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经济再十年

中国经济为什么还能继续高增长?$$    我们知道,中国经济现有的增长主要还是因为我们在市场化和开放政策的框架内能够利用高储蓄而实现资本的快速积累。还有其他很多因素,但这些因素从总体上都有利于这个资本形成而不是相反。教育的普及当然也很重要,不过人们对此在看法上没有分歧,我可以省略不谈。我重点谈资本积累。因为很多人对我们的资本积累速度还是忧心忡忡,担心快速的资本深化会像前苏联那样拖累经济的增长。$$    我还记得,在2000年前后,包括我在内的海内外很多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后续的增长势头都非常不看好。为什么呢?因为那时我们看到资本积累的速度越来越快于它的产出速度,而且,GDP的增长速度的确一度有放慢的迹象。但是后来我发现,我们都错了,因为中国经济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到现在,平均而言不仅是持续高速增长,而且中国经济真正的实质性的变化反而是发生在过去15年里。张五常先生甚至把这一时期称之为真正的中国奇迹。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想一定是经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时代金融》2016年32期
时代金融

低生产率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关键问题:资金问题和“中等收入陷阱”——以中国为例

一、引言发展中国家的共同特征大致有七个:低生活水平,低生产率水平,人口的高增长与抚养的负担,失业率高而且还在上升,过度依赖农产品及初级产品的出口,不完全信息与不完全市场盛行,在国际关系中处于被支配地位。所谓最关键,笔者认为就是在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考虑这个问题,笔者认为应该先考虑我们与发达国家差在哪儿,发达国家的也存在着不完全信息与不完全市场,否则就不会出现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在西方经济学界的流行;目前世界一超多强的经济格局,意味着许多发达国家在经济方面也不同程度地受到掣肘,如新加坡曾连续两年被评为国际关联度最高的国家。特别是在劳动力方面,1970年代人口控制方案“过度”成功使现在的新加坡不得不依赖移民来补充其劳动力供给。然而,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的新加坡目前形势发展较好,去年增长率在3.7%。也就是说,我们与发达国家不同的是前五个方面。笔者对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并不熟悉,因此以下论述单就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2016年05期
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

供给侧改革助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目前,中国正向高收入国家目标冲刺,但是同时老龄化造成劳动力减少,从而导致劳动成本上升,经济出现回落。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迫在眉睫,只有改善劳动力、资本(资金、土地等)和技术的供给,对现有的体制机制进行改革,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水平,才能防范风险、化解危机。目前,中国正向高收入国家目标冲刺,应该是向该目标冲刺的最大年龄段的“运动员”。日本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时间大致是在1965 年,韩国是在1995 年,而欧美等发达国家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时间更早。而南美及东南亚诸国则深陷中等收入陷阱中,无法自拔。中国当前的人口年龄结构,相当于日本1990-1995 年时的人口结构,中国人口年龄与20 年前的日本类似。因此,中国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难度更大。因为从供给的角度看,劳动力在减少,劳动力的成本在上升。从需求的角度看,劳动年龄人口同时也是消费主力人口,故劳动力的减少同时也意味着消费需求的减少。劳动力成本上升不利于投资和出口,劳动力年龄人口减少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注册税务师》2016年09期
注册税务师

财经视点

我国经济增长如何摆脱路径依赖我国上半年统计数据显示,当前我国经济增长模式尚不能完全脱离传统方式。中国经济正处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阶段。完成这一跨越,从根本上要靠全要素生产率(TFP)的提高。有两项重要的工作:一是激活民间投资,这是驱动TFP提升的活跃因素;二是技术创新及其转化体系的优化。我国目前科研投入、工程师人数、每年新申请专利数量已经居于世界前列,但实验室与商业应用之间的桥梁还不够宽阔。而拓宽这座桥梁,需要的不仅是产业政策,还需要更优良的教育系统、知识产权保护体系、高效的经济纠纷司法解决效率、更完备的投融资市场等,这也意味着改革必须是全方位的。下行压力主要源于投资放缓近日,由中国人民大学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发布的报告称,宏观经济出现了企稳迹象,但仍然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民间投资增速与全国固定投资增速的“喇叭口”不断扩大,市场投资意愿依然较弱。从6月份数据来看,当前经济下行的主要压力来源于投资增速的显著放缓。投资增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资本市场》2012年06期
资本市场

不能坠入“中等收入陷阱”

过去30年.中国经济顺利发展.很多企业从一个个人企业、家庭企业变成了一个中等企业甚至是大企业.靠的是什么呢2总的来说就是靠改革开放。改革开放使得我们在许多方面迅速发展起来。改革一方面使得资源投入增加了.投资项目增加了,这就是说要素数量增加支撑了经济的快速发展:另外一方面.要素使用结构的变化和对外开放,使得全要素生产率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出现了刘易斯拐点过去30年,不但投资增加使得经济增长有很高的速度而且效率提高也就是全要素生产率比起过去有很大的提高。再加上在赶超型经济的前提下.政府动员资源的能力和协调能力也助推了我国的经济增长。但是.到了世纪之交,我们发现原来这些优势逐渐地消退了比如说劳动力的结构转移.在大概五六年以前出现了所谓刘易斯拐点,也就是说农村剩余劳动力无限供应的情况已经变化了。所以,要靠劳动力的结构变化去提高效率余地不大.而且劳动成本在迅速地提升。在我们的技术水平跟国外差别很大的情况下.可以利用对外开放.引进技术甚至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前沿》2014年Z6期
前沿

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中的重要作用

一、“中等收入陷阱”问题(一)“中等收入陷阱”概念的提出及其内涵2007年世界银行在《东亚复兴:关于经济增长的观点》的这份研究报告中首次提出“中等收入陷阱”这个名词概念。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在此指出了原有经济发展战略、模式在通往达到更高经济发展水平、阶段征途中的不可持续性和负面效应,强调了规模经济的重要性,认为由于缺乏规模经济,东亚的中等收入国家将会面临严峻挑战,不得不努力保持其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增长速度。然而以生产要素的积累为基础的发展战略可能会导致持续恶化、负面的后果。这一后果的必然出现,原因是资本的边际生产率会下降。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内,拉丁美洲和中东一直徘徊于中等收入区间,它们作为遭遇此种后果的典型国家和地区,始终无法走出这一陷阱。①在我国经济学家蔡昉看来,经济增长理论中的所谓收入陷阱或是发展陷阱,实际上指的是一种均衡状态,也就是在一个促进人均收入水平提高的因素发挥作用以后,由于这个因素拥有某种程度的不可持续性,而其他制约...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前沿》2014年Z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