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镜头传递坚强

5月9日,母亲节的第二天,在四川省汶川特大地震中失去父母的10岁男孩廖岑,在“六个孤儿三年成长,用影像见证汶川重建重生作品发布会”上,读了写给妈妈的一封信:$$    “妈妈,这两年来,我得到好多爱心人的关爱,其中包括著名摄影家焦波老师……他送给我们每人一台相机,我们拍摄了许多好照片……妈妈,您一定很高兴吧!”$$    汶川特大大地震后,焦波陆续收了6名地震孤儿做徒弟,并在中国人寿的资助下为孩子提供相机、传授摄影技术。在当天的发布会上,焦波展示了6个孤儿的摄影作品《晨光里的孩子》,以及廖岑、刘明富两个孩子拍摄的纪录片《我拍我家》,这是首部由汶川地震孤儿所拍摄的纪录片。 $$    摄影:打开孩子心锁的钥匙 $$    “地震发生后,我在北川采访和拍摄了11天……在地震中失去双亲的孩子那一双双无助的眼睛,总使我的内心阵阵痛楚。”焦波在他的《亲吻春天——俺和俺的地震孤儿》一书中写道。$$    孤儿们的眼神与身影牵动着焦波,他下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华人时刊》2019年08期
华人时刊

焦波:镜头追随着家国乡村脚步

初见焦波即被打动初见焦波老师是在2018年全球华人摄影盛典上。盛典是在越南和柬埔寨召开的,其中的重头戏就是焦波的分享会。记得那日,盛典活动很晚才结束。已是花甲之年的焦波,依然眉飞色舞地通过图文演讲与在场的朋友分享自己的作品。这些作品都是焦波近些年为响应中央脱贫攻坚战,深入农村所拍摄的记录作品。他的一句话让我难以忘怀:“我是用泥土里面种植故事的手法拍摄纪录电影,没有一个字的策划、没有·个字的剧本。”焦波通过自己作品记录了农村一步步脱贫攻坚,为在场所有摄影家上了最朴实的一课。第二天,我有幸与焦波一起吃饭,我好奇地问他:“你们在现场拍摄,村民们能放得幵吗?”焦波笑着说:“我们在那儿蹲点了一年多,吃住都在一起,跟他们很熟了,他们已经不把摄像机当作真实的障碍了。工作很艰苦,心情很愉快。能为脱贫攻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非常有意义。就好像拍摄父母亲30年照片的那种感情,融入其中,再苦也觉得甜。”他的笑是那样简单。谈及农村,就好像疲惫的儿子回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初中生》2017年16期
初中生

俺爹俺娘

主持人:我们谈论爹娘的话语,总是朴实的;关于爹娘的故事,多是动人的。究其原因,就是对爹娘的感情,无需修饰,不加装点;在爹娘面前,我们不用装,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最真实的我们。这样的我们,他们不怪。焦波先生从小就怕失去爹娘,想要永远地留住他们。但是怎么可能呢?人是一种有机体,终归是要离去的。于是,他想到了照相机——把他们拍下来,这样就可以永远地“留住”他们了。于是,在爹娘结婚五十年即他们的“金婚”之际,他为他们拍摄了第一张合影。此后的三十年,他不间断地给他们拍下了一万多张凝固的照片、六百多个小时的活动影像。与其说,他是用相机“留住”了爹娘,不如说,他是在用孝心,把爹娘深深植入了自己永久的记忆。看完此文的读者,你们又有什么样的感触呢?欢迎搜索微信“chenyi-yue”,分享你们的感受,以及你们对父母所做的一切。朋友,社会发展了,很多人都有手机,手机里或许有许多你的照片、你孩子的照片,或者是你朋友的照片。但是我想问问你,你手机里有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6年09期
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

焦波作品

焦波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齐鲁周刊》2014年15期
齐鲁周刊

焦波:村庄里的中国

被一部纪录片改变的村庄近几年,随着城市化愈演愈烈,书写乡村被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重视,产生了大量有影响的作品,比如梁鸿的《中国在梁庄》、熊培云的《一个村庄里的中国》。我们越走越远,回望最原初的起点,那个村庄,它依旧在历史深处等着我们,当我们回去,却发现村庄早已不是先前的样子。在这样的背景下,焦波拿出了一部《乡村里的中国》。母亲去世后,焦波提前退休,在淄博老家种树。“我有很重的乡村情结,也想找个机会去了解老百姓到底怎么生活的。”这一次,焦波选择沂源县杓峪村。这个村子共有167户人家,大约五百多人,不贫不富。刚进村那会儿,摄制组就和村民约法三章,“随时可以用摄像机记录”。不到一个月,村民们就已经对眼前随时出现的镜头习以为常了。焦波带去了三台摄像机,几乎全天候盯住村里的三户人家:文化人杜深忠家、大学生杜滨才家、村支书张自恩家。“村里的大事小情都拍,但纪录片还是要有故事,盯一家的风险太大,最后选择盯三家。”焦波解释,这三家正好代表了村里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电视(纪录)》2014年05期
中国电视(纪录)

焦波——老百姓,我镜头里永恒的主角

初次见到焦波先生是在纪录片《乡村里的中国》北师大放映会上,4月22日下午一点开始的放映会,焦波十二点半就来到了会场,在与我简单交谈了几句后,就被早已到场的学生团团围住要求合影留念。之前,《乡村里的中国》已在全国十几所高校进行了展映,焦波说他很看重大学生这个群体的影响力,凡是高校的放映会他都会去到现场,有时下午三点开始的两场放映,直到晚上七点会场关门,学生也依然没有散去。2013年对于焦波和他的团队来说,是收获颇丰的一年。《乡村里的中国》获得了包括第十五届中国电影华表奖纪录片大奖、2013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金红棉奖”最佳纪录片长片奖、第三届中国纪录片学院奖评委会大奖在内的十个奖项。我问焦波之前是否有想过《乡村里的中国》会如此大获成功时,他犹豫了片刻,微笑着说道,“想象不到,之前领这个任务的时候,觉得这个命题作文题目很大,而且我也从来没做过这么大的纪录片,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平面摄影师,一个新闻记者,多少年来一直在做新闻摄影和...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