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治肝癌的目标只有生存期吗

如果医生缺乏足够的人文情怀,缺乏必要的自知和谦卑,稍有疏忽,手术这一“双刃剑”就会对患者产生无法挽回的伤害。在此背景下,思考生命意义、医学本质等哲学问题,并引领医学实践,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患者想要的 不单是生存期$$    肝癌患者寻求医学帮助的目的主要有三:一是通过祛除疾病延长生存时间;二是祛病的同时,尽量不以降低或明显降低生存质量为代价,最大限度地维护其生命价值和尊严;三是医疗费用越低越好,不希望出现“一人治病,全家致贫”的情况。令人遗憾的是,在肝癌临床治疗中,医生关注更多的似乎只是患者的生存时间,而对其生存质量、医疗费用等重要问题重视不够。外科医生仍一如既往地钟情于开刀,切除肝癌已成为他们心中治疗肝癌的主要目的,甚至是唯一目的,似乎真的已忘记了“出发的目的”。$$    “以肝论治” 强于“以癌论治”$$    肝癌专科病房常有这样的现象:三位右肝癌患者,性别相同,年龄相似,癌灶直径都是5cm左右,位置基本相...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健康报2011-04-27
《中国实用外科杂志》2019年10期
中国实用外科杂志

复发性肝癌诊治的几个焦点问题

腔镜decisions are basically based on the staging and treatmentsystem of primary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and the prognosisis not inferior to that of primary tumors. For recurrent tumorsof monoclonal origin,it tends to be less invasive,such asinterventional,ablation,radiotherapy or targeted drugs. Thetreatment strategy for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must considermany factors, such as trauma,safety,effectiveness and cost. ...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实用外科杂志》2019年10期
中国实用外科杂志

肝癌术后复发再次手术的价值及合理选择

DOI:10.19538/j.cjps.issn1005-2208.2019.10.08融be the first choice. Laparoscopic surgery may also beconsidered in units with good equipment and accumulatedexperience. For recurrent HCC with tumor diameter 5 cm,aslong as liver reserve function is allowed and FRLV issufficient,it should be actively strived for resection again. If ithas been proved that recurrent HCC originated from a singlecenter or combined with MVI,com...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实用外科杂志》2019年10期
中国实用外科杂志

复发肝癌挽救性放疗研究现状

依据肝癌复发病灶的部位、大小、肝功能和全身情况,临床可选择治疗手段有再次手术切除、射频消融(RFA)、经导管动脉化疗栓塞(TACE)、放射治疗、靶向治疗等。放射治疗在复发性肝癌治疗中越来越受到重视,尤其是对于接受一线治疗后复发或者残留且无远处转移的病人,其可作为一种挽救性治疗方式。本文结合笔者经验和国内外肝癌放射治疗的文献,针对复发性肝癌挽救性放疗的研究现状作一综述。1复发性肝癌三维适形放疗(3D-CRT)和调强放疗(IMRT)邹瑜斌等[1]报道对46例不能手术的复发性肝癌实施大分割放射治疗,根据肿瘤部位、体积大小,放疗方案采取每次分割剂量4~8 Gy,每周3次,隔日1次,照射次数为6~15次(中位10次)。其中5例(10.9%)肿瘤完全缓解(CR),26例(56.5%)部分缓解(PR),10例(21.7%)疾病稳定(SD),5例(10.9%)出现疾病进展(PD),总有效率(CR+PR)为67.4%,整组中位生存时间为18(2~...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肝癌电子杂志》2019年03期
肝癌电子杂志

刊首寄语

随着我国医疗科技水平的迅猛发展,肝癌的诊治理念和技术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在肝癌诊治的理念方面,我们愈发提倡肝癌的早诊早治,努力将肝癌诊疗的关口不断前移,让更多的患者能够在疾病早期被发现,使肝癌患者整体的预后有显著改善。近10年来,肝癌的治疗,无论是局部还是全身,都出现了十分显著的进步。对于早期肝癌,随着医疗科技的发展,手术技术有了飞跃性的进展,肝移植的适应症不断扩展,我国提出的肝移植指征如复旦标准、杭州标准、天津标准等被国际广泛认同,使更多的肝癌患者受益。此外,局部消融技术的发展,让肝胆科医师能够在最小损伤的情况下,损毁肝脏肿瘤病灶,小肝癌和肝转移瘤的治疗效果有了极大的改善。我们还要高度重视大肝癌和伴有血管侵犯肝癌运用血管内药物栓塞和/或放疗降期后手术切除或肝移植的多学科诊疗模式有望显著提升肝胆肿瘤整体治疗水平。值得一提的是,更为前沿的纳米刀治疗技术也在探索中不断发展,这种技术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局部消融和手术无法达到的治疗效果,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肝癌电子杂志》2019年03期
肝癌电子杂志

忆往昔,看今朝,望我国肝癌诊治前途光明

导语:1949年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庄严成立的日子。在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和学科带头人的努力下,卫生事业得到重视和快速的发展,相对更加薄弱的临床肿瘤学也在此大环境中得以有效提升。一批年轻人投入到临床肿瘤学的建设和发展中,并成为我国该专业的奠基人。而作为肝癌大国,对其诊治的探索,又经历了怎样的变迁和不懈努力。值此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国临床肿瘤学的开拓者之一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孙燕院士,从临床肿瘤学的发展历程出发,娓娓讲述了我国肝癌诊治的那些故事。一、临床肿瘤伊始,肿瘤专科医院的从无到有,多学科综合治疗理念的开端无论是梳理、回顾哪一种肿瘤的诊治,都不得不从我国临床肿瘤事业开始之处说起。正如我们大家所知,新中国建立初期,临床肿瘤学的底子很薄。在那之前,被尊称为“中国临床肿瘤学之父”的金显宅教授,曾在当时的北平协和医院做到肿瘤科主任,这是我国仅有的规模较小的肿瘤专科,1941年协和医院关门以后金教授到天津发展“肿瘤科”只有6...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