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超越简单的线性思维

$T在我国改革和发展的一些重大问题的争论中,充斥着一种明显的线性思维方式:将特定历史条件下发生的现象当作历史的必然;将某些可以作为教训的历史作为经验;不考虑特殊的历史背景而将某些逻辑绝对化等。$$我试图通过对新比较政治经济学一些理论的介绍,引进看待这些问题的一种更为广阔和复杂的视角$E$$近两年,在思想理论界,关于我国改革和发展中的一些重大问题发生了一系列的争论,这些问题涉及如何看待权力与市场、经济增长与收人分配、对外开放与自主发展等等。然而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些争论中,充斥着一种明显的线性思维方式:将特定历史条件下发生的现象当作历史的必然;将某些可以作为教训的历史作为经验;不考虑特殊的历史背景而将某些逻辑绝对化等。在这里,我试图通过对新比较政治经济学(Hew comparative polit-ical economy)一些理论的介绍,引进看待这些问题的一种更为广阔和复杂的视角。$$一种超越对立的新视角$$其实,有关上述出现在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班主任之友(中学版)》2017年11期
班主任之友(中学版)

教育应冲破线性思维

在两个案例中,杜老师和吴老师通过不同的手段,解决了当务之急,似乎都达到了自己所定的教育目的。但我觉得,两位老师在处理手机相关事件上,都有一个明显的局限一-陷入了线性思维的模式,使用的教育的方法和手段完全被线性思维所牵制。所谓线性思维,是指思维沿着一定的线型或类线型的轨迹寻求问题解决方案的一种思维方法,是一种直线的、单向的、单维的、缺乏变化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模式的致命缺陷,是对待事物的态度比较极端,非此即彼,非对即错,经常把多元素问题变成单元素问题,排除其他方法的可能性,在处理问题时简单地进行二选一的抉择。在案例一中,杜老师发现小言晚自习玩手机,便认为手机是解决问题的最大障碍,他觉得一定要跨过这个障碍,才能取得预期的教育效果和目的。因此,不管是最初利用“亲情绑架”的方式——让小言在爷爷和手机之间作一个抉择,还是后来为了延长小言的体验周期,使小言在“冰与火”般的纠结与痛苦体验中做出决定,都是围绕着“毁掉手机”这个终极目标而进行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长城》2017年04期
长城

听见不如同时看见

中将甘露寺与桃花联系在一起了。我就想——那在树丛中一闪而过的“甘露寺”,以及一闪而过的桃花,到底有着怎样的内在联系呢?于是我决计去一次甘露寺。那天,我是一个人去的。我要一个人默默地走,一个人默默地沉思,一个人在因美而让人伤感的春天里,让桃花轻轻地灼伤一次。在一个陌生的小镇上,通过几个坐在门坎上晒太阳的昏昏沉沉的老人,左打问右打问,终于穿过一条弯弯曲曲的巷子,来到了村外的一个类似于大场院的地方。要不是里面突然竖起一座灰色的砖塔,我绝不会想到它就是甘露寺。的确,它就是甘露寺,大门的匾额上写着呢。焦墨草书,苍劲古拙,有点像怀素的手迹。只是那木质的牌匾因年代久远而龟裂,上面的油漆也显斑驳。推开大门走进去(心里怯怯的),迎面是一间低矮简陋的殿堂,敞开着双扇木门,泥塑的台基上端坐着一位同样是泥塑的七眼佛母(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她全身洁白,面部有三只眼,手心与脚心各有一只眼。只见她左手当胸作三宝印,拈着一枝乌巴拉花,在肩头绽放,右手下垂,放在...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长城》2017年04期
《小康(财智)》2015年04期
小康(财智)

结构调整需警惕线性思维

2002-2008年我们很多的结构性指标出现恶化,而不是像政策调控希望的那样是改善的,原因可能就是我们判断这种市场变化习惯用一种线性思维进行,习惯用一种封闭性思维进行。文|刘元春目前,在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上,政府陷入了一个很大的悖论,它总想在这方面发力,但总是找不到一个抓手,总想看准下一步结构调整的方向,但这种方向老是犹疑不定,导致它在认定的方向用力过猛,但在可能的方向上又用力不足。对此,我的观点是,中国市场主导型结构调整已经全面开启,政府很重要的就是顺势而为。做出这个判断的理由主要有四个:第一,2008年以来,中国刘易斯拐点的出现,很重要的一个影响是,导致中国的一个基础性价格发生变化,也就是中端、低端、高端相对工资的调整,使我们低端产业劳动要素价格急剧上涨,从而带来两个结果,一个是我们以往构建的劳动密集型的比较优势发生巨大变化,我们的产业出现漂移;另一个是我们的产业区域分布出现重大变化,据我们测算,中国的GDP中心、投资中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学·经济·社会》1987年03期
科学·经济·社会

理论思维模式与中国体制改革

一、传统思维模式及其根本局限性 从近代科学的兴起到十九世纪,自然科学及社会科学研究的基本思维模式主要是所谓的 线性思维模式。即认为:复杂事物和复杂关系的性能等同于被简化还原之后简单事物和简单 关系性能的直接相加;整体事物的性能等同于它的各个组成部分性能的直接和;与之相应的 研究方法则是所谓的分析还原法,即将复杂事物和复杂关系简化还原为简单事物和简单关 系,将整体割裂为它们的组成部分,然后分别考察这些被简化了的关系及部分,最后将这些 认识集中起来的一种研究方法。例如,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中,要了解象机械钟表和蒸汽机这‘样的机器,人们就将它拆开成务个零件,然后分别了解各个零件的性能,最后合起来,便掌 握了这些机器,笛卡尔在《方法谈》①中,最先将这种方法明确表达出来。 在这种基本思维模式之下,人们将复杂的关系分解为单线因果关系并在各个不同领域中 将事物分解为最后的单元。于是,物理过程被还原为只服从力学规律的微粒,化学过程被分 解为不可再分...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唯实》1987年01期
唯实

理论思维模式与中国体制改革

一、传统思维模式及其根本局限性 从近代科学的兴起,到十九世纪,自然科学及社会科学研究的基本思维模式主要是所谓的线性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认为复杂事物和复杂关系的性能等同于被简化还原之后简单事物和简单关系性能的直接相加;整体事物的性能等同于它的各个组成部分性能的直接总和。与之相应的研究方法则是所谓的分析还原法,即将复杂事物和复杂关系简化还原为简一单事物和简单关系,将整体割裂为它们的组成部分,然后分别考察这些被简化了的关系及部分,最后将这些认识集中起来的一种研究方法。 在这种基本思维模式之下,人们将复杂的关系分解为单线因果关系并在各个不同领域中将事物分解为最后的单元。于是,物理过程被还原为只服从力学规律的微粒,化学过程被分解为不可再分的原子,生命有机体被分解为细胞再进一步分解为化学过程,行为被分解为条件反射和无条件反射,社会(系统)被分解为各种社会元素—个人或集团。于是,只要知道事物的全部组成元素在某一瞬间的全部性能与行为,事物未来...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唯实》1987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