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们能战胜艾滋病吗

当前,艾滋病的治疗在技术上已经取得了重大的突破,科学家早已不把艾滋病看成是“不治之症”了。打个比方,艾滋病治疗在技术上几乎达到像糖尿病治疗一样的水平了。不过很遗憾,到目前为止还有不少的医生不知道这一点,更不用说普通老百姓了,这说明在我国有关艾滋病防治知识的健康教育还很不到家。目前国际上已经有15种治疗艾滋病的“特效药”,其中2~3种药的合理组合通常被称为“鸡尾酒疗法”。“鸡尾酒疗法”可以杀灭血液中99.9%的艾滋病病毒,从而保护大部分的CD4细胞并有效地恢复免疫力。广州有几例很晚期(CD4细胞减少到几乎等于0)的艾滋病病人,经“鸡尾酒疗法”治疗后已恢复正常生活和工作能力。$$把隐匿的病毒赶出来$$艾滋病的治疗在技术上已经相当进步是一个事实,但治疗艾滋病的药物非常昂贵也是一个事实。而且,目前任何的药物疗法都不能完全清除病人体内的艾滋病病毒,因而不能治愈艾滋病。这犹如医生治疗糖尿病那样只能控制病情但不能根治,原因是“鸡尾酒疗法”对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健康报2001-12-13
《科学之友》2004年08期
科学之友

我们能战胜艾滋病吗

当前,艾滋病的治疗在技术上已经取得了重大的突破,科学家早已不把艾滋病看成是“不治之症”了。艾滋病的治疗在技术上几乎已达到像治疗糖尿病一样的水平。目前国际上已经有15种治疗艾滋病的“特效药”,其中2-3种药的合理组合通常被称为“鸡尾酒疗法”。“鸡尾酒疗法”可以杀灭血液中99.9%的艾滋病病毒,有效地恢复病人的免疫力。广州有几例晚期的艾滋病病人,经“鸡尾酒疗法”治疗后已恢复正常生活和工作能力。把隐匿的病毒赶出来在技术上已经相当有效,但治疗艾滋病的药物非常昂贵也是一个事实。而且,目前任何的药物疗法都不能完全清除病人体内的艾滋病病毒,因而目前医学界还不能彻底治愈艾滋病。这犹如医生治疗糖尿病那样只能控制病情但不能根治,连“鸡尾酒疗法”对病”毒储存库里的艾滋病病毒也无能为力。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科研小组曾经研究试用“疟疾疗法”治疗艾滋病,取得使患者CD4细胞水平升高的效果。研究人员同时发现,“疟疾疗法”通过一个强烈的疟疾急性感染,使患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广西医学》2019年18期
广西医学

高校医学生艾滋病基本知识、职业防护相关知识的认知与需求

截至2018年9月30日,我国现存活HIV/AIDS患者849 602例[1],我国HIV/AIDS患者数量呈逐年增长趋势,艾滋病已成为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医务人员因频繁地直接或间接接触患者的血液或体液,成为HIV职业暴露的高危人群[2]。在临床工作中,职业暴露的状况时常发生。李卫光等[3]对山东省28所医院46 600名医务人员调查显示,曾发生锐器伤者占7.3%,平均9.71次/人。近年来国家对医护人员艾滋病职业暴露问题越来越重视,2014年将医护人员在医疗活动中感染HIV纳入工伤[4]。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中,医学生是主力军,存在着发生艾滋病职业暴露的风险,职业防护是其自身安全的前提[5]。本文探讨高校医学生艾滋病职业防护知识的认知及需求现状,为完善医学生艾滋病职业防护教育体系,提高医学生的职业防护意识和能力,降低艾滋病职业暴露率提供参考。1 对象与方法1.1 研究对象采用分层随机抽样法,从广西医科大学抽取低年级(大一、大二)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9年19期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结核病与艾滋病双重感染的流行现状与研究进展

结核病(Tuberculosis,TB)是全世界第九大致死疾病,每年大约有160万人死于结核病[1],其死亡率高于艾滋病的死亡率[2]。目前,中国人群的结核分枝杆菌感染率高达44.5%[3],是结核病高负担国家之一。尤其是耐药结核病,治疗难度更大,其在发病率与治疗病例数之间存在的缺口上位居全球第2位[4],仅次于印度。目前,结核病是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HIV)感染机体后最常见的、最先发生的机会性感染,并且也是艾滋病(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AIDS)患者的主要死因之一[5],艾滋病患者由于HIV感染,机体免疫力降低,其感染结核分枝杆菌的比例为1/3,报道显示,HIV感染者中发生TB的危险性是非HIV感染者的20~37倍[6],HIV/TB双重感染患者的死亡风险是单纯结核病患者的2.87倍[7]。此外,在结核病患者体内,免疫水平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西北人口》2019年06期
西北人口

社会网络视域下的艾滋病传播路径与预防机制研究——基于知乎问答的经验分析

一、问题与背景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持续转型,诞生于20世纪30年代的社会网络理论的应用领域已经横跨了众多传统社会科学,建立了社会科学与某些自然科学学科之间的桥梁[1]。在艾滋病传播路径与预防机制研究中,社会网络分析也得到了广泛应用。艾滋病病毒的传播主要借助于无保护性行为和共用不洁注射器或者吸毒等高危行为,其易于发生在深度接触或者是具有特定关系的人群当中[2]。早期艾滋病研究主要集中在共用注射器吸毒和性关系网络中,近期研究转向考察一般社会网络,即成员之间不存在直接的体液接触。此时,社会网络理论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艾滋病在某一地区或某一高危人群的流行状况,以及怎样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为何即使两个人表面上不存在任何关系或互不认识,也可能通过社会网络传播疾病或传递信心。近二十年来,中国互联网迅速发展,互联网的互动性、时效性以及超时空性等特点致使网络上出现了大量的社会支持组织,例如百度“HIV吧”,知乎对艾滋病的相关回答,天涯艾滋病论坛...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医学与哲学》2019年19期
医学与哲学

艾滋病患者急诊手术面临的困境及对策

艾滋病(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AIDS)是感染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HIV)造成的人类免疫系统缺陷的一种疾病。作为一种全球致死率极高的传染病,已经严重危害了人类的健康。1981年,美国发现了全球第一例AIDS患者。这一疾病的出现,立即引起了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各国科学家的极大关注。世界卫生组织于1988年1月将每年的12月1日,即首次发现AIDS患者的时间,定为“世界艾滋病日”,主要目的是呼吁全世界人要意识到AIDS传播的快速性和可防性,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同时要关心和关爱AIDS患者,共同做好AIDS的防治工作。AIDS的传播途径有三种:血液传播、性传播和母婴传播。近年来,由于防AIDS宣传的不断推进和防AIDS工作的进一步细化,母婴传播得到了非常好的控制;性传播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输献血感染风险已大大降低,但AID...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艾滋病性病》2019年10期
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6—2018年我国艾滋病防治经费投入状况分析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简称卫健委)2018年11月23日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就我国艾滋病防治工作进展介绍指出,经过多年努力,我国艾滋病防控政策日益完善,“政府组织领导、部门各负其责、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工作机制已经建立,防治经费逐年增加,服务网络更加健全,科技支撑作用不断显现,防控工作取得显著成效[1]。可见,多年来防治工作取得成效的基础是防治经费逐年增加,切实保障了防治工作的顺利开展。本文从2016—2018年我国艾滋病防治经费投入为切入点,持续分析2015—2018年、十二五时期前三年、十三五时期前三年经费的来源与构成,探讨经费投入的发展趋势和方向。1 材料与方法1.1 资料来源 2011—2013年和2015—2018年我国艾滋病防治经费投入数据。1.2 方法 1)在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网站[2-3]上查找2011—2013年和2015—2018年中国艾滋病防治经费矩阵表,收集多年来中央财政、地方财政、国际资金和社会资金的投入数量。...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