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给乳腺癌患者提供一个美丽的选择

乳腺癌已经成为女性健康的第一杀手,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也难逃魔掌。究竟有什么办法能让“失乳”女性重塑优美体型、重拾信心呢?$$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乳腺病诊治中心主任张亚男教授表示,虽然每年我国大约有20万例患者接受了各种乳腺癌手术治疗,但乳房再造率不足1%,保乳率也只有10%~15%,与德国等国家乳房再造率达60%多相差甚远。希望更多乳腺癌患者和医生重视乳房再造问题。$$案例:24岁的她选择了乳房再造$$一年多前,24岁的张桦(化名)在南京某所高校读研究生二年级,无意中发现自己乳房中有个小小的肿块,到医院一检查,竟然被确诊为早期乳腺癌。从小到大,张桦身体还不错,几乎没进过医院。在摸到肿块之前,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不痛不痒,也没有发烧的症状。$$张亚男主任介绍,临床上越是不痛不痒的乳房肿块,越应该引起重视。因为无痛性的乳房肿块恰巧是乳腺癌的最基本特征之一。$$张桦来就诊时,乳房肿块已经有6厘米了。由于病灶比较大,无法自体保乳,但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健康报2019-04-08
《癌症进展》2018年12期
癌症进展

术前中性粒细胞与淋巴细胞比值联合纤维蛋白原与乳腺癌患者预后的关系

cancer patients.Oncol Prog, 2018, 16(12)研究显示,炎性反应和凝血纤溶系统在肿瘤的发生发展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其与肿瘤的生长、侵袭及转移密切相关[1-2]。中性粒细胞与淋巴细胞比值(neutrophil to lymphocyte ratio,NLR)是反映炎性反应的一个重要指标,且其对肿瘤疾病预后预测的临床价值也已被多项临床研究证实[3-4]。研究表明,在肺癌、食管癌、胃癌和上尿路癌等肿瘤中,纤维蛋白原(fibrinogen,FIB)升高与肿瘤进展和预后较差具有一定的联系[5-6]。有学者认为,NLR联合FIB(FIB-NLR)对乳腺癌患者的预后评估可能具有一定的临床意义[7-8]。本研究回顾性分析104例乳腺癌患者的临床资料,旨在探讨术前FIB-NLR评分与乳腺癌患者预后的关系,现报道如下。1临床资料11.1一般资料回顾性分析2010年1月至2012年1月湖北医药学院附属随州医院收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现代肿瘤医学》2019年04期
现代肿瘤医学

副乳腺癌17例临床病理特征及预后分析

副乳腺癌是来源于副乳腺的恶性肿瘤,临床少见,相关临床研究较少,其相关诊疗及预后尚存在较多争议。本研究对我院2007年1月至2017年12月收治的17例副乳腺癌患者(占同期乳腺癌的0. 11%)相关临床资料进行分析,探讨副乳腺癌临床病理特征及诊疗体会,报道如下。1资料与方法1. 1临床资料我院2007年1月至2017年12月共收治15 500例乳腺癌患者,其中副乳腺癌患者17例。采用系统抽样方法,随机抽取同期收治的85例乳腺癌患者作为对照。所纳入的患者均经病理组织学确诊,临床病理资料均完整。副乳腺癌患者年龄41~70岁,中位年龄48岁,绝经患者5例,7例有肿瘤家族史,主要临床表现为腋窝肿物,乳腺彩超检查准确率58. 8%,乳腺钼靶检查准确率35. 2%。85例乳腺癌患者年龄32~75岁,中位年龄52岁,绝经患者35例,13例有肿瘤家族史,主要临床表现为乳房肿物,其中36例伴有腋窝淋巴结肿大,乳腺彩超检查准确率91. 8%,乳腺钼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临床新医学》2019年02期
中国临床新医学

乳腺癌伴随疾病全方位管理之乳腺癌患者的生育保护

王本忠(1959-),男,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普外科乳腺外科病区科室主任。擅长乳腺癌的早期诊断及其综合治疗,在安徽省率先开展早期乳腺癌保乳手术、乳腺癌手术同时进行个性化乳房再造手术、乳腺癌术后规范化化学治疗、内分泌治疗以及分子靶向治疗。现任安徽省医学会乳腺病学会主任委员,安徽省医学会乳腺病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会员,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学会会员,《中华外科杂志》、《中华乳腺病杂志》、《中华内分泌外科杂志》等全国多家专业学术期刊常务编委及特约审稿人,承担人民卫生出版社八年制《外科学》教材乳腺疾病诊治的编写工作。乳腺癌是当今女性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且发病年龄呈年轻化趋势[1]。在我国,一半以上新诊断的女性乳腺癌患者年龄在50岁以下,我国西部地区约有9. 7%的患者年龄 50岁者为3. 2%,随着年龄增长月经恢复率逐渐下降。1. 3放疗的影响放疗主要应用于有高区域淋巴结转移的乳腺癌患者以及保乳术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卫生标准管理》2019年06期
中国卫生标准管理

乳腺癌手术患者中采用全程优质护理的应用效果

乳腺癌属于女性生殖系统常见的一种肿瘤疾病,发病人群多集中于绝经前后的女性,由于人们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乳腺癌的发病率不仅越来越高,而且发病年龄也越来越年轻化,对患者的身心健康带来严重的威胁[1-2]。对于乳腺癌患者,目前临床上多采取手术的方法进行治疗,将有乳腺癌的乳房切除,虽有着良好的疗效,但由于形体有所改变,术后患者的生活或有很大的改变,患者往往会产生爆炸、自卑、抑郁等情绪,对治疗效果及预后产生很大的影响[3-4]。使用对乳腺癌手术患者实施良好的护理显得尤为重要[5]。现研究为两组乳腺癌手术患者实施常规与全程优质护理,并对比分析其临床应用效果,从而选取效果最为显著的护quality nursing. The application effect of routine nursing and whole-coursehigh-quality nursing in breast cancer surgery nursing was...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肿瘤外科杂志》2019年03期
中国肿瘤外科杂志

乳腺癌70年

作为众病之王的癌症和人类的斗争贯穿了整个人类文明史,其中乳腺癌见证了科技的每一次进步。纵观人类历史,与乳腺癌的最早交锋源自4000年前古埃及医生Imhotep所著的Edwin Smith Surgical Papyrus,而我国的最早记录公认始于东晋葛洪的《肘后备急方》。现代乳腺癌治疗的里程碑为1894年William Halsted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提出的乳腺癌根治术,由此奠定了手术治疗的核心地位。1896年Emil Grubbe使用X线照射治疗了1例晚期乳腺癌患者,开启了放射线在医学领域的应用。随后科技造福人类被一次次精彩的诠释:1961年,塞替哌术后辅助治疗开启了乳腺癌化疗的征程;1971年他莫昔芬翻开内分泌治疗的新篇章;1998年曲妥珠单抗(赫赛汀)的问世让靶向治疗隆重登场;而最近免疫治疗又让众多患者看到新的曙光。回溯新中国的乳腺癌治疗历史,与国际并行的同时又有国情决定的特色。新中国成立伊始,医学同样百废待兴。其时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