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电荒”顽疾的病根儿在哪里?

燃煤之急,为何总在每一个新年到来之时如期而至?业内认为,局部“电荒”的直接诱因是天气,但煤电矛盾多年难以缓和,根子却在体制上。进一步理顺煤电价格形成机制,将成为2010年推进转方式、调结构的改革深水区之一。$$    计划电与市场煤的对接显然存在矛盾,而不断出现的“煤荒”“电荒”则是其表象。近年来,随着煤炭市场的逐步放开,煤炭企业更趋一致地以销定产,市场话语权明显提高。而发电企业却由于厂网分开后电价依然处于政府管控状态,每当煤价过快上涨,发电企业只有亏损的份。最近一次上调的只是销售电价,与电厂无关。$$    煤炭是不可再生的化石能源,由于资源量在不断下降,其潜在升值性不可质疑。当前,华中、华东等煤炭消费地区煤炭资源日渐枯竭,对区外电煤调入的依赖程度愈来愈大。如,山东省按照目前的生产能力和回采率,省内煤炭开采只能维持20年左右,其煤炭大省的地位也由第2位降至第5位。$$    在主要产煤区,煤炭产量也变得越来越有计划性。2009...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西电业》2011年07期
广西电业

走出当前煤电联动困局的一些思考

众所周知,煤电联动是国家调控电煤价格和用电价格的手段。本意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煤电双方的矛盾,但在近几年的实际运用中存在着诸多弊端,并未发挥出其良好的调控水平。一、煤电联动是行政干预市场的临时性安排,存在先天不足煤电联动政策始于2004年年底,规定以不少于6个月为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若周期内平均煤价较前一个周期变化幅度达到或超过5%,便将相应调整电价。这一政策旨在解决由于煤炭完全市场化以后,煤炭价格不断上涨使得火电企业产生严重亏损难以为继的问题,实质上是在电力体制彻底改革前解决新生矛盾的一种过渡性安排,从过往实施的效果看,每一次上调电价,都只是使得火电企业得以暂时喘息,而后煤炭再涨价再被迫提电价,如此循环往复,陷入怪圈。成本传导是市场经济常见的现象,传导是否能实现是由消费终端决定,由市场说了算,但是电力作为特殊商品,影响到社会生活和国民经济方方面面,受到政府管制以便实现一定程度的可控在控,煤电联动政策实质上起到了代替市场来完成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北水力发电》2008年04期
湖北水力发电

缓解电企危机 煤电联动呼之欲出

2008年7月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公告,为缓解煤炭价格上涨的影响,适当提高发电企业的上网电价。一发电企业负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机械工程师》2007年03期
机械工程师

煤价上扬 煤电联动呼声高 启动难

目前煤炭销售价格每吨普遍上涨了20-30元,个别的达到40元,似乎已经达到了实施煤电联动所必需的涨幅。“现在,电力企业通过加强管理等手段将成本压到了极限,但一味地在内部消化吸收,企业的发展肯定会受影响。”2月1日,中国华电集团的一位人士向记者呼吁。“煤价目前涨幅已超过启动煤电联动的必要条件。目前普通煤价每吨平均在300-400元,平均涨幅已达8%左右。而现在距离上次电价调整已经超过半年,按照煤电联动实施方案,在6个月以上的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内,若平均煤价比前一周期变化幅度达到或超过5%,则要求相应调整电价。应该是实施煤电联动的时候了”。煤份平均上涨30元日前,2007年全国煤炭产运需衔接合同汇总会议在广西桂林落下帷幕。虽说此次会议已不是由政府主导的煤炭订货会,但其产运需衔接的作用似乎更加突出。据了解,此次会议录入合同总量约14亿吨,跨省区合同量大大超过了国家发改委文件中7.38亿吨框架方案的调控目标。此外,铁路运力衔接安排7....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节能与环保》2006年07期
节能与环保

煤电联动须防止“监管俘获”

美国经济学家施蒂格勒在上世纪60年代对电力行业做了一个经典的研究。他发现,凡是实施电力监管的美国各州,电价比没有监管的各州还高。他提出“监管俘获”的理论解释这种现象,即垄断厂商把监管当局和政府俘获了,监管当局成了维护垄断厂商利益的工具。事实上,国内的许多垄断企业但凡提改革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2006年08期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

煤电联动之后

新一轮煤电联动千呼万唤,终于从6月30日开始实施。尽管此次调整幅度低于电力企业的预期,也低于原测算方案,但电力企业总算长长出了一口气。然而,随着联动方案的出台,舆论各方仍是一片嘘声,国家的有关价格调整政策,似乎还很少遭遇过如此大面积的质疑。特别是正值《反垄断法》已进入立法程序,中央关于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举措出台,各种声讨意见更显得来势汹汹。在业内人士看来,很多批评意见未免有些不得要领。例如,有媒体算了一笔账,认为近年来电力工程降低造价减支1400亿元,两次煤电联动增收1600亿元;因此,电力行业已攫取了3000亿元的额外利润。当然,这样的批评并没有计算近年来设备和燃料大幅涨价的因素。还有人挖掘出了一个“典型案例”,某倒闭电厂的一个抄表工,一天只抄四次表,年薪高达10万元,以此说明人工成本畸高是电力行业利润微薄的主要因素;只是电厂一般并没有抄表工,而且在电力行业普遍严格的绩效考核制度下,这种例子究竟有多大代表性?多少有点儿像天方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