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诚信交易说担保

本期受邀嘉宾 $$   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法官$$  乔国和$$  杨俊召$$  王庆善$$   编者按 生活中,您可能曾为亲属或是朋友向他人借款提供过担保,您可能在按揭贷款买房时向银行抵押您所购买的房产,您也许还会为解燃眉之急将您的财物质押给他人。担保是人们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民事法律行为之一,也是现代商品经济社会中最广泛采用的规避风险的法律手段。其作用在于提供信用支持。对于合同双方都能按照诚信原则进行交易,担保无疑有着举足轻重的保障作用:对债权人来说,担保可以保证合同的履行,避免和减少债权人的风险;对债务人来说,则督促其自觉履行债务。本期即选择了四种常见的担保法律问题及有关案例,邀请三位法官,结合其多年的民事审判经验,为您答疑解惑。$$  之一$$  信用卡担保人要为超额透支担责吗$$  信用卡保证合同的保证人承担的不是无期限、无限额的连带保证责任,其承担保证责任的范围应该根据信用卡的有效期和银行允许持卡人信用透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经济日报2009-09-02
《理论界》2019年09期
理论界

让与担保制度应纳入民法典物权编

前言让与担保最早可溯源于罗马法和日耳曼法的信托理论,现今的让与担保制度则起源于德国,后经由德国、日本以及我国台湾地区的判例和学说逐渐形成非典型担保制度。尽管鲜有国家将让与担保制度实现立法成文化,但这并不妨碍其在担保领域无可比拟的社会功用。目前让与担保在德、日等大陆法系国家占据担保类型的主流地位,在英、美等普通法系国家也呈现出繁荣发展的样态。相比于抵押、质押等传统担保制度而言,让与担保在客体范围、交易成本、融资借贷上具有明显优势,有效弥补了现行担保法体系制度运行上存在的缺陷。让与担保在我国民间担保实践中逐步发展成为普遍现象,在资本金融领域更为突出,极大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发展。综观近年来我国在让与担保案例上的司法实践,可以明显地看出让与担保的生活适用领域在不断扩大,各种案例层出不穷。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对让与担保的效力认定产生分化,部分法院开始有限承认让与担保的物权效力。在这样一个现实背景下,立法呼声增高的让与担保制度,再次成为了理论界和...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法学》2018年06期
中国法学

股权让与担保纠纷裁判逻辑的实证研究

引言2013年修正的《公司法》通过取消公司最低注册资本限额等举措,降低了公司设立门槛,激发了民众创业热情。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激活了股权的融资功能,催生了股权让与担保。股权让与担保的法律结构为:担保人将享有的股权转让给债权人,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或不完全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就已取得的股权保障债权获得清偿。股权让与担保的旨趣在于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将股权与担保人的其他责任财产相分离,最大程度地减少乃至消除债务不履行的法律风险,其所具有的增信功能及稳定融资秩序的裨益显而易见。股权让与担保是主体以规避市场风险为依归,基于现行法律机制实施制度创新的范例,但其依然带着“非典型”的胎记,迄今未能进入典型担保的行列,由此出现了实践蓬勃发展与规范体系残缺的悖反态势。其中,股权让与担保效力的判断无疑是制度秩序建设的核心,这当然首先仍是法律规范内部的法教义学问题,但由于规则体系过于跛脚,在法教义学的视野内,关于这一问题的争论从未停歇,形成两种截然不同的...  (本文共19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8年06期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理性他者”的依归——让与担保实践争议探源与启示

让与担保系一种通过移转自己财产的所有权来担保向对方融资的交易方式,是各国家和地区交易实务上的一项习惯法制度。(1)自德国法学说和判例承认其习惯法地位以来,经日本和台湾地区辗转至中国大陆,时至今日,其制度机理、法律构成和表现形式早已今非昔比。时逢“编纂民法典”之盛事,让与担保理所当然地再次引起了广泛关注。与十年前制定《物权法》之时“没有一起动产让与担保的案例报道”(2)的情形不同,如今的让与担保在司法实务中已是随处可见。因此,正视让与担保的存在,通过对实践中案例的研究来厘清让与担保制度存在的问题,进而在理论层面为民法典编纂提供支撑和参考,已经是一个现实的课题。一、案例的鸟瞰笔者以“通过预先转让标的物的所有权来担保债权实现”为标准,经检索、阅读、剔除得到了79个案例,通过对样本案例的标的物类型、审判态度、认定标准、审级等因素的分析,得以管窥让与担保在实践中的样态。在事实认定方面,法官的做法较为一致,无论交易外观如何,只要当事人通过“...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河北北方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1期
河北北方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关于让与担保的法律思考

在当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已成为政府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1]),而这其中也蕴含着秩序与安全、效率与公平等一系列价值之间的深刻博弈。物权法与担保法交织的让与担保可谓观察法律内部价值漩涡的一个风口。一、让与担保的概念与产生背景什么是让与担保?它产生的背景是什么?这两个问题无疑构成了思考问题的起点。(一)概念及其相关问题根据权威定义,让与担保指“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为担保债务人的债务,将担保标的物的所有权等权利转移于担保权人,而使担保权人在不超过担保之目的的范围内,于债务人清偿后,担保标的物应返还于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债务人不履行时,担保权人可以就标的物优先受偿的非典型担保物权”~([2])。由概念可知:首先,让与担保是一种非典型担保物权,与传统的典型担保物权,即抵押权、质权和留置权等相对。典型担保物权制度肇始于欧洲近代民法法典化运动,特别是其中物权法定和物权公示原则的确立以及不动产抵押和动...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学》2019年01期
法学

民法典物权编中让与担保制度的进路

关于是否应该规定让与担保制度,我国民法学界向来存在争议。有观点认为“确有必要考虑在立法上将让与担保上升为一种法定的担保制度或工具,实现物的担保手段的扩充,满足现实经济生活的需要”。[1]不仅如此,针对目前实践中常见的“以买卖合同担保借款合同”的交易形式,有观点认为这“是一种正在形成的习惯法上的非典型担保物权”,并称其为“后让与担保”,主张以担保物权的规格加以规范。[2]与此相对,有观点认为无论是让与担保还是“后让与担保”,“要么是经济社会生活不再需要”,“要么是已被其他制度包含或者替代”,我国民法应予以彻底抛弃。[3]然而,在同样是赞同对此无须规定的意见中,又有观点认为并非因为不需要该制度,而是因为非典型担保不能适用担保物权的一般规则,故不用规定。⑷系定位与功能反思》,《法学论坛》2016年第2期。值得说明的是,此前持此观点的代表性学者高圣平教授此后改变了观点,转而支持让与担保制度的成文化,参见高圣平:《动产让与担保的立法论》,...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学》2019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