂为主。中医古代文献中无此病的记载,近年来一些研究报道中称此病为“短气”、“咳嗽”、“肺萎”、“肺胀”等。根据患者的临床症状以及病理改变特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健康报2001-07-13
《环球中医药》2018年11期
环球中医药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间质纤维化的中医药研究进展

过去认为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COPD)和肺间质纤维化属于两个不同的疾病,不能同时存在。随着医疗技术发展,有研究发现由于双重的病理损伤,COPD后期常合并肺纤维化,肺组织受到严重的破坏,造成肺通气换气功能严重受损,导致或加重了持续性的气道阻塞和通气障碍,因此认为肺间质纤维化(idiopathicpulmonary fibrosis,IPF)倾向是COPD发展的必然趋势和病理结局[1]。一旦合病,则病情进行性发展,预后不好,且目前暂无有效控制病情的药物,因此病死率较高[1-3]。中医古籍中并没有与COPD-IPF相对应的病名,而是根据病因病机及临床表现将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归属于“肺胀”“喘证”的范畴,肺间质纤维化归属于“肺痿”“肺痹”的范畴。现认为肺间质纤维化主要是间质病变引起有效通气换气的肺体积显著缩小、肺功能下降,与肺痿的肺叶痿废失用类似,与肺痿气阴不足、...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东南大学学报(医学版)》2017年01期
东南大学学报(医学版)

囊性肺间质纤维化的治疗进展

囊性肺间质纤维化是由囊性纤维化跨膜转导调节蛋白基因突变所致的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病。该病主要累及外分泌腺,导致气道内的黏液增多,引发支气管等反复感染,继而引发囊性肺纤维化。本病虽不常见,但致死率高且预后较差,目前仍没有治愈该病的方法。作者对目前囊性肺间质纤维化的临床常规治疗方法及相关新疗法的研究进展作一综述。1化痰治疗1.1阿法链道霉阿法链道霉是一种重组人脱氧核糖核酸酶(DNA酶)。在囊性肺间质纤维化的炎症进展过程中有大量中性粒细胞在肺内聚集及崩解,产生大量的DNA分子,进而加重痰液的黏稠度。而DNA酶可以通过切断中性粒细胞崩解产生的DNA分子,达到快速清除气道痰液的效果[1]。Amin等[2]的研究表明:DNA酶可以显著减少中性粒细胞崩解产生的DNA分子,进而控制炎症的进展,但这种治疗应在病程早期开始,而不是在肺部病变进展已恶化的时候。1.2 N-乙酰半胱氨酸早期研究证明,N-乙酰半胱氨酸在囊性肺间质纤维化中可以产生溶解黏液、...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医外治杂志》2017年05期
中医外治杂志

穴位贴敷防治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间质纤维化的理论研究

1现代医学对于COPD合并肺间质纤维化的认识COPD本质是一种慢性气道炎症,其特征是持续的气流受限。气流受限伴有气道和肺部慢性炎症反应的进展呈进行性发展。COPD急性加重期与并发症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1]。在COPD的发展过程中,由于气管-肺反复发生感染导致慢性炎症的发生使得细支气管的解剖形态变窄、变宽以及扭曲变形等进而导致局灶肺炎、肺泡炎以及肺泡壁纤维化等病变的发生[2]。肺间质纤维化早期以肺泡炎症渗出为主,在慢性迁延期,肺泡间隔多有纤维结缔组织增生和纤维化形成。至肺纤维化晚期,双肺体积缩小,呈蜂窝肺甚至毁损肺改变,肺总量、肺活量、功能残气量及潮气量均明显减少,肺功能严重受损[3]。从中提示这截然不同的两种疾病具有密切的相关性。肺间质纤维化是COPD发展过程中一种最为常见的病理改变,还是COPD病程发展的趋势和病理结局。当COPD合并有肺间质纤维化的时候,由于肺部双重的病变,严重地破坏了肺组织的结构,从而导致严重的缺氧以及...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实用医技杂志》2017年09期
实用医技杂志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间质纤维化52例临床分析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在发展过程中,部分患者会出现肺间质纤维化(PIF)[1]。收集我科近10年诊治的COPD合并PIF(COPD-PIF)患者52例,分析其临床特点及治疗转归,现报告如下。1资料与方法1.1临床资料:52例均为2005年1月至2015年1月收住我科患者,均符合COPD诊断标准[2]及PIF诊断标准[3],同时排除其他原因引起PIF,诊断为COPD-PIF。其中男性37例,女性15例,年龄64~91岁,平均76岁,年龄70岁的47例。COPD病程16~30年,平均23年。男性患者均吸烟,吸烟指数400~1 200年/支。接触职业性粉尘者18例。有消化系统疾病者25例。全部患者近5年均发生反复呼吸道感染,且多次治疗不彻底。1.2临床表现:全部患者均有咳嗽、咳痰、呼吸困难。48例诉近2年呼吸困难加重,影响日常生活。其中心悸23例,乏力19例。肺部闻及Velcro口罗音45例。杵状指(趾)3例。1.3辅助检查: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人健康》2017年06期
人人健康

肺纤煎治疗肺间质纤维化的临床效果分析

肺间质纤维化(IPF)属肺间质疾病;患者多具呼吸困难、干咳等临床症状[1]。由于,IPF疾病多发于老年人群,且临床预后较差,目前尚无该疾病特效药物。笔者结合多年临床经验,就肺纤煎治疗肺间质纤维化进行了对比研究,以期为该疾病的临床治疗提供更多的借鉴。1.资料与方法1.1资料选择笔者单位2014年1月~2015年12月间门诊治疗的64例肺间质纤维化患者研究为研究对象;其中:男性43例,女性21例;年龄51~76岁,平均年龄(67.4±6.5)岁。按其入院治疗时间为分组依据,其中:对照组:32例;中药组:32例;经对组间一般资料进行统计学分析后,无差异(P0.05),具可比性。1.2纳入标准(1)符合西、中医肺间质纤维化疾病诊断标准者;(2)无合并呼吸道感染者;(3)无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者;(4)妊娠或准备妊娠或哺乳期妇女;(5)无合并严重心血管、肝肾等疾病者;(6)同意并签署本研究知情同意书者。1.3方法两组患者均予以相应的基础性治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