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许小年: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金融监管

2003年底,一条悬疑已久的传闻变成事实,中金公司研发部总经理许小年已经作别中金。7个月后,他出现在2004年中国国际金融市场论坛,这是他作别中金后首次露面公众场合。在主题为“中国商业银行的国际化发展”的论坛上,他的声音克制而冷峻,此时他的身份已经发生了改变——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这一身份吻合了一些了解他的人对他的评价,离开中金后,“也许做学问是一种更适合他的方式”。最近一段时期中国资本市场的再度低迷让论坛现场的很多人想起了他当年的“股市推倒重来论”,与吴敬链先生的股市“赌场论”相媲美,在中国股市多年累积的综合性系列问题爆发之际,他的“推倒重来论”被称为一枚重磅炸弹。当年作为“海龟”风云人物的意气风发依在,然而对于股市他仿佛变得内敛而谨慎起来,他坦称自己最近在做学术研究,未曾关注股市的走势。$$ 这一次,他关注的是“金融监管”。$$ 在全场最热烈而持续的掌声里,有人说他的观点可以称为“监管推倒重来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全球商业经典》2016年10期
全球商业经典

许小年:房地产不可能支撑中国经济

今年上半年经济趋势向好,这是实施传统凯恩斯主义政策的结果,增加货币、信贷投放,政府上马投资项目,经济似乎企稳,但这只是一种无法持续的表象。5月份,有关部门发布权威讲话,扩张性政策的势头得到抑制,但是从六七月份到八月份的数据来看,讲话的精神并没有得到认真的落实。经济下行压力大,产业转型升级日益迫切。政府先后出台多项政策“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引导扶持实体经济发展。但近段时间全国地王频出,资金持续流入房地产领域,与振兴实体经济的目标相背离。在这样矛盾的局面下,许小年在谈及房地产忧心忡忡:“内部的风险超越临界点的时候,就有可能出现债务危机,和资本市场的大幅度调整。”货币和信贷的投放,大多进入了房地产市场,实体经济依然不景气。从数据上看,7月份新增贷款4000多亿人民币,几乎全都流向了房地产市场;八月份新增贷款9000亿元,其中6700亿是住房贷款。信贷如此集中在房地产,这是前所未有的,需要引起警惕。房地产一个行业不可能支撑中国经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全球商业经典》2017年06期
全球商业经典

为供给侧改革插上创新翅膀

“2017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2日—24日在郑州举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出席并以“供给侧效率的制度保障”为题进行分享。许小年指出,结构性改革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效,但还不足以使中国经济走出“L”型。他强调,供给侧改革的思路,应从价值创造的本源寻找经济增长动力。价值的创造不是由宏观政策完成的,而是由企业完成的。以下根据演讲内容整理而成:中国经济谨慎乐观刺激性的政策维持经济的增长。比如,我们在去年就看到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再度松宽,造成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各位企业家朋友大家好!我今天讲的题目是《供给宏观经济的温和好转。而在此之前,很多人就认为供给侧效率的制度保障》,2015年11月,习近平主席在中侧结构改革已见成效,经济企温反弹在即。对于这样的央经济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供给侧结构改革,这标志着观点,我认为是误解了中央对经济形势的研判。在政策方向上的重大调整,宣誓了执行了多年以拉动内去年5月,人民日报发表的权威人士讲话说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天涯》2017年04期
天涯

说“经济即将反弹”为时过早

新近一期的《财经界》刊载了许小年的文章,就当前经济形势发表了看法。许小年说,近期宏观经济有所好转,有人就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见成效,经济反弹在即。这样的观点,是误解了中央对经济形势的研判。《人民日报》去年刊载权威人士讲话,认为中国经济中既不是“U型”的,更不是“V型”的,而是“L型”的。这种比较低的速度的增长将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也就是“L型”的这“一横”会有比较长的时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取得一定成效,但还不足以使中国的经济走出“L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我们将放弃拉动需求而转向供给,今后的改革动力是转向供给侧企业效率的提高,因此,供给侧所有的改革措施应该以提高企业的效率为中心,而不是去创造那些虚假的所谓的“需求”。为什么都从企业的效率出发?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供给决定需求,而不是像很多人过去想象的那样,由需求决定供给。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并不是因为需求疲软,而是因为企业经济的效率长期处于低水平。只有使供给侧的效率提高,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涯》2017年04期
《中国总会计师》2016年06期
中国总会计师

许小年:去杠杆是中国经济复苏的基础

日前,2016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第二届欧洲论坛先后登陆德国、瑞士、英国和法国,中欧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在论坛上发表了“重建资产负债表,恢复增长势头”的演讲,称去杠杆化是中国的一个紧迫任务,是中国经济复苏的基础。许小年首先对中国经济的现状做出了判断:经济增速虽然还会下滑,但是像2008年那么大的紧缩不会出现。这一判断建立的基础是中国的民营企业,现在中国的GDP有50%以上来自活跃的私营部门。有没有解决方案能让中国经济重新增长?许小年表示,答案是肯定的,首先应该缩小中国的资产负债表。去杠杆化对中国来说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商》2012年02期

许小年:一直在转型 没成功主因是现有体制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微博)近日表示,过去十几年,之所以一直在谈转型,但是没有做成转型,我认为主要是体制上的原因。他说,这个政冶体制就是一个增长型机制。各级政府的考核指标,到现在为止仍然是GDP挂帅,只要政府是GDP挂帅,他追求的一定是经济增长的速度,而不是经济增长的质量,不是资源配置的效率。并且由于政府对于经济活动干预的不断深入和规模的扩大,政府也有能力动用资源推高短期的GDP,用各种各样的政策和方法来追求短期GDP,这是我们十几年来转型不成功的办法。政府可以增加财政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2012年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