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古蔺肝苏的免疫调节作用

乙型肝炎的发病与细胞免疫有着密切的关系,T细胞对肝细胞的细胞毒作用是引起肝细胞损伤的重要原因,而细胞免疫在清除病毒中亦发挥重要作用。$$  “古蔺肝苏”是以生长在乌蒙山区原始森林中的川产道地药材“赶黄草”为原料精制而成的单味中药制剂,在治疗慢性肝炎、肝纤维化等方面有独特疗效。$$  美国纽约州立大学临床实验室(DepartmentofClin...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健康报2007-02-27
《家庭医药.就医选药》2018年09期
家庭医药.就医选药

中药免疫调节作用的研究进展

免疫调节是指免疫系统中的免疫细胞和免疫分子之间,以及与其它系统如神经内分泌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使得免疫应答以最恰当的形式维持在最适当的水平。人体免疫系统在出现紊乱之后往往会产生多种疾病,如肾上腺皮质激素、环孢素A等免疫抑制剂能够有效的作用于患者的免疫性疾病,但是其往往也会引发严重的并发症反应,如肝肾功能的损伤以及继发性的感染现象等。因此临床上分析探究中药免疫调节疾病的相关内容具有重要的意义。1中药免疫的主要成分1.1多糖类多糖类是当前中药当中主要的免疫活性物质,其能够有效增加机体的抗体数量以及生成效果,同时提升巨噬细胞以及白细胞的吞噬功能,对于提升淋巴细胞的转化率也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作用,对于人体能够起到一定的增强免疫功能的作用与效果,在当前临床所使用的主要中药免疫增强剂为香菇多糖,未来使用空间非常广泛。1.2苷类中药成分当中的苷类化合物也能够有效的促进患者体内的免疫调节物质的生成,如人参皂苷能够有效的提升抗体的产生,同时使得患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时珍国医国药》2017年01期
时珍国医国药

中药免疫调节作用研究进展

免疫系统由免疫器官、免疫细胞和免疫分子组成,它是机体执行免疫功能的系统,是机体防卫病原体入侵最有效的武器,它能识别和排除异己抗原性物质,识别和清除体内发生突变的肿瘤细胞、衰老细胞、死亡细胞等,从而维持机体的相对稳定性。构成免疫系统的核心部分是淋巴细胞,当病菌、病毒等致病微生物进入到人体后,巨噬细胞首先发起进攻,通过酶的作用将这些微生物分解成一个一个的片段显示在细胞表面,成为抗原。随后T淋巴细胞感知抗原而发生免疫作用,维持机体的免疫功能。免疫系统各组分遍布机体全身,错综复杂,免疫系统功能失调会导致如过敏反应、自身免疫性疾病等对人体不利的后果[1,2]。对免疫进行调节有利于维持免疫系统的稳定,对健康的维持非常关键。免疫调节异常可导致严重的疾病,一方面,正常的免疫监视作用不够,免疫系统将不能够保护机体免受感染因素的影响;另一方面,如果免疫过度激活,将会导致自身免疫性疾病、超敏反应等[3,4]。现代研究表明,很多中药对这一复杂的免疫系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华中医药学刊》2017年03期
中华中医药学刊

黄芪的免疫调节作用研究概述

黄芪作为一味经典中药被广泛认知,一直以来作为研究者们关注的重点得到了全面和深入的研究。蒙古黄芪及膜荚黄芪的主要成分为皂苷、多糖、黄酮类物质,具有免疫调节、抗肿瘤、抗病毒、抗衰老、降血糖等多种生物功能。本文就黄芪及其内含的主要免疫活性成分对机体免疫系统的调节作用及其细胞分子机制进行概述。1对固有免疫系统及其应答的影响固有免疫即非特异性免疫,是生物在长期进化过程中形成的一系列天然防御机制,主要包括组织屏障,固有免疫细胞以及固有免疫分子。1.1对屏障的作用黄芪能够调节呼吸道、消化道及泌尿生殖道中黏膜黏液的分泌而对机体的第一道免疫防线产生影响。黄芪多糖(Astragalus polysaccharide,APS)能够促进小鼠呼吸道黏膜中防御素的分泌[1];黄芪总苷(Astragalo-side,AST)能够增加脾虚大鼠胃壁细胞胃泌素受体位点[2];黄芪甲苷(Astragaloside IV,AST-IV)及AST均能扭转大鼠胃黏膜上皮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医学理论与实践》2013年01期
医学理论与实践

抗菌药物免疫调节作用的研究进展

抗菌药物的主要作用是通过不同的机制抑制细菌繁殖或杀灭细菌,在临床上主要用于感染性疾病的治疗。然而,许多抗菌药物还具有免疫调节作用,了解抗菌药物的免疫调节作用及其机制,对许多感染性疾病和免疫性疾病均具有非常积极的临床价值,有助于合理应用抗菌药物。本文综述了常用处方抗菌药物的免疫调节作用。1β-内酰胺类抗生素头孢地嗪可广泛增强吞噬细胞的趋化、吞噬和杀菌功能,显著增高免疫缺陷患者的CD4+细胞数,使CD4+/CD8+比值升高或恢复正常;并显著增强NK细胞的活性,使活化淋巴细胞IL-2R表达增多,其免疫调节作用的化学结构已被证实为头孢烯核3位上的硫噻唑侧链[1]。因此头孢地嗪既能有效地抗感染,又能较充分地调动人体的免疫调节功能,在临床各种感染的治疗中取得了较好疗效[2]。另外,头孢他啶、头孢曲松、头孢克洛、头孢他美、头孢匹罗、亚胺培南-西司他丁、美罗培南、氨曲南以及青霉素均可增强吞噬细胞的吞噬功能[3]。2大环内酯类抗生素红霉素能抑制I...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医药信息》2012年06期
中医药信息

紫草素免疫调节作用研究进展

紫草素,主要来源于中药紫草,紫草最早见于《神农本草经》,为多年生草本植物,是我国的传统中药材,其根入药,其功效为凉血、活血、解毒透疹,临床用于麻疹、热病瘢疹、湿疹、尿血、血淋、血痢、疮疡、丹毒、烧伤、热结便秘等疾病的治疗[1]。《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年版)收载的紫草来源于紫草科(Bor-aginaceae)多年生草本植物新疆紫草(Arnebia euchroma(Royle)Johnst)或内蒙紫草(Arnebia Guttata Bunge)的干燥根[2]。现代医学发现,紫草的有效成分来自于根,表现多种生物活性,如抗炎、抗肿瘤、保肝和免疫调节、抗生育、降血糖、杀菌抗病毒等,现就紫草素及其某些衍生物免疫调节作用综述如下。1紫草的有效成分紫草的有效成分主要是一类脂溶性很强的萘醌类色素,包括紫草素(shikonin)、乙酰紫草素(acetylshiko-nin)、β,β-二甲基丙烯酰紫草素(isoburhyl-shiko-...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