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曼德尔森访华 回避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

虽然对中国经济的复兴表示赞扬,但在其访华行程即将结束之时,曼德尔森仍然回避承认中国为“市场经济国家”。 $$   “中国的迅速崛起引起了一些欧盟国家的恐慌,有人主张对中国设置贸易壁垒”,6月8日,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在其访华的第四天里说,“中国要更加敞开大门,才能让欧洲的民众看到中国和我们志趣相同。”$$   在上周四天的访华行程里,曼德尔森分别访问了广州和北京,会见了中国国家副总理吴仪、商务部部长薄熙来等中方高官。6月7日, 商务部副部长马秀红和曼德尔森签署了北京零售业和外国服装产业联合抵制制假的备忘录。曼德尔森强调:“中方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关系到欧盟和中国经济关系的核心。”$$   中国高层曾多次表示,希望欧盟承认中国市场地位的问题。薄煕来在今年5月会见访华的欧盟内部市场与服务委员麦克里维时,就向其当面表示过该意愿。但此次曼德尔森访华之际,没有显示中欧在这一问题上有所进展。$$   今年1月1...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广东培正学院学报》2006年01期
广东培正学院学报

对我国反倾销应诉的难点——市场经济地位问题的探讨

近年来,国外对华反倾销案件日益增加,国内涉案企业在政府和有关机构的协助下,积极应诉。然而,在应诉过程中,一些国家提出的“非市场经济地位”却让许多企业败诉,最终无奈地退出市场。“市场经济地位”成为我国企业应对国外对华反倾销的难点。对我国政府和企业来说,了解市场经济标准,弄清获得市场经济地位的重要意义以及采取相应的措施来争取更多国家承认我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也就成为重中之重。一、“非市场经济地位”——我国反倾销应诉中的桎梏世贸组织视倾销为不公平的竞争手段,制定了反倾销条例,规定若出口厂商以低于正常的价格向进口国销售,并造成进口国境内的产业损害,进口国可以对其征收幅度不超过倾销差价的反倾销税。倾销差价,即正常价格与出口价格之间的差额,是确定反倾销税额的依据,在出口价格确定的情况下,正常价格越高,倾销差价越大,面临的反倾销税率越高,对出口方越不利,因此正常价格的确定是关键。在绝大多数WTO成员国,主要根据本国价格确定正常价格。然而,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学术问题研究》2005年01期
学术问题研究

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与反倾销规避种种

一在中国加入WTO的双边谈判中,美国为中国设置了三个门槛:第一个门槛,要求中国以发达国家而不是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加入WTO。第二个门槛,对中国纺织品和服装贸易的配额(即限制进口)期限由5年延长至10年。第三个门槛,不给予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即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成员,在国际贸易中按照对待非市场经济国家的规则、惯例对待中国。中国经过长达15年不懈的努力,以及美国出于全球战略利益和美中战略利益的考虑,于1999年11月15日作出同意中国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入世的决定,中国终于跨过了第一个门槛。由于第二个门槛是针对中国的个案,其歧视性过于耀眼,美国着眼于国际贸易的战略安排和美中贸易美好前景的魅力,以及《中欧谅解备忘录》签约的事实,对这个门槛可能做出一些让步。剩下的第三个门槛,即不给予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美国视它为遏制中国的长效手段,绝对不会轻易弃之不用。二美国在近期内不会主动拆除第三个门槛的理由,主要有三个。第一个理由,美国设置第三个...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知识经济》2019年07期
知识经济

关于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问题的思考

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问题较为严重,主要受到国际方面诸多因素的影响,导致我国的非市场经济现象严重。那么,作为高中生,应该如何看待中国的非市场经济地位?应该如何定位呢?下文进行详细的分析。作为高中生,我们在学习之外,还应重视生活与社会事件的了解,遵循与时俱进的原则,更好的融入到社会中。针对于此,下文分析我在课余生活中了解的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问题,提出几点自己的见解,以供同学们参考。一、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问题分析对于市场经济而言,属于历史中的经济制度,具有内在规定性特点,也就是社会生产与流通过程中,通过市场机制进行自发调节。此类内在规定性特征的表现形式较为丰富,由于每个国家的经济基础特点以及文化传统特征等不同,所以,市场经济的内容存在差异,无法进行市场净化的标准绝对化处理。作为高中生,我在研究的过程中,发现我国已经加入了WTO,但是,还有着“非市场经济地位”的相关问题。主要原因为:其一,在冷战时期西方资本注意国家出现了贸易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际贸易问题》2019年06期
国际贸易问题

市场化程度是否提升了对中国企业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可——基于欧盟对华反倾销的调查事实

引言市场经济地位(Market Economy Status,MES)规则业已成为西方国家对华实施歧视性贸易保护的政策性工具。依据WTO协定,中国本应在2016年底获得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但到2018年4月底为止,美、欧、日等多个发达经济体仍然不接受中国市场化取得的成果,拒绝给予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不少学者基于众多事实的研究表明,西方国家难以善意接受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K.威廉.华生,2015[1];李思奇等,2016[2])。在非市场经济地位规则之下,美欧在针对中国反倾销税的计算时,通常无视中国企业的生产成本和价格,而是采用所谓符合自由市场经济的第三方国家(替代国)的数据,导致中国企业被裁定存在倾销行为进而征收高税率的概率要明显高于其他国家(左海聪等,2017[3];彭德雷,2015[4])。然而事实上,中国的市场化改革取得了显著成果。自2003年到2016年间,中国的国有经济工业销售产值的总量始终没有超过非国有经济,且整体...  (本文共20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8年04期
法制与社会

刍议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之争

中国为加入世贸组织,在与美国进行最后的谈判中做出妥协:中方接受美方要求,视中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对中国产品可采用“替代国”方法判定是否构成倾销和倾销的幅度,但中方入世15年后,即于2016年12月11日终止实施。然而,2016年6月8日,欧盟通过新的《反倾销条例》,新增中国为“非市场经济”(NME)国家,同年7月15日,美国在世界贸易组织会议上明确表示拒绝自动授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有关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之争,届时成为学界研究热点,如何论证我国已经自动获取市场经济地位以及如何应对欧美对我国的歧视性待遇等问题亟需解决。一、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的法律渊源为了尽快融入全球化经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在入世时签订了《中国入世议定书》(简称《议定书》),《议定书》中第15条增加了带有歧视性的反倾销条款。(一)对确定补贴和倾销时的价格可比性采取“替代国”方法根据《议定书》第15条a项(ヽ)目和(ヾ)目,对确定中国补贴和倾销时的价格可比性实...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