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医疗风险承担应客观裁决

案情简介$$克氏针尖折断留体内引发纠纷$$张某因右腿受伤入某医院治疗,被诊断为“右胫骨开放性粉碎性骨折”。翌日,医院为其进行骨折复位并以石膏固定。之后,经张某家属签字同意,医院又为其施行带锁髓内针固定术。术中,所用的克氏针尖端部分折断,滞留于张某胫骨中。张某出院后,曾回到医院复查,医生嘱其继续进行功能锻炼。$$后张某将该医院诉至法院,称医院在他的腿骨对接良好的情况下又进行了钢针固定术,且在手术中有失误,致使其右腿胫骨出现裂缝并经常疼痛,要求医院赔偿损失7万元。$$一审法院委托某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对该争议进行了鉴定。鉴定认为,张某右侧胫骨中下段骨折为粉碎性,属于不稳定性骨折,采取内固定的方法是恰当的。医院所实施的切开复位带锁髓内针固定手术具有适应症,手术操作符合医疗常规。张某术后骨折恢复正常。鉴定分析还认为,克氏针在手术中发生折断属手术意外,针尖残留的位置不应有负面影响,延迟处理或不处理都是可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健康报2008-01-15
《财贸研究》2016年06期
财贸研究

影子银行、企业风险承担与企业价值

一、引言2014年不断见诸于媒体的信托产品延期偿付以及违约事件1引发业界对影子银行的深刻反思。作为金融体系的“重量级选手”,影子银行对实体经济的支撑作用不容小觑。据《中国影子银行季度监测报告》(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我国影子银行资产2013年底达到37.7万亿元人民币,约占GDP的66%。近年来,影子银行对我国实体经济的作用受到学术界与实务界的广泛关注。虽然影子银行作为我国非正规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促进经济增长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裘翔等,2014),但是规模迅速增长、期限错配以及杠杆率等影子银行体系所具有的特殊因素往往导致整体金融体系及微观实体承担较大的风险。若使用不当,影子银行会降低金融稳定性并最终引发金融危机。为此,基于微观企业视角,探讨影子银行发展向微观实体传导的风险,以及由影子银行体系发展引起的相关风险对企业价值的影响具有重要意义。美国“影子银行体系”由投行和券商组成,其通过资产支持证券和担保债务凭证等手段将信贷资...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国集体经济》2017年19期
中国集体经济

货币政策对我国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

一、引言2007年2月,汇丰银行宣布北美住房贷款按揭贷款业务遭受巨额亏损,减记108亿美元资产,次贷危机由此拉开全球性的序幕;2007年4月,新世纪金融公司大幅度裁员,并因严重财务问题并申请破产保护,华尔街整体陷入流动性危机;金融危机愈演愈烈,股市剧烈波动,银行贷款业务遭受重创,投资基金被迫关闭,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席卷美国、北美、欧盟乃至多个金融市场。深究原因,截至2007年前两年的时间内,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通过货币政策连续17次提息。联邦基金利率从最初的1%上升至5.25%,利率的上升增加了购房者的还贷负担。自2005年6月开始,美国的住房市场开始大幅度降温,房地产市场开始萧条,住房市场价格大幅下跌。一方面由于房地产市场的萧条,购房者难以将住房出售或抵押;另一方面由于联邦基金利率的上升,增加了购房者的还贷压力。受此影响,次级抵押的借款人无法按期偿还借款,次级抵押贷款市场危机由此开始,并愈演愈烈。2007年的全球性的次贷危机体现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财会通讯》2017年18期
财会通讯

金融发展水平、资本结构与企业风险承担——基于制造业上市公司的实证研究

——基于制造业上市公司的实证研究一、引言企业风险承担是指在企业在投资决策中主动选择高风险高净现值的项目(Amihud和lev,1981),虽然这种行为会加重企业破产风险,但是企业的风险承担是促进企业绩效和成长的重要因素,企业风险承担不仅能够提高公司的短期投资效率,还能够提高长期投资效率(石大林,2015)。此外,风险承担可以促进技术进步,加快社会的资本积累,使社会生产率维持在较高水平(Acemoglu和Zilibotti,1997)。早期的风险承担研究主要是针对银行,金融危机过后,越来越多的学者将风险承担的研究视角由银行转向一般企业,主要围绕企业风险承担影响因素和经济后果两个方面展开,而关于影响因素的研究主要为企业规模、成长性等企业特征和管理层代理问题(苏坤,2015)。资本结构反映的是公司资本中股权资本与债务资本的比例。王倩(2007)以商业银行为研究对象,其结果表明银行的资本结构与风险承担正相关,另一方面,Paligorov...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投资研究》2017年04期
投资研究

金融发展、法治深化与上市企业风险承担

一、引言企业作为经济活动的主体,其生产行为和投资决策,决定了经济发展的前景和走向。企业倾向于保持较高的风险承担水平,意味着其愿意投资于那些净现值为正的风险项目,这有助于提升经济活力,促进经济增长(John等,2008)。始自La Porta等(1997、1998)的“法与金融”系列研究在国家层面和企业层面均证实,良好的法律与制度能够带来更好的金融发展和经济增长。然而,他们系列研究的样本中并没有包括中国。在我国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依法治国,积极适应“新常态”的大背景下,探讨“法与金融”如何影响企业风险承担,具备显著的政策价值。那么,中国背景下的“法与金融”对企业的风险承担行为有着怎样的影响?本文将围绕这一主题展开研究。企业风险承担行为与企业未来业绩成长有着显著的正向关系(John等,2008)。然而总体而言,我国上市企业的风险承担水平偏低(余明桂等,2013a;乔坤元,2014)。这一事实启示我们从中国背景寻找原因。我们分析,这与国...  (本文共20页) 阅读全文>>

《经济研究》2017年08期
经济研究

制度能缓解社会冲突对企业风险承担的冲击吗?

*杨瑞龙、杨继东,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中国人民大学企业与组织研究中心,邮政编码:100872,电子信箱:yangruilong@263.net,yangjidong2001@163.com,章逸然(通讯作者),香港中文大学经济系,邮政编码:999077,电子信箱:ruczyr1992@126.com。本文得到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基地重大项目(15JJD790034)的资助。作者感谢中国人民大学组织经济学Seminar和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参与者的有益建议,特别感谢匿名审稿人的宝贵意见,当然文责自负。一、引言“创造性破坏”是经济增长的源泉(Schumpeter,1934),这种破坏也承载了更大的风险。企业作为社会经济中“创造性破坏”的主角,其风险承担水平对自身价值与生产率的提升乃至国家经济增长都有重要的推动作用(John et al.,2008;Bargeron et al.,2010;Hilary and Hui,2009;Waha...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