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足球政治之革命结局

如果说革命开始于不得不革命的情势,那么革命也就终结于不得不结束的条件。喧闹一时的中国足球革命,就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了这整个过程。但客观地说,在这种数九隆冬的季节里,能把革命轰轰烈烈地坚持三个月之久,已经实属不易。$$ 革命可以有千种原因,但革命要能够形成动员的能力,道德的感召力是不可缺少的。这也是普通人对革命家的最起码要求。不然的话,凭什么让那些只有在革命中流血流汗、冲锋陷阵、革命后分文不得的人追随你?然而,这却是资本革命家最难以克服的弱点。资本革命家与出身资本家的革命家不同之处就在于,革命只是其资本升值的手段。他们之所以要发动推翻旧体制的革命,是为了能更多地赚钱,但问题是,如果一种更坏的体制能够让他们赚更多的钱呢?$$ 记得足球革命发动不久,就有人将徐明称之为“臀部带封建烙印的革命者”。这个比喻来自马克思和恩格斯那篇著名的《共产党宣言》。两位革命导师在指责“法国正统派”和“青年英国”的时候辛辣地说道,为了激起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画报》2012年06期
黑龙江画报

中华文化正在粗鄙化

不可否认,我们的公众已然生活在日益粗俗的文化环境中了。这种文化的粗鄙化,追根溯源,至少有三百年的日益恶化的历史。它的起点应该是满清入关。清代的整个过程是国力日衰,精神萎缩,文化渐变粗糙。到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传统文化干脆成了革命对象。到了“文革”末期,传统文化已经被批判得成了一个空架子。当80年代改革开放迅猛而来,我们就是以这样一种文化状态与外来文化相撞。这一次,外来的全球性流行性的商业文化是随同市场经济一起进来的。它势头强劲,所向披靡,根本不管你的文化传统、意识形态、审美习惯,全都推向一边。它要来唱主角。而且这种商业文化在西方经过了近百年的市场打造,已经相当成熟。它一方面符合市场的运作规律,一方面契合人们的消费心理。应该说,此前我们没有这种性质的文化。我们只有一些古老的市场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企业家》2014年04期
东方企业家

对话:革命之路有多远

按照现在“想不到”的发展速度,也许五到十年就会来了。《东企》:信用卡革命的核心是“无卡”,关于革命对象与成果、隐忧,你的看法是什么?罗明雄:关于“信用无卡”争论的焦点并非有无实体卡片,关键在于在互联网金融时代,能否通过线上、远程直接授信,关键在于开通信用卡是否需要到传统金融机构。背后的本质是,在互联网金融时代,传统金融和互联网金融的授信权力之争。理论上,只有银行牌照具备授信权力,但是实际上,互联网企业依托于大数据和云计算已经具备了更好的授信能力。因此,“无卡”革命的对象是——不愿意进行信息化金融机构改革的传统金融机构。中小银行也可以摆脱网点数量和地域空间的束缚,通过互联网提供更好的服务。就近期央行暂停支付宝和腾讯与中信银行合作的数字信用卡来看,数字信用卡也是信用卡,不经过监管的授信,暂时是不允许的。《东企》:基于传统模式的想像空间,互联网企业与银行合作可以向线下实体商户投放二维码专用终端,二维码线下收单能否打破银联垄断?罗明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党史研究与教学》2010年04期
党史研究与教学

“文革”时期知识分子的两部分与双重角色

提起“文化大革命”中的知识分子,浮现在人们头脑中的印象和记忆,就是受苦受难受罪。从常识上讲,这并没有错。但是,学术研究不能仅仅停留在这种粗线条的宏大叙事中。实际上,情况要复杂得多。从“文革”运动的参加者和对象的角度看,知识分子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是明显地分为或被视为两个部分的,甚至在整个“文革”期间都是如此。换个角度讲,知识分子作为一个群体在“文革”中扮演着双重角色———革命者与革命对象(或被改造者)。这两种角色或者交替出现或者同时共构,并且呈现出复杂的样态和内涵。当然,两种角色并不能等量齐观,大体上说来,革命者的角色始终处于配角地位(无论是相对于其他革命者还是就其自身而言都是如此),而革命对象的角色则是彰显的。下面,我们将从“文革”的整个历史进程来考察这一问题。一、“文革”发动与知识分子的分野“文化大革命”的发动与部分知识分子的遭受批判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作为运动的发动者,毛泽东始终从政治上观察知识分子。新中国建立后,毛泽东和中共...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大众电影》2002年02期
大众电影

数字影像后面还是肉眼

今年一种用影像进行自我表达的欲望在中国大陆的很多地方骤然升温。拥有一套专业媒体能够接受的影像生产设备这已经成为一种现实或者谁都相信能够变成现实的希望。这种技术发展的状况,在一个电影成为一种‘’时尚’‘的时代(其可悲的一面是电影院成为想象中的空间)在我们处于一个阅读影像(静止和运动)的兴趣远远超过阅读文字的时代,这一切搅拌着回忆(70年代上半期的人已经开始怀旧了)和欲望一个个人制造影像的风气开始酝酿开始在各种电视屏幕上芜杂的影像生态世界里形成一道风景在传媒节目和音像制成品所霸占的空间里寻求自己的位置。从这个意义上.OV成为一种说话的权利,。V青年也许成为80年代的诗歌薰羁黯簿臀丫 友人说 2而在 对严肃的电影艺术的贡献,甚至OV对于电影工业的人才培养都要有着极为冷静的观察。 其实。v的影像质量和银盐成像的电影相比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所以这种表达工具的局限性对艺术创作的局限性是显而易见的。对于一个对视觉表现力苛严的人,或者对于想让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1期
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民国时期“劣绅”话语源流考略

民国以前,“绅士”指称有权势的士大夫阶层,代表一种政治特权和社会荣耀。民国以来,“绅”多与“劣”、“豪”结合,指称与人民对立的“反动”阶层,“劣绅”、“豪绅”成为反革命的代名词,短短几十年间,“绅”的社会内涵发生巨大变迁。一、从“绅”到“搢(缙)绅”“绅”的商周古文字来源已难考稽,只能借助造字法来理解。“绅”是形声字,“绞丝边”在甲骨文和金文中就像“束丝”之形[1]109或“束丝挽绕”[2]325;“申”在甲骨文和金文中就像“电闪耀”[1]125或“阴雨天闪烁的电光,其形呈曲折伸延之状”[2]356。电的“闪耀”和“曲折伸延”是对电光的描摹,电光的“曲折”与束丝挽绕之状极相似,“伸延”则与织物多余伸延而出的情形极相似。因此,“绅”虽是形声字,但无论形旁声旁,都已将它们的原始义羼入新造字中。“绅”在造字时的原始义与织物多余伸延而出的情形高度相关。春秋战国时,“绅”字在文献中已较常见。《论语》中有“子张书诸绅”的记载,《荀子·礼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