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实力传播启动INSIGHTS DNA项目

12月13日,实力传播 (ZenithOptimedia)对外披露其INSIGHTS DNA——对媒体策划进行逆向工程的部分调查结果。根据时间表,此项耗资200万美元,历时两年的单一数据源研究成果已于11月正式服务于实力传播的广告客户。实力传播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郭志明表示,将与其签约客户共同分享此次研究成果,并且每年都将进行相应数据的更新。 $$   广告界一直有说法认为,“中国企业在广告上的投资大约有30%-50%是在资源浪费。”实力传播中国区传播策划总监陈秀玲也表示,INSIGHTS DNA计划是反目前的传统市场方法,希望从源头上对消费者进行调查,根据数据分析“客户的市场预算到底是哪部分在起作用,”进而最大限度减少市场决策中的臆想成分,“而这些臆想成分每年会给中国企业造成高达100亿美元的浪费”。$$   INSIGHTS DNA的理论雏型来自于集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成功营销》2015年03期
成功营销

实力传播 打造创意环境

营销者说2015年的一大趋势是社交电商。在中国,我最看好的社交网络平台是微信。我现在很期待看到,2015年里微信将推出哪些新的广告模式,并给社交电商带来什么样的局势。实力传播2014年在许多领域,例如数字,尤其是内容方面,2015营销关键词都推出了创新实践。例如,2014年实力传播为利洁时旗下的杜蕾斯品牌做的一社交电商个营销活动,就没有采用传统的媒介,并带来了很好的效果。我(Social commerce)2015年的一大趋势们在与客户合作的时候,也采用了一些新的合作方式。是社交电商,这种通过社交网络来进行电子商务的模式,将在2014年11月,实力传播增设了武汉办公室,并将那里打造2015年崛起。在中国,我最看好的社交网络平台是微信。2014成一个创意空间。在那里,人们可以享受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年里,微信已经陆续推出好几种广告模式,我现在很期待看放松心情,让员工享受在办公室的时间。作为一家创意代理机到,2015年里微信将推出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闻研究导刊》2015年20期
新闻研究导刊

美军软实力传播机制研究

军事软实力是一国军队基于本国历史传统、价值体系、军事战略、组织方式以及战斗精神、自身形象等方面所产生的吸引力、感召力与影响力,是军队核心价值、信仰体系和军事文化等方面的集中体现。军事软实力传播是指国家和军队媒体通过各种传播方式的组合,围绕军事活动、军队形象进行跨文化信息交流与推广,并取得尽可能有利的传播效果。它是一国国家软实力传播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传播的信息量、覆盖范围以及传播速度、精度以及影响效果等。一、美军构建软实力传播机制的基本途径美国军队十分重视军事软实力传播建设,并注重从顶层设计的角度进行相关投入,其军事软实力传播的发展充分体现出适应战争需要而不断变化更新。美国军事软实力传播主要有以下三种基本途径:(1)着眼战争需求,做好顶层设计。美国政府和军方着眼战争需求,注重在战争实践中完善军事软实力传播理论创新机制,健全传播组织结构并设定具体明确的目标。“战略传播”作为美国实现其政治和军事目标的重要手段,被政府和军队领导人在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企业家》2003年11期
东方企业家

实力传播首席执行官李志恒 我只担心梦想不够“大”

1,.、96年,实力传播进军祖国大陆。顺着.com l、_,热潮,同时又争取到可口可乐这位大客户,实力在广告购买市场乘风破浪,至今年在祖国大陆承揽额已超过50亿人民币.光在电视媒体这块领域就坐拥祖国大陆1 9%的广告投放量。 因着这样的霸气,李志恒成为“中国媒体购买事业第一人”。当年在台湾,他因缘际会跨入广告公司.并着手开发当时广告界处女地——媒体代理业务。随后.他成功说服上奇广告母公司让他西进祖国大陆,带领着40几名员工开垦市场.7年之间,实力摇身一变.成了有500名员工的公司:他更在2002年将实力从媒体代理转型为全方位的整合行销传播公司。 李志恒手下的实力就像是一只变形虫。面对祖国大陆本地客户”讲人情“、外商公司”重理性”的特点.实力都能转换作业模式顺应客户需求。李志恒笑称这是要用谦虚、包容的态度来观察和服务当地市场.以”变”来应”万变”是他的经营哲学。实力的同仁都知道李志恒小学曾留级两次、大学念了三所只拿到一张文凭。”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新闻大学》2013年01期
新闻大学

软实力传播的类型学分析

所谓软实力传播(Communication of Soft Power)就是一个(或一组)体现了国际社会关系和经济贸易的时空、机制变革的过程,并且产生了跨地理区域、虚拟区域的信息流动、文化活动、精神交往以及权力实施的传播现象。它是一种历史外观(figures)在传播活动中的体现。拉扎斯菲尔德和默顿曾强调传播研究的历史真实性,“人的注意力是在不断变化的,但这种变化并非随心随遇,而是深受社会与经济需求变迁的影响。”[1]追根溯源,这种具有马克思主义哲学特点的传播观念,也得益于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的论述。[2]而如果说黑格尔提出了一个没有存在背景的历史外观模式,那么伊尼斯所著《帝国与传播》正是在历史和经验的背景中根据新的信息时代去寻求传播活动的模式。[3]无论是哥伦比亚学派还是多伦多学派,亦或是古代唯心主义哲学思想,都告诉我们,国际间或全球范围内的软实力传播绝不是一个新现象。软实力传播的特定形式可能由于历史时期的不同而有所区别,其历...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03期
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全球治理中政府间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的软实力传播:发展现状与战略选择

一、引言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联合国系统内部与外部,多方伙伴关系的发展使全球治理在世界范围内的集体决策趋势愈加明显。这意味着面临日益复杂的挑战与涉及多边关系的全球问题,仅以政府或高层对话的方式进行全球治理已力不从心。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曾明确表示对包容性的民主力量的需求:“联合国曾经只涉及政府。但是现在我们知道,全球的和平与繁荣离不开政府、政府间组织(In-ter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下称IGO)、非政府组织(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下称NGO)、商业团体及整个公民社会的参与。”[1]除了国家及其政府这个公共部门的代表,私营部门、公民社会及其不同社会机制同样具备运用信息传播参与全球治理的能力。在公民社会结构中,IGO、NGO改变了国际信息传播的格局,通过软实力传播吸引媒体关注、博得公众支持,并最终获得政府政策支持或推动新政策制定及实施。软实力传播是一个(或一组)体...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