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家族的本质

家庭与家族这两个概念显然是不同的,可是在使用时,却常常混淆。事实上,家庭与家族如何分野,何种情形下,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南大学
西南大学

文艺学研究中的反本质主义论争:维特根斯坦与中国

文艺学领域反本质主义话语的兴起及其论争是近年来学界引人关注、影响广泛的学术讨论。最初主要涉及大学文艺学学科建设问题,随着讨论的深入,论争的范围逐渐拓展,已经深入到有关中国当代文艺学话语建构核心问题。位于这场争论理论基石部位的,是反本质主义美学与哲学,它们为文艺学论争提供理论滋养和思想武器,维特根斯坦思想在这场论争中扮演了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鉴于维特根斯坦思想的复杂性,本文主要针对维特根斯坦与当今中国联系更为密切的后期思想及其在中国的影响加以讨论,试图对于文艺学领域的反本质主义论争有所推进。本文共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概述中国文艺美学界反本质主义论争的背景与实质,采用中西比较的方法对该问题加以阐述,回溯到维特根斯坦后期美学思想,凸现本文的学术价值与现实针对性。第二部分,深入到维特根斯坦后期思想中“语言游戏”、“家族相似”、“生活形式”等关键性概念,并对这些思想在中国的误解加以分析,力争消除学界对其误解。第三部分,以维特根斯坦后期...  (本文共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中国家族企业组织变迁研究

中国在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变迁的过程中,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家族企业的崛起。许多研究表明,家族企业的持续和快速发展是中国经济保持不断增长的重要动力之一。事实证明,哪个地区的民营经济发展得快,那个地区的经济就越发达。目前,处于创业和成长阶段的中国家族企业大都采取所有权与经营权合一的古典式家族企业组织形式。但由于特定的历史和文化因素的影响,我国现代意义上的家族企业的发展历史不长,规模不大,技术落后,“富不过三代”,平均寿命短等现象表现得格外突出,尤其是加入WTO给家族企业带来更为严峻的竞争态势。家族企业由于其自身的特定条件,生存遇到很多的困惑,壮大有着很多的“瓶颈”,发展面临众多的矛盾,它们期待着理论上的探讨、解答和指导。随着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逐步完善,随着家族企业的发展,对处在不同阶段的家族企业,其匹配的组织形式如何?组织发展和变迁的路径怎样?中国家族企业是否还应继续存在等中国家族企业问题,是一个急待研究的课题...  (本文共22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家户主义的行为逻辑及其公共治理

本文以实证研究的个案分析方法为工具,采用徐勇教授的家户主义分析框架,以家户为视角,主要回答“在当代村庄日常生活中,中国农民同公共治理的逻辑关系是什么”的问题,研究的主题是日常生活中的农民家户主义行为逻辑及其对公共治理的影响。在村庄日常生活观察的基础上,作者主要从两个方面开展研究:一是,以家户为视角,研究日常生活中的农民家户主义行为逻辑,包括农民基于家户利益的行为动机、理性模式以及结构形态。二是,以日常生活中的农民家户主义为基础,研究农民家户主义同村庄公共治理的关系,包括村庄公共治理的过程以及目标价值。通过此项研究,作者力图回应米格代尔的现代化进程中农民政治参与问题(作者概括为“米格代尔命题”)和徐勇教授基于中国农村家户制传统研究所提出了中国农村发展道路的命题(作者概括为“徐勇命题”)。为此,作者选择了皖北的一个自然村——陈村作为研究对象。在学术态度上,作者遵循以普通农民为主体、以常态村庄为对象、以中国农村研究本土化为导向的原则来...  (本文共20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人民大学

家族理性与家族企业

家族企业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的事实,正日益引起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等领域学者的极大关注。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中国的家族企业呈现出蓬勃发展的强劲势头,但同时也面临着许多困惑和发展障碍。 本文在较全面系统地回顾、分析了国内外学者对家族企业,尤其是对中国家族企业的研究现状后发现,目前关于家族企业的研究存在着几个方面的缺陷:一是绝大多数研究者,在研究家族企业的问题时,主要是借助西方经济学的企业理论。而影响中国家族企业存在与发展的特殊的社会文化传统与制度背景,决定了中国家族企业所面临的许多问题,无法套用西方经济学的企业理论予以合理解释;二是对家族企业所进行的包括经济学、社会学、管理学等角度的考察和研究缺乏一个合理统一的逻辑基础。这一点主要体现在研究中所运用的方法论与概念体系方面;三是在研究中国家族企业的问题时,虽然清楚地认识到了中国社会传统文化的特殊因素,如家族主义、血缘网络观念等对家族企业发展的深刻影响,但对于如何将这些因素转换为经济...  (本文共16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乡土社会边界研究

边界在人类生活中无处不在,乃是理解人类生活与文化的基本维度,然而民众多"日用而不知",学界亦少有深究。在乡土社会中,仪式常被用以划分或强化边界,牵涉到社区传统、群体心理与个人身份感等的认同等。在鲁中东永安村,每年春节期间次第举行的"烧大牛"、"烧大马"仪式活动,借助仪式的组织运作、巡游路线,以及消灾祛恶的功能预设与文化解释,昭显出村内不同家族之间、周边村落之间、乡土与城市之间的多重边界,营造出相关家族、村落与乡土的不同个性。其实质是,借助年度节庆活动中烧祭仪式的定期上演,搭建地方社区的公共生活平台,强化"有底限的竞争"的民间伦理规则,形成一种以家族边界为基础、以家族和村落关系调谐为指向的乡土公共性传统,从而体现出民众主动调谐社会关系、安顿社区生活的传统智慧。既然边界具有一定的文化建构性质,也就不可能一成不变,而具有相对性、动态性与多元性。作为潍北地区的一种普遍社会现象,烧祭仪式证明了特定生态环境对于乡土传统的重要影响。高埠泽薮相...  (本文共28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