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电子董事会试点正式启动

本报北京5月10日讯 记者胡红军报道:随着5名外部董事的正式到位,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试点工作今天正式启动。   在今天举行的“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试点工作会议”上,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向中国电子5名外部董事颁发了聘书,加上之前已经任命的3名非外部董事,和全体职工民主推选的1名职工董事,该集团公司董事会的9名董事全部到位。这也标志着中国电子在建立和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方面有了突破性进展,并成为了中央企业中继宝钢集团、神华集团之后的第3家外部董事超过了董事会全部成员半数的试点企业。   根据要求,中国电子董事会主要被赋予对经理人员的经营业绩考核、决定薪酬、选聘等3项管理工作,并切实履行好行使重要子企业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经济日报2006-05-11
《英才》2010年06期
英才

董事会试点两年 “管一千亿完全不一样”

自2005年10月18日宝钢成为国资委董事会试点的第一家之后,董事会试点——这个被李荣融称为“国资委成立之后最大的新闻”一直在延续。董事会试点没有固定的模式,按照国资委对董事会试点的说法,也只是说“这是中国特色的董事会试点”。既然尚属“试点”,任洪斌对国资委的这一探索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2007年12月,国机集团被国资委确定为第三批董事会试点企业,自然要起草《公司章程》、《董事会工作制度》等治理文件,任洪斌在这个时候提出了两个问题:第一,要有科学的态度,因为在此之前,国际上的董事会制度以及先于国机的董事会试点都有成有败,吸取经验必不可少;第二,“切苹果的人要最后一个挑”,董事会成员的更迭、换位是必然,所以在任的董事长、总经理要抛弃自己的利益。说来有趣,2001年任洪斌在国机集团总部被任命为总经理的同一天,国机当时的董事会被中央企业工委宣布解散。现在国机进入试点已两年有余,任洪斌对《英才》记者说:“这两个董事会,性质完全不同。如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英才》2010年06期
《上海国资》2008年01期
上海国资

董事会试点:盘点与展望

决策权和执行权分离是若事会试点取得[Kj了:’要成效两年来,董事会试点企业由2。。5年6月最初的宝钢、神华等7户陆续扩大到了现在的19家。有幸的是,对其中的13家笔者曾有过历时6个月、访谈百人次的调研。调研表明,董事会试点,既符合《公司法》的立法精神,又符合我国企业加快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更符合当前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大方向。盘点试点.成效显著决策权和执行权分离。这是董事会试点取得的主要成效。试点后由于外部董事的不断加入、董事会独立性的逐渐加强,企业决策和执行的行权主体不再重合或一致,决策权和执行权实现基本分离。风险管理与控制加强。公司章程、董事会议事规则及董事会各专门委员会工作规则的建立和完善,使企业在重大问题的决策和执行方面,做到了分工合理、权责明确、制度健全、流程清晰。治理观念与理念变革。董事会试点给所在企业广夫干群带来了治理观念和理念的变化。外部董事制度的建立和有效制衡机制的运行,使企业的经营管理者们,从最初适应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董事会》2008年03期
董事会

国企董事会试点亟待直面的九大问题

2007年12月18日,国务院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在当天召开的中央企业负责人工作会议上宣布,自2005年6月正式启动的中央企业董事会试点工作日前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的肯定。会议同时宣布,2008年中央企业董事会试点工作将继续推进,即在当前19家董事会试点企业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董事会试点的户数和范围。这对于中央企业董事会试点改革来说,无疑是一项最大的“利好消息”和一针恰逢其时的“强心剂”。客观而言,此次董事会试点,虽然符合新《公司法》的立法精神、符合我国企业加快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更符合当前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大方向,并在实践中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由于试点触及了我国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等领域的深层,所以探索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若得不到高度重视和有效解决,将势必影响董事会试点工作今后进一步的推进。笔者通过对13家试点央企历时六个月、访谈百人次的详尽调研,将其归而纳之为如下九大方面即“九化”的问题,仅供有关决策者参考。1....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上海国资》2007年03期
上海国资

董事会试点难题

经过一年多的试点,央企黄事会试点工作成绩史然,与此同时试点中也基落出系列难题,较为突出的有以下几点:蓝事会作用遭遇弱化蓝事会经理层职权不清篮事长地位尴尬外部蓝事作用有待发挥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上海国资》2007年08期
上海国资

董事会试点“攻坚时刻”到来

自2。。5年!。月国务院国资委启动中央企业完善和建设羞事会试点工作以来,查事会试点工作取得十分显著的改革成效。其中,决策权和执行权的彻底分离.可以说是一个具有“划时代”的、“标志性”的变化。至此,国务院国资委所期望的“国有资产有人监管,防范内部人控制,杜绝一个人控制”的基本改革意图,得以初步实现。但是,下一步央企董事会试点何去何从,却不能不说“攻坚时刻”—甚至是触及政治改革的“攻坚时刻”—正在来临!何以谓之?笔者仅举3例加以阐述。首先,查李会何时能够依法享有经理任免的权利?众所周知,虽然新修订的《公司法》赋予了董事会对经理的聘任、解聘权,国资委在查事会试点文件里也明确表明外部盖事过半.鳌事会将享有此项权利。但是,时至今日,试点企业—中央管理的也好,国资委直管的也罢—没有一家盆事会被因此赋予了这样的权利。于是.经理在法理上“对益事会负贵’和行政上“对国资委负责”的天平上,自然倾向于后者。此时,缺失经理任免权的董事会,最终落得也只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