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司法大众化是一个伪命题

编者按$$“建设法治国家”早已写进宪法,但是如何建设法治国家,一直争论不休,尤其是近年来,在“反思改革”的社会思潮影响下,分歧日彰。《贺卫方:不走回头路》一文在本报2008年7月14日刊出之后,引起反响之大,出乎我们的预料。贺卫方在文中表达了他对中国司法改革的一些担忧,认为司法独立刚刚起步,却又有走回头路的趋势:一方面追求专业化,另一方面则强调“司法的民主性”、“大众司法”,相互矛盾,相互冲突,使得司法独立大打折扣。对此,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院长陈忠林教授撰写《中国法治:应该怎样向前走》一文 (见本报2008年7月21日39版)与贺卫方教授商榷,继续强调法律不能偏离一个社会民众普遍认同的常识、常理、常情,认为司法体制的职业化必须与民主化相结合,民主化必须优于职业化,必须以民主化来促进职业化。通过本报牵线,陈忠林与贺卫方商定择日当面切磋,我们也将继续关注两位法学家的对话。与此同时,另有一些著名法学家也纷纷撰文参与讨论,针对中国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2019年04期
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

企业社会责任是个“伪命题”吗?——关于企业社会责任若干基本问题的思考(一)

从企业管理自身的影响就是其社会责任来看,企业社会责任概念不会消失,因为企业的影响将永远存在。“企业社会责任”本来是不应该存在的问题。企业是在获得许可下开展生产经营活动的。企业家创办企业,为社会提供生产有用的产品和服务,从某种意义上讲,企业天生就是为服务社会而来,为社会提供更多有用的产品和服务就是其最大的社会责任。因此,从企业发展本源或者企业创立初衷看,企业只要坚持为社会服务这一根本目的,企业社会责任就是一个没有必要的问题。企业社会责任是一个“伪命题”,来源于传统经济学理论。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弗里德曼认为,如果企业有社会责任,那就是在遵守游戏规则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赚取利润。企业对社会做出贡献的衡量标准,来自于为社会提供相同质量和数量的产品和服务下的利润多少,利润多的企业就是为社会贡献大的企业。弗里德曼的观点实质上是对企业社会责任概念的否定。然而,当赚取利润就是企业最大的社会责任,利润最大化决策原则成为企业经营决策的金科玉律之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科技信息》2018年01期
中国科技信息

共享是个伪命题

~~共享...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时尚育儿》2017年08期
时尚育儿

李筱懿 做好自己是对孩子最好的教养

她是女性主义作家,著有畅销书《灵魂有香气的女子》,你或许已经读过她的作品,她的文字励志中带有温度,看完很有收获和成长。她亦是自媒体矩阵“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的创始人,她就是李筱懿。今天,这位成熟优雅的女性将以妈妈的身份和大家分享育儿生活的智慧以及女性的自我成长。给自己力量,做灵魂有香气的女子很多人认识李筱懿,是从她的畅销书《灵魂有香气的女子》开始的。这本书里写了26位民国女性的故事,很有力量,看完也很有成长。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本书是在她人生非常苦闷的阶段写的。在她32岁的时候,孩子的到来让她的生活有了巨大的改变,像很多新手妈妈一样,她不停地问自己:工作与生活如何平衡?亲子关系如何平衡?自己的兴趣爱好又如何找到一个出口?可是对她而言,在那个年纪,作为一个相对成熟的女性,去找人聊天诉说痛苦,已经是一个不太能做的出来的事情。于是,李筱懿选择了把这一切诉诸笔端,她很想从一些女性身上去寻找一种力量,能够和她一起走过这段困难的时光,于是就写...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现代艺术》2017年04期
现代艺术

在路上

时常想,如果没有书法,我的人生将动。灯灯相传,中国书法越数千年而不堕,会怎样?正是因为有像他们这样的守望者一辈辈很多假设,其实都是伪命题。不知传承。我的人生路上,受过很多人的恩惠,不觉,书法陪我走过了二十多年。虽然对此心存感激,总觉不能辜负。这条路上有太多艰辛,所幸我始终坚持,我接触书法,始于涂鸦,因此也走了以一颗朝圣的心,不断探求先贤笔下的很多弯路,手上始终有“野”气,在展精神高度。览中看到很多点划精当、文气沛然的作古人云:心正则笔正。“自天子以至品时,往往心生羡慕。后来读《论语》,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大学》),看到“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才知道,学书,早已融入了我的生命,成了我敬艺术的高度,还取决于内在修养的高度,德修身的方便法门。因此,于读书不敢懈怠。我先后师从谢季筠、夏应良、何应辉我学习书法,最早临摹《圣教序》。先生。他们为人治学的风范常常让我感该帖点画洗练,结体劲峭,风格简劲俊逸。临习《圣教》,最大的收获是解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艺术与设计》2017年05期
艺术与设计

把传统设为未来

41 23设计师创新的原动力其实有两大方面,一方面就是知识,另一方面就是材料和工艺。这两个方面,是水果和蔬菜,需要你吃到肚子里才能消化,消化之后才能产生出设计来。这其实是中国设计未来能产生伟大设计或者是非常经典设计的一个基础。——张雷每年四月,几乎大部分的产品设计师都会齐聚米兰,进行着一场无声的对决。在这场对决中,“中国设计”似乎总有人认为其是个伪命题,它有连续的发展脉络吗?它有对传统的适当的继承发展模式?它有什么可以归纳出来的明显特征吗?中国设计师张雷是米兰设计周的常客,在2012年凭借“From余杭”系列作品成为首个获得米兰家具展卫星展Salone Satellite Design Report Award的中国设计师,之后,今年的张雷,带着“融”五年展来到了米兰Tortona区,同时,这也成为了米兰最受关注的中国展。“融”是一个过渡、未完成的状态。它是未定性的,充满各种可能。更是一种工艺的进化,传统手工艺在当代设计中得到了...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