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洪小文:时尚科学家

洪小文身材中等,上身穿着暗红条的衬衣,外罩剪裁考究的浅灰色西服,裤子上系着少有研究人员问津的皮质背带,下面是一双锃亮的黑色浅口皮鞋。接受采访前,他正从知春路西格玛大厦五层某个会议室里出来,看上去像是刚刚在为一款即将上市的香水制定战略。$$    “美对科学家也是很重要的。”这位微软亚洲研究院第四任院长说,“搞科研的人同样需要有对品质的执着和鉴赏力。”$$    相比他的两位“神童”前任——张亚勤和沈向洋,洪小文的履历也毫不逊色,作为美国电机电子工程师学会院士(IEEEFellow)和国际公认的语音识别专家,他是当年微软研究院最年轻的高级研究员,他的研究领域包括了自然语言处理、互联网搜索和数据采集等领域,在多项技术领域拥有36项专利发明。$$    但除了现任 《美国计算机协会通讯》(CommunicationoftheACM)编委;在国际著名学术刊物及大会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外,洪小文仍不断向他的同事们证明,他如何“抓住每一个机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读者(原创版)》2016年01期
读者(原创版)

微软程序员:生活不只有眼前的代码

从北京到西雅图刚到西雅图的时候,我去买了一把很大的伞,印象中,这里天天都下雨。后来发现,并没有那么夸张,这里的海洋性气候类似于英国,阴天多。虽然时不时飘毛毛雨,不过大家都不以为意,后来,我的伞几乎没用过。眼下正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有阳光、微风、青草和适宜的温度。这里是微软和亚马逊的总部,谷歌、脸书等公司也在此设有分部。这里没有加州那种热火朝天的创业气氛,微软作为老牌软件公司,给人以稳定、舒适、平等和自由的感觉。像是大帮派的主营地,里面有长老,有师父,有弟子,大家都安处一地,静修武艺,努力让帮派实力更强。程序员自嘲为“码农”,其实我的工作并不是狂写代码,更多的时间花在同团队的沟通和交流上,每天真正敲代码的时间不多。平常的工作是跟一个个项目,短则几周,长则几年,也可以中途换项目,公司内部允许自由灵活的转换。我所在的团队主要负责平台的支持、应用的维护等,属于用户看不见的部分,类似于敲敲打打,修建一栋大楼的地基。在微软,工作时间基本维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外社会科学》1990年30期
国外社会科学

荷兰国际亚洲研究院

一、荷兰国际亚洲研究院简介成立于1993年8月的国际亚洲研究院(InternationalInstituteforAsianStudies)是荷兰的主要亚洲研究机构。根据它与荷兰皇家人文科学院、莱顿大学、阿姆斯特丹大学、自由大学等院校签订的有关协议,国际亚洲研究院的目标与活动被确定为四个方面:一是使研究院成为荷兰和外国研究人员进行亚洲研究的博士后研究基地,推进在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中的亚洲研究与教学活动;二是使研究院成为具有影响的国际学术交流的组织机构,积极开展相关课题的研究,在国内和国际范围内组织学术会议和交流活动;三是要把研究院建设成为荷兰进行亚洲研究的国家中心,并推动亚洲研究在欧洲的国际合作,自1994年起国际亚洲研究院已被确定为欧洲科学基金会亚洲委员会的秘书机构;四是在国际范围内促进亚洲研究的有关活动,建立面向全球的亚洲研究数据库,并编辑出版报刊、杂志与书籍等。国际亚洲研究院设立在莱顿市。1997年12月,国际亚洲研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程序员》2003年10期
程序员

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日子

2003年3月20日今天本来和其他日子一样,发和测试,并收集整理各种数据。没有什么不同。但上午n点多,拱到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通知,要我下午去酬·’ 吃过午饭,我来到研究院,面试的考自叫张黔。当我推门进去时,发现办公室面积不大,但宽大的办公桌上却摆着许多件卡通毛绒玩具,我还以为自己进了卡通玩具店。不过,这的确让我顿时放松了许多。 然后她和我简单介绍了一下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情况·斗及她所在组的情况,缈也介绍,我了解到这是无线网络组,主要从事无线网络技术以及许多相关技术的研究工作沙叹问我对Peer二to甲eer和网络方面了解多戈我说了孵些,主要纂瞿鄂翠 口以前参加过一个 应用的东西。 接着我又向她全面介绍了我的特点和希望能从事的工作,这时的我经过十几分钟的交流,已经基本木紧张了,而且开始显得自信和放松。接着,她又介绍了一些PZp方面的基本知识和研究重点。这次面试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而我也对PZP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最后张黔让我周一来上班。 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今日科苑》2011年24期
今日科苑

让出租车告诉你,北京为什么这么堵

北京的交通一直受人诟病,即使是扩建数条地铁和增开多条公交都无法缓解拥堵的道路,若不幸正巧赶上了高峰期,那就惨了。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们:北京为什么这么堵?微软亚洲研究院的一个团队认为出租车的行驶路线或许能帮助我们找出城市交通网下潜在的顽疾,因此他们就仔细研究了2009年到2010年间33000辆北京出租车的GPS数据,并于不久前在北京举办的第13届普适计算大会(ubicomp)上论述了他们的研究。研究人员将北京分成了几块后发现有许多区域是没有道路直接相连的,在此情况下,出租车想要从A到B点走的就是曲线而不是直线了。所以实际上,交通最拥挤的地方并不一定是道路规划的薄弱点。比如,想要从A点到B点的人没有直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每周电脑报》2006年08期
每周电脑报

微软亚洲研究院开课

月2日获悉,由清华大学、微软亚洲研究院及微软知识产权转让部门共同开设的“未来成功企业家必修”课程正式启动,该课程旨在加强大学生在科研进程中的产业化意识,也使微软亚洲研究院的一流科研成果能够为中国IT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