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尹红博:“我首先要求自己做一个海北人”

放眼铁色的高原,尹红博感觉有些东西没有变,而且永远不会变:“是初心,是使命,是今生和海北无法割舍的情愫。”$$2016年7月,13岁的小尹毫无思想准备地被送回老家成为了一名“留守儿童”。妈妈是山东省派出援非的医疗队队长兼中医专家,原定于当年7月期满归国,但因临时接到任务,援助时间延长了3个月。而小尹的爸爸——山东省卫生健康委干部尹红博,作为山东省第三批援青海干部,已经确定于7月份踏上高原开展对口支援工作,他并未因家事向组织请假。$$父母不在身边的日子里,“留守儿童”小尹学着自己打理家务,自己开家长会……而此时,他的爸爸已经身处1800公里之外、海拔3200米的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任州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开启了援青历程。2016年的中秋节,本该是合家团圆的日子,却是三口人身处三地,爸爸在千里之外的高原,妈妈在万里之外的非洲,“千万里,共婵娟。”小尹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海北藏族自治州地处青藏高原东北部,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这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健康报2019-07-19
《印刷杂志》2017年12期
印刷杂志

陕西北人50周年庆典成功举办

11月29日,陕西北人印机公司“50周年庆典暨‘绿色智能拥抱未来’第十八届创新成果展示”在西安召开。上午8点20分,各位领导嘉宾和来自世界各地印刷包装企业界的客户1 500余人,一起在陕西大会堂参加了陕西北人50周年庆典暨“绿色智能拥抱未来”第十八届创新成果展示开幕式。开幕式上,陕西北人公司董事长陈邦设首先致辞。他代表陕西北人全体干部员工,向一直以来关心、支持和帮助陕西北人发展的各位领导、各界朋友、广大客户、合作伙伴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并致以最诚挚的感谢。会上中国印刷技术协会理事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今日印刷》2018年01期
今日印刷

千人聚会 共话绿色智能——陕西北人50周年庆暨第18届创新成果展示

开幕式现场开幕式上,陕西北人董事长陈邦设首先致辞。他代表陕西北人全体员工,向一直陕西北人董事长陈邦设以来关心、支持和帮助陕西北人发展的各位领导、各界朋友、广大客户、合作伙伴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并致以最诚挚的感谢。今年是陕西北人建厂50周年。50年峥嵘岁月,50年砥砺前行,1967年建厂至今,陕西北人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创造了无数个第一和国内首创,凹印机被工信部评为“制造业单项冠军”,陕西北人的技术和产品始终引领行业潮流和发展方向,实现了“国内领先、国际知名”的企业愿景。中国印刷包装业正处于从大国走向强国的新征程上,“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必将助力印刷包装业向“数字化、智能化、绿色化”转型发展。陕西北人正沿着“十九大”精神进行着创新发展的伟大工程,要从单一的设备制造商转变成为绿色智能整体解决方案的提供商和服务商,将为广大客户提供最优绿色智能因子的技术和产品,着力于为客户建设智能印刷工厂,为客户创造更大价值。FR3...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东方文化周刊》2016年09期
东方文化周刊

女画家·天然才女的生命摹绘

教ih“帽?頻:'■?_从’$■广[”腦勘i1w'以n规个1敝樣丨^我游个細、綱、|魏莉女丨:的制I丨-:如|nj賴1細!念.糾丨觀人,哪u働灯父雜紫熙的严麟擎.'欣赏村上I违‘‘花朵头”^的创,6:聰,賴儿米绘梢iii:丨感竹:,追沉……f毫t;不排他的心态nj m^iciufr;...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诗潮》2017年02期
诗潮

与世隔绝的人世[组诗]

坦然你要有足够的坦然去面对昙花在一夜之间的开与败,你要有足够的坦然去面对一座山在不同的季候中的繁盛与荒芜,江南江南是我的福分,是一种属于北人的,如此浓烈的思,终于获得了西子湖畔柳枝之柔弱与至善的一瞬。你要有足够的坦然去面对人世如此漫长以致仿佛无尽,而最浓烈的悲与喜短促如你此刻所见的烟云。薄暮勇者勇者是那知悉从心的艰难,而依然一往无前时的孤绝。年轻男子在净慈寺,两个貌美如花的年轻男子,在穿梭如织的香客中间,旁若无人地紧紧搂抱在一起。并非是他们的美与放肆带给我的震惊,而是我几乎同时看见了两个绝望的家庭,是我几乎同时看见的,他们已然展开,而又注定比我承受的,要艰难得多的人生。在锦带桥上,结伴而行的六只飞鸟,在半小时后的断桥上空,你又发现了它们,依然是六只,依然是变化中的,似曾相识的队形,依然是这无悲亦无喜,而又越来越浓郁的薄暮时分。不自由野鸭时而泅浮于水面,时而飞上了天空,它们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诗潮》2017年02期
《雨花》2017年03期
雨花

苏式生活(三题)

枇杷结论是,我发现自己偏爱苏州东山的白玉枇杷。苏州东山、杭州塘栖以及福建莆田,是我国的三大枇杷基一个北人,对枇杷最早的认识,来自枇杷露。地——这三大产地的枇杷,我已吃过两款,如此一想,小时候,感冒了,不停地咳嗽,母亲就从药房里买人生也没有白活。据《吴县志》记载,十世纪中期,太来枇杷露让我喝。淡淡的褐色稠汁,微甜,入口有糖的湖洞庭山一带就开始栽植枇杷了。明代王世懋在《学圃感觉,比感冒药好吃,所以,一口气能喝一大瓶。彼时,杂疏》有“枇杷出东洞庭者大”的句子。而在苏州,最我还不知道南方大地上还有枇杷这种植物,因为我的有名的就是白沙枇杷——白沙,原本是一个村名,早在视野范围里,除了槐树、白杨、柳树,就是果实可食的明代之前就以枇杷而闻名,后来,白沙就特指枇杷的品杏树、桃树、苹果树。及长,才知道枇杷是中国南方极种了。但它又分若干种,皮色稍淡的是青种白沙,呈鹅普通的一种植物,药店里那些“枇杷膏”、“枇杷露”、黄色的叫小白沙,圆而略扁的又叫荸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雨花》2017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