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理性的“反抗”

范志仁认为“散步”是个平和的诉求办法。他认真地向番禺居民请教:“我们要不要堵路?在工厂门前堵,还是堵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四川师范大学
四川师范大学

加缪反抗哲学旨归下的艺术思想研究

加缪作为存在主义哲学家、文学家,其哲学思想与文学作品在西方思想史和文艺界上有重要影响。加缪的荒诞理论以及后续的反抗哲学,成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哲学思潮里的中流砥柱,并使得荒诞进入了美学领域,成为了新的审美形态和审美范畴。加缪的小说《局外人》和《鼠疫》也因其存在主义思考和人道主义精神,使得加缪获得了195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这样一位兼备逻辑思辨能力和艺术创作能力的思想家,他的艺术理论是值得深入挖掘的。所以,本篇论文旨在探讨加缪反抗哲学体系下的艺术思想。本文开篇对加缪艺术思想的来源进行了具体分析。加缪艺术思想的哲学依据正是其反抗哲学,反抗哲学的发展经历了荒诞、反抗、人道主义三步,所以第一章总共分为三节进行论述。荒诞是其反抗哲学提出的缘由,也是其思想大厦的基础。加缪在荒诞理论中主要讨论了荒诞的概念、荒诞与死亡、荒诞与虚无之间的关系;反抗哲学则是加缪后期经过对荒诞的修正后更为成熟的哲学体系,反抗哲学相比较荒诞哲学更加系统化,也加入了更多...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科技大学
华中科技大学

生命意义的追寻

阿尔伯特·加缪是二十世纪法国伟大的思想家,他一生思想的核心即在于对生命意义的确立与追求。而当他确立以后,他的一生便都在为这种价值而奔走呼号。这个价值即是加缪找寻到的由经验理性所确立的人性的存在价值,即人性的爱与美,即善的理想。在加缪的哲学中,生命意义乃是分为两个层面:超越性存在下的生命意义与经验理性下确立的生命意义。形而上的探求由于超越了理性的限度而是人所无法获得的,由此,世界与人本身的不可理解性、无法理性化约性即构成了荒谬感的产生,荒谬即是人对统一的渴求与世界的非理性之间的一种根本的对立与离异,是人与其存在根基的分离。而面对荒谬,重要的是如何选择与生活。加缪首先否定了三种在他看来错误的解决方式。首先即是生理自杀。生理自杀取消了个体存在,使荒谬随着三位一体中其中一方的消解而也随之消失,但却只是荒谬的消解而不是荒谬的真正解决;其次,哲学的自杀通过对绝对的理性亦或非理性的上帝的飞跃而将荒谬的矛盾予以化解,但却因对明晰性的丧失而只是思...  (本文共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怨恨:中国现代十位小说家文化反思的现代性体验

在中国现代文学作品的阅读中发现了中国现代文学的怨恨体验。通过整合中外古今文学评论、哲学思想、伦理学、心理学等相关学科的怨恨理论,在全球现代性视域中提出并界定了适用于中国现代性文化语境中的“新怨恨”理论,运用这一理论并借鉴西方现象学、新批评、结构主义、存在主义等阐释方法,通过对中国现代十位小说家小说文本的全面细读与重新思考,论证并得出了怨恨是中国现代小说家鲁迅、茅盾、巴金、老舍、沈从文、张爱玲、钱钟书、端木蕻良、无名氏、赵树理等人小说创作的文化反思的现代性体验的结论,进而提出怨恨是整个中国现代文学的现代性体验的观点。全文共八大部分。导言部分指出本文从“新怨恨”视角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的独创与开拓。第一节首先强调笔者是在作品阅读中发现了中国现代文学的怨恨体验,然后指出怨恨体验不仅存在于中国现代小说之中,而且也存在于中国现代文学的诗歌,戏剧,散文等其它各种体裁之中;接着驳斥了不承认与不愿正视中国现代文学怨恨体验的代表观点,最后通过对研究历...  (本文共23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我”与“我们”:鲁迅个人主义命运考论

20世纪,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与两个概念——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密切联系在一起。这两个概念都不是从中国家庭本位的传统伦理文化中自发生成的。通过引入卢梭、尼采、易卜生、施蒂纳等人的思想,个人主义在五四时期逐渐成为股思想潮流。但个人主义并未内化为中国思想文化的组成部分。在民族救亡的现实面前,个人主义很快让位于能够直接解决社会问题的阶级革命。作为两个截然相反的概念,它们对“人”的内在规定性完全不同。个人主义肯定个体的理性自觉。它以“个”、“我”为基本组织单位,提倡“个”的理性自由精神,肯定“我”的理性批判能力。而阶级革命以“我们”的集体的联合为基本结构形式,要求个人必须服从集体,并以思想的一统性作为革命胜利的根本保障。当集体主义成为时代的主流话语,追求精神自由的个人主义的命运就成为一个问题。本文以鲁迅及其精神传承者为代表考察个人主义在阶级革命的“我们”及其话语权威面前如何最终丧失“我”的精神独立,从而剖析个人主义与政治话语权威的复杂关系。第...  (本文共1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我反抗故我在—“反乌托邦三部曲”的存在主义倾向

扎米亚京的《我们》、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和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合称为“反乌托邦三部曲”,三部曲对现代人生存境遇的深刻反思,对人在绝望境地中的自由意识和担当意识的呈现,以及对人面对自由时的两难选择的思考等,都折射出存在主义式的精神内涵。首先,“反乌托邦三部曲”中三个世界的运转法则像一道围墙将人困于其中,以“二二得四”为象征的极权主义将人从里到外纳入公式般的规划中,对人实行全面而精细的控制,久而久之造成人的全面异化。其次,三部曲的主人公在对荒诞的体察中实现了觉醒,力图超越非人的现实,回归真正的自我,在生存抑或毁灭的选择中毅然走向悲壮的反抗之路,正是这种自由意识与担当意识恢复了人性的尊严,体现出一种存在主义式的人道主义。最后,面对主人公的“异端”思想,三部曲的统治者们以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宗教大法官”式的雄辩痛陈了自由带来的灾难,声称为了人类的幸福必须消灭自由,力图从精神上瓦解主人公的反抗意志。这种统治逻辑实际上构成了对存在主义自由...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