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金华农民分享土地增值收益

本报讯 浙江金华市区所有符合条件的失地农民,在足额领到失地补偿金外,还可以分享到土地非农化的增值收益。金华市政府从土地升值的预期收益中,切出一块资金以参保的方式补贴给失地农民,这一举措受到失地农民的欢迎。$$ 记者在金华市采访了解到,金华市区目前已有4.8万失地农民,这些农民除足额领到失地补偿金外,政府还为其每人提供1.8万元补贴资金,设立“失地农民基本生活保障基金”专户。这人均1.8万元补贴资金的来源,统一由国土资源部门负责向用地方收缴,专项存储、专款专用,实...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东农业工程学院学报》2019年05期
山东农业工程学院学报

农地转非中土地增值收益产生环节及归属探析

一、引言多年来,党和国家政策一直强调农地转非中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比例应倾斜于农民、农村。中央农办副主任韩俊在解读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时谈到:2012年以来,土地出让金额高达20万亿元以上,而这些收益主要用于城市建设,这是取之于农,用之于城。相反,土地增值收益用于农村经济发展的比例是很低的,应进一步深化创新政策安排,使之更多用于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战略的实现。要完善土地管理制度,“特别是要完善土地增值收益的分配机制,将土地增值收益更多地用于乡村建设。”[1]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比例向农村、农民倾斜不仅涉及农民的权益得到公平保护,也关乎城乡一体化的推动及乡村振兴战略的实现。然而,从各地12345政务服务平台所接投诉来看,因征地补偿款分配问题所引发的纠纷仍占多数。因此,让被征地农民了解农地转非过程中投资主体的成本投入,土地增值收益产生的环节和现实归属,做到补偿心中有数;改变并完善现有的不合理的分配格局,让农民获取应得的土地权益,可以明显降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不动产法研究》2018年02期
中国不动产法研究

论农村土地增值收益分配制度的重构

增加农民的土地增值收益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千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全面深化改革决定》)提出要“建立兼顾国家、集体、个人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机制,合理提髙个人收益”。2016年1月27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确认要“推进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人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总结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试点经验,适当提髙农民集体和个人分享的增值收益,抓紧出台土地增值收益调节金征管办法”。但是,如何确定土地增值收益的性质、归属乃至分配方案,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极具争议。本文在总结实践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以公共规划权为基础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思路,希望为增加农民的土地增值收益构建理论基础和提供制度保陣。-、我国农地增值收益的分KUK状及其理论基硇(一)我国农地增值收益的...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土地》2018年02期
中国土地

土地增值收益分配国际经验及借鉴

许多发达国家和地区在城镇化进程中面临土地增值收益分配问题,并在建立和完善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机制过程中,选择和创新了一系列增值收益分配工具,逐渐形成了土地增值收益公平共享理念。学习和借鉴其他国家和地区在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方面的探索和经验,对深入推进我国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具有重要意义。土地增值收益分配的国际经验土地增值收益由不同利益主体共享。土地由于经济社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土地用途转变、供求关系发生变化而增值。土地增值收益分配归因于社会共享的土地价值被社会回收的过程。土地所有者和使用者应获得由于他们投资而形成的土地增值,政府和社区应获得由于城市扩展和公共设施投资等形成的土地增值收益。由于不同投资原因在土地增值过程中所占比重难以精确计算,土地增值收益在不同利益主体之间公平共享成为共识。政府基于收回基础设施投入等原因参与收益分配。基础设施包括道路、水利等经济性基础设施以及教育、文化、卫生等社会性基础设施,其建设水平影响城市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市场》2017年14期
中国市场

土地发展权与土地增值收益分配

1土地发展权理论土地发展权最初在英国是为了解决人口过多的城镇化所提出来的,随后很多国家都开始实施,在对解决城镇人口密集和保护环境污染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效,是一种可以对土地所有权进行分割并且可以被单独处置的土地权益。在土地发展权中土地的拥有者可以对自己所拥有的土地进行支配使用,同时,土地的使用者也可以对土地进行支使用。土地发展权的性质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可以将其分为两种:一种是农民发展权,另一种是市地发展权。农民发展权是指农民自己的土地可以自己进行种植分配利用,当然在政府对土地建设和发展过程中需要征地时可以征收农民的土地,但是征收过程中农民所丧失的土地政府应当按照其他用地的机会对农民进行补偿。市地发展权是为了解决城市中因为用地布局所导致的建设不均衡经济差异显著,人民收入的差异过大等问题。[1]从我国土地改革到现在,在土地公有制的大背景下,农民可以对土地拥有承包经营权但是土地的所有权归国家所有,所以土地增值收益在国家、农民、开发商之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财经科学》2017年07期
财经科学

农民权益:农村土地增值收益分配的根本问题

在现行土地管理体制下在现行土地管理体制下,土地市场供求结构严重失衡。本应成为农地市场化主体的农民民,却没有得到主体应该分享的土地增值收益。那么,如何处理好农民、村集体和地方政府的关系的关系,决定着城乡能否协调发展,决定着社会能否和谐稳定,甚至决定着党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和命运。因此,农村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是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关键环节,对提高农业生产效率率、增进农民福利水平、优化农村社会治理,影响深远,意义重大。一一、文献的简要回顾黑格尔有一个著名的哲学命题黑格尔有一个著名的哲学命题:“凡是现实的都是合乎理性的,凡是合乎理性的都是现实的实的。”恩格斯则认为,“凡在人类历史领域中是现实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都会成为不合理性的性的,就是说,注定是不合理性的,一开始就包含着不合理性;凡在人们头脑中是合乎理性的的,都注定要成为现实的,不管它同现存的、表面的现实多么矛盾。”[11]在农村土地增值收益问题上问题上,学术界的讨论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