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韩国外汇债券发行量为何创新高

韩国国际金融中心1月初发表的一项统计显示,2012年全年,韩国企业与银行成功发行了391亿美元的外汇债券,比2011年增长了32%,创下历史新高。$$ 统计还表明,韩国的外汇债券不仅发行量猛增,其发行条件也有明显改善。一是发行利率降低,与美国国债的利率差距大幅缩小。以5年期外汇债券为例,其发行利率与美国国债的利率差距由去年初的300bp(1bp=0.01%)减少到年底的130bp。二是债券期限明显延长。2012年韩国发行的外汇债券平均期限为6年零6个月,比2011年延长了一年,这意味着韩国外汇债券的发行结构变得更加安全。$$ 同时,2012年韩国海外债券的发行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银行依然承担主要角色。从发行主体看,银行外汇债券所占比例高达66%。排在第二位的是公营企业。二是民间企业成功迈出外汇债券发行步伐。其中三星电子以1.75%的罕见低利率成功发行了10亿美元的5年期外汇债券,令其他企业羡慕不已。三是单笔债券发行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经济日报2013-01-11
《外国经济与管理》1988年05期
外国经济与管理

西方国家是如何推销公债的?

、公债的推销方式 西方各国推销公债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特别是近些年来,随着公债发行量迅速增加,西方各国在推销方式的设计上更加倾向于多样化。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这些方式: 1‘固定收益出售方式.这是一种按预定的发行条件推销公债的方式,.它有这样几个特点:①认购期限较烦,从公悼开盘出售到收盘一般必须在几天(最长为两周)的时间内完成;②发行条件固定,即公债的利率与票面价格相联系,并固定不变,.发行条件往往是由财政部通过与包销财团谈判或按照市场行情确定的;③推销机构不限,即金融机构、邮政储蓄系统、中央银行,财政部都可.哪此方式推销公债;④主要适用于中长期债券的推销。 在市场利率稳定的条件下,这种方式是比较有利的,政府既可预测市场容量,确定公债的收益条件和发行数量,又可灵活选择有利的推销时间。但在市场利率不稳的条件下,采用这种方式就会遇到一定问题,政府不易把握市场行情,并据此确定公债的收益条件及发行量,即使勉强确定,也会因市场行情在推销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现代管理科学》2010年09期
现代管理科学

定向增发与普通增发比较分析——基于发行条件与公告效应分析

股权分置改革之后,定向增发日渐成为我国股票市场主要的融资工具。由于定向增发的发行条件简单,大股东认购比例不受限制,且不参与集中竞价认购,发行时间可以选择,发发审条件要比普通增发简单等特点,部分原本打算进行普通增发的公司,转而选择定向增发。本文从定向增发发行条件、发行定价,发行中的内幕交易,侵占效应,发行后的商业关系等方面对定向增发进行分析,主要在于解决为什么大股东愿意选择定向增发而非普通增发的原因?同时也比较分析定向增发与普通增发内幕交易程度和收益的不同。一、定向增发相比普通增发发行要求低,锁定期要长1.定向增发对财务要求比普通增发低。定向增发对财务经营状况无特别要求,而普通增发则要求最近3年以现金方式累计分配的利润不少于3年实现的年均可分配利润的30%,同时要求最近3年及1期不存在财务报表被注册会计师出具保留意见、否定意见或无法表示意见的升级报告,如果存在被注册会计出具带强调事项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的,所涉及的事项必须发行人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金融博览》2014年03期
金融博览

科技与金融结合难在哪里

科技与金融结合的难题由来已久。今年年初,央行联合六部门发出通知,提出支持科技企业上市、再融资和并购重组,放宽科技企业的财务准入标准,简化发行条件,支持科技企业在境外上市融资等措施,内容几乎涉及金融领域的各个部门和各种金融工具。无疑,这对于科技企业利用金融政策支持企业的技术创新无疑具有促进意义,但文件内容虽全面,却并没有触及影响科技金融结合的最关键问题。科研成果具有创新性,但是否具有市场价值,却是另外一回事。并非所有的创新性成果都具有市场价值,也未必最先进的成果市场价值最大。科研成果的估价一直是一个难题,没有一套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科研成果估价模式,其实际价值往往只有经过市场检验之后才能充分显现。而且,随着科技的发展,产品的功能和技术越来越复杂,单项科技成果的应用根本无法实现市场价值。目前,产业界科技成果授权转化大多数是以专利池的方式实现,因为只有众多专利技术组合在一起才能完成一些新产品的生产。例如,一部小小的智能手机中包含成千上万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今日科苑》2015年08期
今日科苑

科技与金融结合难在哪里

2014年1月底,央行等六部门发出通知,提出支持科技企业上市、再融资和并购重组,放宽科技企业的财务准入标准,简化发行条件,支持科技企业在境外上市融资等措施。这一通知的内容非常全面,几乎涉及金融领域的各个部门和各种金融工具,对于科技企业利用金融政策支持企业的技术创新无疑具有促进意义。科技成果虽然是具有创新性的研究结果,但是否具有市场价值却是另外一回事。并非所有的创新性成果都具有市场价值,也未必最先进的成果市场价值最大。因此,科技成果的估价一直是一道难题,没有一套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科技成果估价模式,其实际价值往往只有经过市场检验之后才能充分显现。随着科技的发展,产品的功能和技术越来越复杂,单项科技成果的应用根本无法实现市场价值。目前,产业界科技成果授权转化大多数是以专利池的方式实现,因为只有众多专利技术组合在一起才能完成一些新产品的生产。科技成果的产业化过程也存在不确定性。产业化的成功不仅仅取决于关键技术成果,而且取决于工程化的研发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律适用》2013年12期
法律适用

股票欺诈发行之辨析 以《证券法》第189条为中心

近年来,随着证券监管执法的不断强化,绿大地、万福生科等欺诈发行案渐次浮出水面。实际上,证券市场的欺诈可谓与市场相伴而生,证券作为一种商品,卖家总会有些王婆卖瓜也就是“包装”的冲动和因素在里面,只不过法律对“包装”会有一定的容忍度,超越了这个限度便构成了欺诈。而“证券立法的实质目的是保护那些不了解市场状况的人不受了解市场状况者的欺诈”。〔1〕为此,我国《证券法》第189条对欺诈发行及其行政责任进行了明确规定,但该条立法对欺诈发行的认知存在很大的错位,特予以检讨。一、立法界定欺诈发行,〔2〕《证券法》第189条将其描述为“发行人不符合发行条件,以欺骗手段骗取发行核准”的行为,证监会两个“首发办法”〔3〕继续沿用了这一描述,依其文义,构成欺诈发行,应具备“不符合发行条件”且“以欺骗手段骗取发行核准”两个条件。而《刑法》第160条则将其定义为“在招股说明书、认股书、公司、企业债券募集办法中隐瞒重要事实或者编造重大虚假内容”的行为,亦即只...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