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妩媚衡山路

一$$    沿着妩媚的衡山路右转,经过普希金纪念碑,汾阳路显得更为幽秘。这里位于上海西区,原法租界的核心地带,坐落着大片欧式建筑群落,到处是民国年代权贵的官邸。$$    汾阳路150号的白公馆,被称为上海十栋顶级老洋房之一,典型的巴洛克建筑风格。上世纪40年代,国民党将领白崇禧曾居住于此。$$    在岁月流逝之中,白公馆如今恍然变成了宝莱纳酒吧,与左邻158号的戴笠公馆摇身变为“和平官邸”餐厅一样,在泛光照明的衬托下,这些精致的洋房呈现出华丽的容貌,被别有用心的商人们称为“上海的时尚地标”。$$    一阵热烈的喧哗和欢呼,从这高墙院落深处传来。$$    这里是7月3日晚间,德阿大战刚刚开启3分钟,正当众人举杯开飨盛宴之际——德国队施魏因斯泰格突然开出角球,小将托马斯·穆勒以一记头球破开阿根廷大门。让阿队主教练马拉多纳记住了他的名字。$$    酒吧内嘈杂的画面,突然被定格了两秒。随后,呐喊声、口哨声、叹息声、酒杯和桌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星星》2017年01期
星星

上海生活(组诗)

在衡山路衡山路在上海不在衡山我不是山中的僧人或大雁。在衡山路晃荡,咖啡馆、酒吧、时装店假装是山中小寺或沙滩?“塞下秋来,衡阳雁去……”志士范仲淹拒绝桃花源一只优美的北宋大雁在汉语的天空写出忧乐参半的“人”字。当代才子佳人若欲自上海南飞取暖、参禅悟道,需降低血压、还清贷款、展双臂,摆脱空中管制——多么难,就多么必要。在衡山路上晃荡、唠叨不是诵经也不是雁叫。暮色里迷失了南北西东我辨认不清内心的留意与别意……晚秋的花溪公园正午的光,挽救临终的秋意。打牌、下棋、听收音机、弹琴说哀、坐在轮椅上沉沉睡去……公园里充满了老人。少男少女们撤退出了晚秋,在某个青春自治区里谈情说爱?草地边缘围拢一圈铁篱像发簪,簪着稀薄灰白的草叶、虫子——一个老人头,暗藏开花的欲望?用染发剂能否重现夏日的墨绿?草地边缘,落叶纷飞像遗言:“人们啊,爱吧,来不及了”落叶的前身是萌芽、情诗——一根树枝一行诗,鸟鸣灼热、押韵。秋风强烈,吹我手掌这两片枯涩的大叶子,手相间的叶...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星星》2017年01期
《洛阳考古》2016年04期
洛阳考古

洛阳衡山路北魏大墓研究札记

一2012年7月,洛阳市在涧西区衡山路北延长线建设时钻探发现了一座大墓,形制非常特别。墓葬位于邙山陵墓群的西段,属于北魏陵区。从过去的工作情况看,这个区域曾经发现过一些北魏和唐代的墓葬,绝少有大型的汉墓,大型汉墓主要分布在邙山陵墓群的中段东汉陵区和西段汉河南县城的北部。这座墓葬的规模较大,墓道长39.7、宽2.9米,没有内收的生土台阶;墓室是明坑,长18、宽10米左右;土圹边缘破坏严重,不甚规则,前半部较窄而后半部稍宽。这种形制和大型的东汉墓相比,似乎有所不同,但和一般的北魏墓也不一样。钻探的时候,我去看现场,探工问时代,我没有见过,所以没有明确答复他们,只是感觉应该晚于东汉,因为东汉墓可能是横列前堂加多个后顺室的结构,或许是魏晋时期的吧,因为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墓室土圹前部较窄,而后部较宽。钻探结束以后,我们进行了考古发掘。2012年9月8日,借召开“邙山陵墓群考古调查与勘测”项目专家咨询会之机,我们请国内的汉魏考古专...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新民周刊》2017年15期
新民周刊

上海的都市森林

周日的早上,一场春雨淅淅沥沥落了下来,飘洒在上海的街巷之间,鲜绿透亮的春色顿时扑面而来。  坐车从淮海路转入衡山路,一路上茂密齐整的行道树,迎着春雨,竞相绽放出苍翠欲滴的春色。衡山路尽头处,是徐家汇绿地,几年间,这里长成了一派恢弘的都市森林,浓浓郁郁的绿色之间,不少市民在湿漉漉的小路上健行。汽车驶上通往郊外的高架路,倏然之间,两旁的春景,仿佛展开了一张绿色的地毯,一直铺展到天际尽头……  你也许会感叹道:这真是一片大森林!  是的,上海真像一座森林都市了。  最新数字表明,上海的森林覆盖率已经达到15%,建成区绿化覆盖率接近40%,森林生态服务功能年价值量约120亿元。到2020年,上海森林覆盖率还有望增加到18%。  如果比较历史的话,目前上海中心城区人均绿化面积将近14平方米,而在20年前,这个数字只有1.69平方米。更早些,解放初上海的人均绿地面积是0.132平方米;在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人均绿地一直徘徊在0.45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地图》2008年02期
地图

衡山路:浮云旧事已枉然

姗嘴山~衡山路,跌落在上的时光失去声响,四百六十棵梧桐树,数十家咖啡馆餐厅酒吧,两公里有余的东西大道,凝视浮光的对岸,谁说它仅仅是一条酒吧街?那根本是一个天大的误会。要知道属于衡山路的黄昏与深夜,永远暖昧不清。稍不留神,你便坠人艳压冰冷的境地中,历史和现实在此处堆砌成叠,白栅栏较之青墙沿,咖啡馆较之酒吧,摩登寥落较之先锋流行,你似乎难以说清究竟哪位担了主角,哪位成了侧景。万事都归一梦了周六傍晚将至,和朋友从衡山路站地铁口出来,腕上的手表指针指向四点四十分,是时,衡山路流淌着的惟有静默,连人的叹息声都变得清晰起来,而往南是喧哗去处徐家汇,往北是全年忙碌的淮海路。世纪回转,1845年到1849年,英、美、法相继在上海城北门外划定了租界,之后又陆续扩张控制范围,到20世纪初才稍稍收敛。现今的衡山路原名贝当路,民国十一年(1922年)由法租界公董局建成,贝当路东北接宝建路(今宝庆路),西南至海格路(今华山路)和徐家汇路(今肇嘉洪路)相交...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地图》2008年02期
《档案春秋》2006年06期
档案春秋

风情衡山路

再去N次衡山路也是闲逛,实在想不到有什么要紧的事是合适在那里谈的。尤其是那里的酒吧和茶舍,是最适合发呆的地方。去凯文咖啡厅或者香樟花园,点了咖啡和点心,在那里泡一下午,聊天看书,或者带上手提电脑去写些什么。隔着大片落地玻璃窗,观望马路上,就是开来开去的车辆和跑来跑去的行人。夏秋两季的时候,路两旁的梧桐树铺张开繁茂的枝叶,在不宽的衡山路上方交汇,搭成一个穹顶,和斑驳的树杆一起组成了一道长约2.3公里的绿色拱门。风吹过,翻卷起满街的浓荫绿叶,落下一地滚动的亮点。树,对于马路就像头发对于女人一样重要。没有这些梧桐,衡山路还叫什么衡山路?一半是喜欢一半是好奇,我特意去查过资料,衡山路两旁的大部分梧桐树——有统计说是460棵—是在1922年就漂洋过海,被人万里迢迢地运来、栽植到这里的。这么多个年头,想来这些梧桐应该长得粗壮高大,但实际上不是,这些树虽然有了岁月感,但微微倾斜的姿态和婆娑的树影倒显得十分浪漫和温情;树杆也不见得很粗大,一个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