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生产线全部西迁 上海三毛转型

3月1日下午6时,上海杨树浦路1056号,一些职工正陆陆续续走出厂门,他们一边说笑,一边走向门房室,打卡,下班,一切显得自然而平静。这里正是上海三毛(600689)的毛条生产基地——上海第一毛条厂,这里同时挂着另一块牌子,申一毛条有限公司。$$然而这种状况一个月后可能不复存在,该厂一位人士表示,“4月份将启动第一批西迁重庆的战略,厂子将搬迁至重庆市丰都县名山镇。部分技术人员与管理人员也会过去,机器设备4月份可能就会往那边搬”,这里则将成为北外滩世博会的一个园区。$$对于有着已有70余年历史的老字号上海三毛,此次搬迁仅仅是其转型中的又一个开始。在上海三毛的转型战略中,毛条、毛纱、毛纺织品等生产线将全部西迁重庆,降低成本,腾出资金,在上海实现向都市经济的转变,上市公司则实现东西联动的局面。$$中国纺织协会副会长、上海纺织协会会长赵美娣则表示,“上海三毛转型的意义在于,纺织业将迎来新一轮的大发展;作为上海支柱产业之一的纺织业将向都市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陕西发展和改革》2018年06期
陕西发展和改革

省发改委举办“西迁精神”报告会

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有关“西迁精神”的重要指示,传承好弘扬好“西迁精神”,9月27日下午,省发改委邀请西安交通大学“西迁精神”宣讲团,为全委干部宣讲“西迁精神”。讲座由委总工程师赵新勇同志主持,委机关全体干部、委属单位副处级以上干部和党总支、支部委员共200多人参加。全体与会人员首先观看了宣传片《永远飘扬的旗帜》。随后,宣讲团成员——西迁老教授胡奈赛、西迁子女金沙曼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高等教育》2018年20期
中国高等教育

西迁精神的社会认同与推进路径

西迁精神不仅有历史意义,也有当今时代的精神价值。西迁精神不断进行内涵更新,持续为社会发展提供精神引领力。将感性认同落实于行为认同上,才能实现西迁精神的社会认同。作为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的重要组成,西迁精神见证了中国著名高校由东部迁往西部与党同心同德的奋斗历程,体现了知识分子在艰苦环境中爱国奉献的高贵品质和责任担当。让西迁精神获得广泛的社会认同,彰显时代价值,更好地发挥精神引领作用,已经成为时代的呼唤。西迁精神的社会认同,是一个从个体的感性认知、价值认同和行为践行三个层次逐渐推广到全社会广泛认同的过程。本文立足于西迁精神与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的内在联系,阐述西迁精神获取社会认同的时代意义,提出合理有效的西迁精神社会认同的推进路径。西迁精神是中国共产党精神谱系的组成部分中国共产党在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和波澜壮阔的建设时期,熔铸出众多时代精神,这些精神成为引领人民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巨大力量。开天辟地、敢为人先、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立党为公、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西部大开发》2019年02期
西部大开发

一代“西迁”人:历史不应忘记

1964年的交通大学校景平凡的伟大才是真正的伟大。六十年前,有许多普通的人,拿着一张小小的火车票,因为那句“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而踏上了千里西去之路,这一别就是一个甲子。六十年,改变的是曾经年轻的容颜;六十年,不变的是一颗赤子的心。西迁开始的时间那端,是中国人的大时代。20世纪50年代,中央决定将关系国家发展的重要工厂和众多有实力的大学迁往西部。“风云帐下奇儿在”,这是毛主席当年的期待。于是无数人准备好行囊,开始了一场不再回头的远行。在陕西,无数趟列车从远方载来了专家、教授、工人、学生……也载来了整整一代人的光荣、梦想与最无私的奉献。1954年,第五军医大学从南京西迁至西安与原第四军医大学合并扩建成第四军医大学;1955年,位于上海的交通大学西迁至西安成为西安交通大学;1956年,原华东航空学院西迁至西安,后合并成为现在的西北工业大学;1956年,苏州工专土木和建筑艺术科、青岛工学院土木系西迁至西安,组建成西安冶金建筑学院(...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大学教学》2019年01期
中国大学教学

传承西迁精神育人精髓 再铸创新人才培养新辉煌

而且会饱含热情”。如同其他西迁教授一样,西安交通大学理学院西迁教师吴百诗先生在谈到西迁时,一样的义无反顾,一样的铮铮誓言溢于言表。在吴老眼里,交通大学的“西迁精神”,不仅体现在当年的师生响应党的号召,舍弃大上海优越的生活条件随校西迁,更体现为交大人优秀的教育教学传统的传承与发扬。一、教育教学中的西迁风骨正如武林高手,老一代“西迁人”自成风骨,用他们的脊梁负起西迁的重任,在教书育人的三尺讲台上,他们“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其儒雅之风和硬朗之骨已成为新时代西迁新传人的座右铭和风向标。赵富鑫先生和殷大均先生是交大“西迁精神”的卓越代表,是西安交通大学物理课程教学的奠基人。两位先生作为交通大学的前辈和西迁教师的杰出代表,在大学物理教书育人思想的开创、人才培养与创新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他们的言传身教在教师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陕西省首届教学名师王小力教授记忆中,赵老严谨求实,对青年教工关心爱护无微不至,“他的言传身教给予我很大的启发,虽然年...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新西部》2019年16期
新西部

佛慈:在西迁中传承中药经典

佛慈制药是上海人的骄傲,也是兰州人的骄傲。一年前,兰州佛慈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佛慈制药”)搬家了。整体搬迁到兰州新区华山路上后,因为新区距市区70多公里,海拔要高500多米,佛慈职工间相互问候中就多了一句:你今天上来的?哪天下去?佛慈制药的这次搬家,距离其从上海整体迁往兰州,已经过去了六十二年。当年,随佛慈制药从上海来到兰州的职工,共有39人(此数据采用迁兰职工口述)。他们被称为迁兰职工,目前还有4位健在。他们是李吉娣、刘以娟、张婉玲、徐景星,如今都已是耄耋老人。对佛慈制药来说,迁兰职工则是他们的宝贝和骄傲。从上海到兰州兰州是甘、青、宁、新四省区的商贸集散中心。1953年,国家“一五”计划将兰州作为重点建设的工业城市。短短几年,兰州人口由新中国成立初期的24万人增加到50余万人。但由于政治、经济、军事等诸多因素的制约,兰州经济基础十分薄弱,交通不便,一时间商业、饮食业、服务业用工缺口压力巨大。1955年7月,国务院在上海召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